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悲天【高H,双性】

作者:鹊 时间:2019-03-22 21:44:19 标签:高h 男男 美攻强受
对外清冷对内乖巧出尘道长攻X健气和尚受
莲生而洁净,不染纤尘。
呵,休道莲心不染,不过是未遇上能撩动他心弦的人罢了。
一念成神,一念堕魔,成神亦或为魔,唯系一人心。

大概就是一个原本纯白无暇的道长因为自家和尚被害然后黑化堕魔的故事┑( ̄Д  ̄)┍。
剧情这种东西不知道( ′_ゝ`) 
尽量走肾又走心。
尽量清冷禁欲攻。【肉文有这种东西?

排雷:看标题!双性受!雷者慎入!
   可能有生子
   发泄压力之作,更新看情况——大概压力越大这篇更得越多。
==================

  ☆、<一>欲望

玄胤是个很美的人,那句诗怎么说来着?——“眉色如望远山,脸际常若芙蓉,肌肤柔滑如脂”,明崇不知道用这种形容女子的诗词来形容一个男人是否过于夸大,但是第一眼看见玄胤的时候,他脑袋里也就只剩下一句“面如凝脂,眼如点漆”,眉间一抹薄红淡化了男人清冷的气质,却也让他显得更为高不可攀,仿若入凡谪仙。
“嗯啊……”
——如果他现在没有伏在自己身上干那档子事的话就更出尘了!
此刻玄胤正压着明崇的双腿挺动着摇杆大力撞击着明崇隐藏在双腿间的娇嫩花穴。
“啊啊……玄胤……够了……好痛……唔啊!”劲瘦的腰杆一个深挺止住了破碎的呻吟声,硬热硕大的头冠就冲破了明崇体内深处的壁垒,滚烫的精液再一次喷洒在温暖的温室里。
明崇原本搭在玄胤肩上推拒着的双手无力的垂了下来。
玄胤舒爽地呼出一口气,动了动腰将仍旧硬挺着的性器从湿软的小穴内拔了出来。
黏腻的一声响后,红白混杂的液体汩汩地从隐藏在明崇结实的双腿间的花穴内缓缓流出,两人身下的床单早已沾染着各种液体变得脏乱不堪。
玄胤撩了一下耳边的头发后又舔着红润的薄唇抬起明崇的腰。
明崇隐藏了二十几年的秘密领域再一次暴露在玄胤眼中——毛发稀少的胯部,在偏小的性器根部,取代双囊的地方,绽放着一朵本不该出现在男人身上的肉花——尤其是像明崇这种高大结实的男人,任谁也不会想到这么一个阳刚十足的大男人会长了那么一朵女人才有的小花。
对比正常尺寸来说稍小的花穴此刻正因为疼痛微微颤抖着,不久前才被蛮横地破开的小穴因为不间断地持久摩擦变得深红,原本薄薄的两瓣花唇也已经变得肥厚。
玄胤的呼吸加重了些许,眉间的莲纹不知是否因为体温上升的缘故变得嫣红,他伸出一双长指插入湿淋淋的穴内,里面的液体被“叽咕叽咕”的搅动着,细长的手指在湿热的甬道内横冲直撞,纤细的手腕转动着向前,让手指进入得更深,搅动得花穴不受控制的收缩挤压着不断地流出清液。
“唔啊……玄胤……停手……”明崇摇着头想要退缩,奈何玄胤还掐着他的腰,只是一只手便让他动弹不得。
一边搅动着湿淋淋的花穴,玄胤似乎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他双指不停,拇指却抵上了暴露在花唇外的阴蒂上狠狠碾动起来。
“啊啊啊!唔……哈……”明崇被过大的刺激逼出了眼泪,模糊着一双鹰眼哀求着,“不要……这样……呜呜……放过我……”
平日里只要明崇稍稍示弱,玄胤再怎么气急也会做出让步——但很显然,如今欲望上头失去理智的玄胤看到可怜兮兮的明崇只会更加的欺负他。
