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性福冒险任务(H)

作者:番茄的马甲 时间:2019-03-22 21:48:31 标签:高h 双性 肉文 np 诱受 人兽 架空
原创 高H 架空 淫荡受 多攻 肾文 双性 人兽
  嘉文替别人解决麻烦的方式比较特殊,简单来说,就是用身体。
  实际上,他非常享受自己的工作,因为,他在这方面有强烈的欲求,不管对象是人,还是兽,亦或者其他的什么……
  -架空设定,还是黑洞双性yd受,各种攻各种攻(可以假装是在rpg里头打怪,不过攻击方式是被怪推到233333)
  -走肾只走肾其他的地方一律不走……
  用身体解决麻烦的雇佣兵(yd受\多攻\人外有)


第1章 鬼屋冒险-勾引看不见的几个鬼攻上床(多攻\已补彩蛋:试衣间play)
  任务一,鬼屋冒险
  接到“调查鬼屋”这个委托之后,嘉文回想起一点奇妙的经历后,非常愉悦地答应了下来。
  嘉文是个有混血面孔的雇佣兵,专门替别人(不一定是人类)解决麻烦的。不过,他解决麻烦的方式比较特殊,简单来说,就是用身体
  困扰小镇居民很久的鬼屋在最东边,与森林接壤的地方。因为常年无人接近,杂草树木已经蔓延过来,偶尔路过的人,都会被里面奇怪的诡异声响吓得落荒而逃。
  嘉文选择半夜来到这里,他并没有像居民想象的那样,穿着僧侣一样的大袍子,带着各式各样驱鬼道具,反而一身轻装:短裤小皮靴,白色的衬衫有点旧,皱巴巴地堆积在身上,领口的钮扣崩开了两颗,露出若隐若现的胸脯,那不是正常男人的胸肌,显而易见的弧度随着走动的幅度一颤一颤,任谁都能想象出那两团的柔软手感,但整体并没有女人丰满,看起来像刚刚发育的少女——哦,当然,他是如假包换的男人,但是为了更好地工作(或者是说吸引工作对象),嘉文特地花大价钱找大魔法士帮他弄的,连下面也额外弄出像女孩子一样的可爱入口,毕竟要解决的麻烦常常不止一个,双性的身体好像更容易受欢迎一点呢……
  总之,嘉文打扮成半夜赶路的旅者,风尘仆仆,好容易走出黑漆漆的森林,总算看到一间房子,跑过去借宿的那种,为了逼真,他甚至还背了个小行囊,腰上挂着水袋。
  “你好!有人吗?”嘉文的声音听起来清凉又干净,像个健气温柔的少年,倒很契合他的脸蛋,不过嘉文一直很羡慕成熟类型的。
  嘉文也就意思意思地敲敲门,没用多大力气,年久失修的木门吱呀一声便开了,风顺着缝隙灌进去,发出渗人的声响,月光在地上割出建筑留下的整齐灰影,再往里,就消失在格外幽森的黑色中。嘉文从包里翻出来一颗照明石,毫不在意地往里走,“不好意思!打扰了!太累了,想借贵处稍作休整!”
  借着照明石的微光,嘉文四处打量,装潢颇为考究,比起室外的挂起的蜘蛛网,室内倒是比想象中的干净,如果不是打里头冒出凉飕飕的风以及四处悬挂的如同鲜血浸泡过的红色帷幔,他都会以为是小镇居民搞错了。
  即便是传说中的鬼屋,格局也十分常见,嘉文熟门熟路地摸到了卧室,他拍了拍床铺,看起来没什么尘土嘛,嘉文摸了摸下巴,转念想到这毕竟是间吃过人的鬼屋,还是打行囊里翻出张床单铺了上去。
  随手把行囊一放,坐在床边,嘉文解下腰间挂的水囊,故作豪放地灌了几口,撒了不少在领口,白色布料湿掉的部分变成诱人的半透明,贴在身上,透出可口的肤色。实际上,嘉文一直都有留意房间的一切动静,他能够听见非人类的声音,就像现在——
  门后藏着什么,他虽然看不见,但魂魄擦过墙壁的声音非常清晰,嗯……一个、两个……只有三只嘛,嘉文更轻松了,信手多扯开了几颗纽扣,往后一仰,躺在床上。引诱它们、和它们做爱、与它们定下契约——这就是为雇佣人解决麻烦的流程,嘉文已经熟能生巧。
