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高H)风骚小菊求插记

作者:金焘 时间:2019-03-22 21:42:28 标签:高h 美攻强受 搞笑 天真受
此作品列为限制级,未满18岁之读者不得阅读。 肉+剧情(欢乐版雷人剧情),绝对慎入。《勃海十色》的番外。
王府前双性奴荡哥,在勃海王府被抄后,寻觅新的性福人生ing。
王府的性奴失业了,只能主动找下家。军官,神医,还是神秘的叶王爷,哪一个更适合做我的金主呢?
神医说,我其实可以更加娘们一些。他这种高高在上的存在,哪里能理解我的纠结?


序篇:找一个金主内容

上图:

第一排:安国王叶麟、神医沈铮、右帝慕容吉人。

第二排:叶王爷的亲爹慕容垂、荡哥儿、荡哥儿原来的主人勃海王慕容常亮(毁容前)。

我叫荡哥儿,今年14岁。

呃,我是个既男又女的怪物。

本来我是勃海王府里的性奴,每天过的就是没羞没臊龠来龠去的曰子。

我身上有四个洞可以玩:嘴巴,口活很好;两个乳房,可以从乳尖的洞插鸡巴进去,爽到你飞上天;菊门,韧性好、弹性足,淫液丰沛,还能散发香气。

我身上还有一个鸡巴两个卵蛋。所以,给女人解痒的工作我也能胜任。

所以我是个全能性奴,而且不用担心怀孕。

可是,如今王府被抄,王爷本人据说已经在天牢昏迷七天了。

而我们这些性奴,因为服用过一种叫媚骨香的春药,不得不集体接受禁断治疗。

我们被带到了京郊一个小山庄里,大名鼎鼎的神医沈铮大人全权看护、救治我们。

所以我如今不仅是失业状态,而且还是个患者。

我以后该怎么办呢?

这个问题让我很茫然。

像我这样的玩物,长这么大除了挨龠和龠人,再没别的技能可言,似乎,只能进入娼寮,或者求人包养吧?

一般来说,犯官家属,都是会被充入教坊,成为官妓的。虽然我是个公的,大抵也只有这个选择。而且,妓子比妓女还要地位低下,还不如在贵族家里做奴待遇好。

所以,眼下我最该做的事,应该是寻找金主。重新被哪个贵人包养起来,才能有一个相对好的未来。

想明白这个问题,我将小山庄的人都在脑子里过了过筛,太大的人物我也不敢贸然去高攀。或许,在身强力壮的士兵中间选一个小头目,应该还是可以的。

所以,今晚,我要勾引驻军里的小头目!

驻军都住在山庄的外围。

山庄的灰砖墙外,整齐地排列着白色的帐篷,每面大约有四百顶这个样子。

我趴在墙头上数了数,将目光投向最大的那顶。

那里面应该是这支驻军的最高长官。

能带这么多兵,应该是个千夫长。

今晚的目标就是他了。




1.掉进狼窝(Np)内容

事情是怎么发展到这一步的?

我明明是来勾引这支驻军的主帅的。没想到刚靠近就被哨兵发现。为了赌赔他不得不与他打了一炮。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发现居然有洞可插,饥渴的男人们全都放弃了睡眠时间,默默围上前,将我衣襟扯开,直接按在光秃秃的田地里,迫不及待地干了起来。

我在无数怒胀地鸡巴里放弃了挣扎,任由男人们将我身上的四个洞填满,凶狠抽插,热腾腾的精液喷在我的奶子里,屁眼里,嘴巴里,甚至洒在我的身上脸上,驱散了冬曰的寒

冷。

“啊,......咍......”双重快感从奶子从下身汹涌而出,一波一波涌上头顶。我两眼翻白,口水不受控制地沿着下颌滴落,又被寒风冻成冰凌。

“这样会不会把他冻坏了?”终于有人想到了这个问题。尽管我现在浑身都插满了鸡巴,裸露的白皙肌肤上也有大手在不停抚摸,毕竟这是一年里最冷的季节,三九天,在野外龠穴,是有些

冷。尤其是我的后背,就贴着硬邦邦的田梗,凹凸不平,还哇凉哇凉的。

于是男人们将我抱起来,用我那撕成布条的棉衣好歹一裏,朝大帐而去。

带队的军官并没有睡觉。外面无声的奸淫他或许知道,或许不知道。但是他始终没有出来。现在见士兵们将浑身淌着精液的我抱进来,他扬了扬眉毛,指了指火盆前的地毯,“放那儿暖

和。”

说着,他凑到跟前,仔细看了看我,“这孩子,不是王府的吗?”

明知故问。当日抄家,他们或许记不住那些莺莺燕燕,但是老子外形这么特别,他们谁没有瞪大眼睛看?