所以明崇的哀求换来的是更多的手指——又探入二指的手明显进入得更深,明崇感觉玄胤最长的中指几乎要触摸到自己体内刚刚闭合的宫口。
“太深了……嗯……玄胤……啊啊啊……不要……动……唔嗯……”四根手指在体内强硬地抠挖着,坚硬的指甲还时不时地触到深处的软肉,明崇抓着玄胤的双臂,精悍结实的腰臀不受控制地抽搐着,双腿间的小穴被玩弄得汁水淋漓,从未使用过的嫩红性器再次高高翘起。
“嗯……唔唔……啊……啊啊啊——”终于,经受不住玩弄的花穴深处涌出了清液,从玄胤的指缝间喷出,再一次浸湿了两人身下的床单,腿间的性器也再一次喷发出来。
玄胤将手指抽出,碾动了下之后带着湿淋温热的液体伸手抚摸着明崇被他吻得红肿的嘴唇。
“唔……”还没从高潮余韵中清醒过来的明崇被玄胤吻住了双唇,腰部被抬得更高,随着玄胤的挺身,滚烫硬挺的性器再次塞满了他红肿的花穴。
粗壮的茎身随着笔直插入宫口的头冠狠狠地摩擦着敏感的宫颈,刚经历又一次高潮身体还很敏感的明崇微微扭曲了一张刚毅俊脸,颤抖着腰身从甬道深处又涌出一股热液不偏不倚浇在了埋伏在花穴深处的头冠上,本就壮硕的肉刃生生又大了一圈,含着柱身的花穴被撑开到了极致,几乎要是去弹性。
“呜……好痛……玄胤……”被箍着腰部动弹不得的明崇泪眼模糊地将手伸向两人的交合处,想要将深埋在自己体内的肉刃拔出,指尖刚碰到堵在花穴入口的囊袋,玄胤就低喘一声将明崇不安分的手拉开压在了床上,他向后缓缓抽出在水穴里泡的湿漉漉的阳具,饱满硕大的头部刚一拔出,穴口红艳的花穴里就立刻喷涌出一大股热液,水液冲刷着穴口的鲜明感觉让明崇不自觉地挺起了腰,没了堵塞物的穴口不习惯的一张一合。
等了一会儿也不见身上人动作的明崇模糊地想着终于结束了,一边翻身软塌塌的想要爬下床清洗身子时,一双有力的手又强硬地握着他的腰将他拖了回去,就着明崇跪趴的姿势肉刃抵上了明崇身后另一处青涩的入口。
“!”明崇惊慌失措地扭过腰抗拒的伸手抵着玄胤的小腹,“玄胤!那边不行!玄胤……啊!”
玄胤低垂着双眼没有理会急得眼眶通红的明崇,一手捏上了明崇暴露在花穴外面的肿大阴蒂,用力的揉搓碾压。
“别玩……啊啊……了……嗯啊……痛……”被前面的疼痛刺激着的明崇被转移了注意力,玄胤一手掰开明崇结实圆润的臀肉,微微摇摆着腰部让肉刃红亮肿胀的头部在从未被侵犯过的入口处画着圈缓缓磨蹭——终于,一直被轻微摩擦接触的穴口不满的张了张嘴收缩了一下。
顺势将手指狠狠插入花穴用力抠挖搅动,清液随着“噗嗤噗嗤”的水声从玄胤的指缝间喷挤出来,体质变得极为敏感的明崇低吟着,穴腔剧烈收缩了几下后就又喷涌出了大量的液体,玄胤的手指一离开穴口,大股大股的清液就直直淌落在了床褥上,部分清液顺着蜜色的结实大腿滑下,划出一道道淫靡的水痕。
趁着明崇的花穴还在汹涌着流淌热液,玄胤趁机扶着自己的肉刃将头冠挤进了张了一个小口的后穴。
“啊!痛!”明崇的花穴里还断断续续地向下流淌着淫液,却也清明的感受到了来自后方的不适。
饱满硕大的头冠已然塞了进去,想要再往里探入却被紧缩的穴口咬得死紧,就这么不上不下的卡着,性器传来的疼痛让玄胤不满地皱起眉头,他伸手用力掰着明崇紧绷的臀瓣,低哑的声音带着命令:“放松。”
放松你妹夫!——虽然很想这么朝玄胤吼,但明崇已经没了多少力气,他看了看好友泛着血色的双眸,咬了咬牙还是开始努力放松了身体——早点干完解脱吧!前面都被破了还在乎后面吗?
见明崇实在放松不下,玄胤又朝吐着水液的花穴伸出了手,一手握上明崇因疼痛而垂软的青涩阳具,一手又伸指探入了敏感湿润的花穴抽插起来。
“啊啊啊……不能……不能再玩……了……”明崇通红的头脸埋入了双臂间,嘴上抗拒着,下身的阳具却违背意愿的慢慢硬挺起来,红艳肥厚的花穴也又一张一合的开始吞吐起来。
粗壮的肉刃终于缓慢地挺进了明崇有些松动的后穴。
一待全根没入,玄胤就开始在溢出些许肠液的嫩穴里大起大落的抽插起来,配合着不断被摩擦揉搓的花穴与阴蒂,加上被粗糙的掌心上下摩擦伺候的阴茎,三方刺激让明崇泣不成声,只能随着玄胤的动作断断续续地呻吟。
随着强势汹涌的欲望沉浮的明崇微微皱着眉看着玄胤。
他们本是相伴多年的知己。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二>初见

明崇初次遇见玄胤,是在一次随师父下山化缘的时候。
当时,明崇的师父净如大师还未坐化,生性好动的明崇对疼爱他的师父软磨硬泡了一个白日,终于被允许跟随师父一起下山化缘(玩)去了。
明崇跟着师父顺路去看望老友时,便看到了跟在老观主身后的玄胤。
一个不苟言笑的老成小孩——这是明崇对玄胤的第一印象。
一张粉雕玉琢的小脸很是精致,真真是眼如点漆肤凝脂,眉间一抹浅红莲纹,将他衬得越发的如仙童般出尘。
不过五六岁的小娃娃,却老神在在的板着一张小脸。
看看一旁跟老友聊得正兴的师父,再看看笔直的站在一边垂着双眼不知道是在发呆呢还是发呆呢还是发呆呢的小道童,明崇嘿嘿一笑,蹦蹦跳跳地走向玄胤。
“诶,你叫玄胤啊?这是你的道号还是本名啊?嘿嘿,你可以叫我明崇!”明崇笑嘻嘻地凑近站得笔直且一动不动的小道童,见他一本正经地抬起头看向自己,明崇忍不住又伸手捏了捏玄胤头顶束得圆圆的发髻——打从有记忆起明崇就生活在一群大秃瓢中间,他自己也是一直秃噜着个圆溜溜的脑袋,实在对头发很好奇。
“是我的道号。”小道童认认真真地看着明崇的双眼奶声奶气地答道,一双漆黑的眼专注而纯净。
“那你的本名是什么?”明崇滴溜溜地转了转双眼,捏够了发髻又伸手去戳玄胤眉间的浅红莲纹,“欸?你怎么也学小姑娘在这画东西?”
玄胤皱了皱眉,还是伸手把明崇不安分的爪子抓了下来,认真道:“师父说,入了道观,选择修道,就要忘却红尘,所以玄胤既是我的道号,也是我的本名。额头上的是胎记,不是画上去的。”
明崇垮下嘴角,“诶,你就不能换一种说话方式吗?真无趣!”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年龄相近的人,却是个闷葫芦,明崇表示很失望。
玄胤又恢复了站成标杆眼观鼻鼻观心的姿势,低垂的眼睫浓密而纤长,很是赏心悦目。
于是明崇又手贱地去捏玄胤卷翘的长睫毛了。
“明崇!休得无礼!”