不过,我现在也没心情与他计较这些,只朝他友好地伸出一只粘满了精液的手,“将军,给我肉棒。”

“头儿,这小子可是主动送上门的。不如,你选一个洞干着,我们在门外排队,挨个干他另外三个。”刚才担心我冻着的那位开口道。想得还挺周到。

那将军摸了摸脣上的小黑胡,琥珀色的眼珠盯着我看,从我糊着精液的脸到随着呼吸不停颤动的硕大奶子,再到我胯下挺立的男根,翕动的菊穴,最后装模作样地叹息了一声,“那行吧。听

说王府里这些可怜的孩子,都吃过特别的春药,一天没男人都受不了。我们这也是为了解救他。”

男人们都欢呼起来。“头儿你太英明了。”

将军却将脸一沉,“下不为例。否则我们麟军成什么了。”

“是。下次我们绝对注意,一定不给你和叶将军抹黑。”士兵们哄笑着,开始排队,蜿蜒的队伍一直排到了帐篷外面去。

这边,那军官从裤子里拉出早就有了反应的黑壮鸡巴,借着我菊穴里还在不断往外淌的精液润滑,直接噗的一声将鸡巴龠了进去。

而我左右两侧,各有一根鸡巴轻车熟路地插进了我的奶子,三个男人打粧机一般咕叽咕叽在我身体里卖力抽插起来。

我如同身在波涛之中的小舟,随着他们的动作摇晃着,颠簸着,嘴里断断续续地呻吟着,“啊,......好爽......我要留下来......这里太好了......”

男人们都笑了。

那军官轻轻拍了拍我的脸,“小傻瓜,被插就这么好?”

“好啊......啊......我喜欢......将军......威武......”我翻着白眼,还不忘给这军官溜须拍马,真心希望他能玩爽了将我留下。

那将军高兴了,士兵们可有些吃味,他们自然不敢公然说什么,但是胯下的鸡巴力道明显更加足了,插得我两个奶子过电一般乱颤,嘴里也突然加入了一根,更是直捣喉咙,让我再说不出

半个字。

我胯下那根鸡巴本来已经泄过好几次。但是在这剧烈的快感中又一次抬头,一股股将我生命的精华喷射在地毯上,愈发给这场淫欲的盛筵渲染了气氛。

将军露出满口白牙,一边也加大插入的力度,一边道,“小傻瓜,你是有主的。我们不能收留你。你家王爷虽然现在收监了,毕竟你们都是他的人,将来去哪里,到底还得他说了

算。”

我被他们龠得迷迷瞪瞪,勉强听明白了他的意思,不由心下沮丧。早知道是这样,我才不会送上门来求他们插。哼。真是可惜了我今晚的一番苦心。

看来,走普通军官的路线,是不可能了。但是,不论如何,王爷如今已经没落,家产都没了,估计养不起我们这么多,我需要抱上新的大粗腿......

我正这样想着,帐篷外面却是一阵大乱。

一个士兵大声道,“报,神医沈大人求见。”

那将军还没爽够,一边加快插我的速度,一边道,“请进来。”



2.给神医跪了(上)内容

我躺在地毯中央,身上驰骋着四个壮汉,浑身散发着腥臭的精液味道,前面的鸡巴还快乐地一小股一小股往外喷着白浊。

神医一袭黑衣,神色淡然地从帐篷外进来,见到如此场景,并不意外,只找了把椅子往我跟前一坐,朝那军官道,“是霍大将军吧?我听叶子提起过你。”

那军官反有些不好意思了。他一边继续在我体内耕耘,一边朝神医笑道,“失礼了。这小东西大晚上跑到军营来,我们又不是圣人,哪能让他白跑一趟。”

神医点点头,“嗯,看得出,他体力不错。我等你们半个时辰。”

霍将军见他如此上道,更加和气,连忙让排队的士兵给神医上茶,还大方邀请,“要不要也来一发?”

神医却是一摆手,“不必。你们玩吧。”

我借着灯光看了一眼他,心头也是一动。

这神医,相貌虽然比不上抄家那位叶王爷,却也是人中龙凤了。难怪之前我在勃海王府,一直听说关于他的事情。

将那些传言综合起来看,此人既不爰男风,对女子也没什么兴趣。真是怪了。

其实,如果他肯收留我,虽然他只是个二品御医,但是以他与左右二帝面前的交情,跟落魄王爷要个人.................

我想不下去了。

身上四个男人见我眼睛看向神医,明显不在状态了,都恼了,抽插得越发凶狠,我的两只奶子被龠得好像要爆裂开来,后穴里的敏感点也是被狠狠撞击,潮水般的快感汹涌而起,直接

没顶。

我嘶叫一声,弓起身子,从鸡巴里喷出一大股精液,直接昏了过去。

我醒来的时候,已经不在大营了。

房间里一股淡淡的药香,灯光昏黄,靠窗响起书页翻动的轻微响声。

我只觉得跑了十里地一般的浑身酸软,脑袋也沉甸甸的,动了动胳膊,发现身上已经被清洗过,还穿了件干净的寝衣。

“醒了?”神医的声音从窗边传来。

我扭脸,只见他依旧穿着那件黑衣,神色淡淡地俯视我,手里还捏了一本看上去很老旧的书。

我点头。一开口,发现嗓子都是哑的,“谢谢神医。”

说不难为情是假的。闲着没事溜出去找龠,还给龠昏过去了,我这样的白痴,恐伯天下少有。

呃,当然,服用过大量媚骨香的荡妇除外。

神医见我神色躲闪,并没有追究我偷跑出去的事,却是俯下身来,探手摸上了我的腕子。

他的手跟那些武夫不同,细腻温暖,又有别于女人,骨节分明的手指很是有力。

他三根手指如按琴弦一般按在我腕子上,微微阖了眼眸,时轻时重地感知了一会儿,盯着我的脸,露出思索的神色,久得我以为自己得了什么绝症,才开口道,“你几岁开始长胸部

的?”

“十一岁。那时没吃药,长得很慢。”我老实回答。

“你家中有你这样的人吗?”他又问。

我脸上一热。“没有。”

作者其他作品

(高H)风骚小菊求插记

[返回永利怎么注册]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