与老友谈话完毕的净如大师远远就看到自家弟子毛手毛脚地戏弄一脸正经的小道童,他走来用手中的钵敲上明崇光溜溜的圆脑袋。
“啊!好痛啊师父!”明崇抱着脑袋四蹿着躲避。
“哈哈哈小孩心性,活泼点挺好的。”玄天观观主笑着止住了净如大师的动作,“我倒觉得我这小徒弟太过木讷严谨了。”他摸了摸明崇的小秃瓢,“小师父与我这徒儿年龄相仿,日后可多多来此处与他谈谈心,这孩子生性凉薄,希望能沾染一些小师父的活力才好。”
“嘿嘿嘿,好的观主!”明崇笑嘻嘻地点了点头之后又看向仍是冷着一张脸看不出表情波动的玄胤,“小美人,我以后会经常来找你玩……啊!好痛!师父你怎么又打我!”
原本还笑得慈祥的净如大师气得吹胡子瞪眼,“你这孽徒!哪里学来的德行?出家之人出口怎可如此轻浮!”
“我错啦师父!别打了!”
……
此时的两位长者都不知道,今日一言会铸成来日大错。
“啊!居然下起雨了!”明崇拉着玄胤跑向最近的客栈。
两人约好今日到镇上游玩,却不想前一刻还阳光灿烂的天说变就变,街道上也都是与他们一样猝不及防被大雨淋了个当头的行人,摆摊的小贩们也匆匆收拾着摊位离开。
湿淋淋的两人在客栈里开好房间打算洗个澡换套衣服。
“快去洗个热水澡,别着凉了!我已经吩咐小二准备换洗的衣服了。”明崇把沉默着站在一边的玄胤推到屏风后——店小二已经在那里备好了一桶热腾腾的洗澡水。
明崇跟一个老妈子似的拉着玄胤走到屏风后面,伺候他脱掉衣服之后试了试水温才让玄胤泡进去——小时候认识玄胤一段时间后,明崇就发现了这朵看起来清清冷冷的小白莲花是个生活九级残废,大概是因为从小天赋异凛被周围的人捧在手心里伺候得妥妥帖帖的缘故,玄胤虽然道法剑术极为高超,但完全不会打理自己——对,连衣服都穿不好。
“……你是哪里来的富家公子?!”这是明崇第一次见到玄胤自己束得歪歪扭扭的发冠与穿得乱七八糟的衣服的时候发出的惊叹。
——居然有人不穿里衣直接套上外衣!这就算了,为什么还会把衣带当成发带?!
于是自此之后没事就来找玄胤的明崇担当起了玄胤的贴身小厮的职责。
“我觉得我就像你娘,照顾你跟照顾儿子似的。”明崇一边帮舒服得泡在浴桶里的玄胤搓头发,一边嘀嘀咕咕地抱怨着。
玄胤紧闭的眼皮动了动,“他们说你像我媳妇儿。”说罢他转了下脑袋似乎想转向明崇,“媳妇儿是什么?”
“别乱动!不许睁眼!”明崇按住玄胤的脑袋,“媳妇儿就是老婆,是要跟你共度一生的人……不过你已经是修道之人了,虽然我不太懂你们的规矩,不过也是不可有婚配的吧?”
玄胤乖乖地又端坐回去,“我把你当做我的知己挚友,在得道飞升之前,自是要同你一起的,这也算是共度一生吧。”
明崇哈哈一笑,用清水将玄胤的头发洗净,“你我之间的这种共度一生是友人间的,与世俗中的共结连理那种共度一生可不一样。”他拧了拧玄胤鸦羽般的长发,“好了,剩下的自己洗吧。”
玄胤转过头看向明崇,“哪里不一样?”
“哪里都不一样。”明崇搓了搓胳膊,打算先把外衣脱了先去包着毯子,湿淋淋的实在不舒服,“友人只是相伴,谈天谈地谈人生,配偶可是要跟你谈感情生孩子的。”
明崇脱下湿透的僧袍搭在屏风上,又继续解里衣的带子。结实精壮的麦色肌肤逐渐暴露在空气中,偶尔还有未干的细小水珠滑过块块隆起的结实腹部。
玄胤伸手抓住打算离开的明崇的手腕,“一起洗。”
明崇闻言顿了顿,随即不太自然地抽手,“不用了,你先洗就好。”
“天气凉,会感冒。”玄胤握着明崇手腕的手指又施加了些力道,将明崇拉向自己。
明崇慌乱起来,“诶诶!真的不用,不冷不冷一点都不冷!……阿嚏!”
“……”
“……”
玄胤直接将明崇扯了个趔趄,明崇晃了晃基谷要栽倒进桶里。
“好好好,你放手,我洗我洗。”明崇不甘不愿的站直身体,见玄胤直勾勾地看着自己顿时绷紧了身子,“你……你别看我!不准看我,闭眼!闭眼!”
“为什么不能看?”玄胤这么问着还是乖乖闭上了双眼。
明崇观察了一下玄胤,见他确实闭紧了双眼之后立刻迅速脱了裤子找了个离玄胤最远的位置跨了进去。
木桶很大,不过要容纳两个快要成年的男性还是有些局促,明崇进了水之后立刻把自己缩成一团,“行了我进来了,你快洗!”
玄胤一睁眼就看到明崇蜷着手脚离自己远远的,他不解的看着明崇,以前在道观里无意间看到下人洗澡的大澡堂,大家都坦荡荡的,怎么明崇平时大咧咧的现在却如此羞涩?
明崇怒瞪着双眼,“看什么看!你快洗啦!”
玄胤动了动身体靠近明崇,“我不知道怎么洗,你帮我。”
明崇几乎要厥过去,“不知道怎么洗?你长这么大……别告诉我你从来没洗过澡……”
玄胤点了点头,“平时都有人伺候我洗澡的。”
噢。
明崇翻了个白眼,万恶的公子哥。
“还好你是个修道人,不然哪个姑娘嫁给你怕是要累死。”明崇推了推玄胤,“你转过去,我先帮你搓背。”
玄胤正要动作,就听外头小二敲着门,“道长,大师?你们要的干衣服我给你们寻来了,这就拿进去了?”
“诶诶诶!等等!”明崇吓得噌的站了起来,抬起腿就要跨出浴桶。
两个大男人坐在同一个浴桶里,这怎么能让人看见!
店小二听到动静,正要推门的动作又停下了,“是不是不太方便?那我把衣服放在门口,一会儿你们自己出来取罢。”
店小二的离去没让明崇轻松多久,他感受到了两道视线一直停留在自己下身,又是一惊,暗道声不好,跨出浴桶的动作太过急躁导致他将自己绊倒在地。
玄胤这次真的看清了,明崇大开的双腿间,那朵粉嫩的小花。
明崇发现自己的姿势不太妙之后立刻合拢了双腿,挡住玄胤探究的目光。
“有什么好看的!”见玄胤盯着自己的下身,明崇涨红了脸,光溜溜的脑袋红红地就像个大番茄。
明崇挡了半晌也没见玄胤挪开目光,他哼了一声,反而走近玄胤,大咧咧地打开双腿插着腰站在玄胤跟前,“不就是比你少了点东西又多了点东西,我还是个纯爷们!”——这话说得豪爽,如果不是还通红着脸的话,倒也挺坦然的。
明崇的秘密只有在他还在襁褓中时将他捡回去的净如大师知道,师父告诫他不可让人看到他的私处,他也知道自己与常人不同而特别谨慎的保守着这个秘密。
虽然从未想过让玄胤知晓他的秘密,但是如今这个情况……况且玄胤为人单纯,几乎就像一张白纸,明崇不认为他会到处宣扬或是对自己做出什么。
[返回永利怎么注册]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