  实际上,他尝过几回幽灵的滋味,硬的、冷的,被幽灵抱着的,就像从冰箱里拿出来的果冻包裹住似的,但力道却很生猛,性器也非常持久,高潮的时候并不会像其他种族那样射出来滚烫的精液,只是僵直着发出可怕的吼叫声,性器跟着胀大一圈。
  不管在此前,嘉文射过几次,他都会因为幽灵胀大的性器顶到潮吹……
  “嗯……”
  只是回想起之前的经历,嘉文的内裤就已经湿了,他之所以选择这个行业,除了他神奇的能力之外,最关键的原因还在于,他喜欢和各种各样的存在做爱,用小穴品尝各种各样的大肉棒、连续被肉棒奸淫到高潮迭起是他最大的爱好。
  自从换上现在两种性别同在的身体,就越发的容易情动,稍微联想一点色色的事情,就会有淫水从嘉文被肉棒们弄得成熟的两个嫩穴中渗出来。
  “啊……究竟是怎么回事,好痒……好想有人来摸摸我……啊……”嘉文抚上自己的胸部,手顺着两颗纽扣间的缝隙滑进去,用力地揉到乳头上,带有奶香的乳头早就挺立起来,凸立在湿漉漉的衬衫上,特别色情。
  嘉文的短裤非常紧,半勃起的小肉棒顶出一盏帐篷,再向下,紧身的弹性布料清晰地勾勒出耻勾的弧度,微微分开的双腿间的蓝色因为淫水润湿而加深颜色。雪白的手指顺着小腹向下滑,直到搭在胯间,拇指技术性地按压着肉棒,让那小家伙逐渐完全精神,顶端溢出的液体也同样弄湿了裤子,余下的手指则隔着裤子半插进前方花唇之间熟练地抽送。
  细长的双腿收紧,嘉文本能地扭动身体,任谁都不会把床上摆出放荡姿势自慰的年轻人当城训练有素的雇佣兵。
  嘉文非常敏感,快感很快蔓延到四肢百骸,但自我抚慰生出来的酥麻远不足以止渴,反而引出了身体更深处的空虚感,不管是藏在臀峰中间一开一合地吐水的菊穴,还是新生出来的、正被手指欺凌的女性入口,最里面,都希望赶快有又大又粗的宝贝狠狠地干进去搅弄……
  “嗯哈、有谁在这里吗……”嘉文已经开始喘了起来,话音变了个调子,最初那清爽的少年声音染上了情欲的沙哑,听来异常诱人,他觉察到那些鬼魂带来的气息在周边飘忽,冰冷的气流并不会让他感到恐怖,反而奇妙的刺激带来了性欲的兴奋,“你要吃掉我吗……在那之前,先、啊……先弄弄我好不好呀……已经很久没有舒服过了不是吗……嗯、好痒……试试吧、能碰到我的……啊、啊、揉到奶子了,好舒服,凉凉的,奶子被揉得好舒服……唔哈、快、把我身上那些碍事的衣服脱掉……哈……”
  显然,嘉文的引诱起了作用。
  空气中回荡着可怕的吼叫,那种来自幽灵鬼魂的怪异声响足以让任何人不寒而栗,但这些在嘉文听来,与和宠物玩强暴游戏没什么两样,他能够清楚地分辨出里面情欲的成分。
  充满欲望的嘶吼,大概憋了特别久才如此猴急吧?
  “哦哈、没关系……再、再用力一些哈……好舒服……”有看不见的东西粗暴地揉搓着嘉文的胸脯,可怜的衬衫早就被暴力撕扯开,娇嫩的双乳被透明的大手按压成各种形状,朱红的乳头似乎被什么吸住或者拉扯似的,变成椭圆的状态。接着,嘉文整个人浮空了,紧身的短裤被拉下去,挂在脚踝处欲落不落。
  嘉文爽得叹了口气,他的双颊都变成了酒醉般的酡红,眼底弥漫着痴迷的色泽,他主动伸出双手,凭着感觉搂住胸口的东西,啊,有两个在吸他的奶子呢,好棒,舌头好会舔……嘉文眯着眼睛呻吟,双手胡乱抚摸着那些看不见的存在。
  他搞不太清对方几个是什么形态,身上仿佛有好几双冰凉的大手来回抚摸。贪婪的手指毫无预兆地插进两张嫩穴噗嗤噗嗤地抽送,嘉文尖叫一声,差点射出来,接着,他就听见耳边接二连三的痴笑,性致勃勃的,不怀好意的。
  就是这种感觉……
  兴奋的快要飞上天了。
  快来吧。
  “舒服吗?嗯哈……来吧,还会有更舒服的……哈……”嘉文神情恍惚地露出个笑容,主动张开嘴,含住侵犯过来的条状物体,痴迷地吮吸着,又像在接吻,又像在吞吐着口交。
  【章节彩蛋:】
  试衣间(上)
  嘉文出人意料的热衷于打扮,他在各地的落脚点、身上带的空间戒指中,必然总会有专门用来储藏各式各样服饰的地方,从男装到女装,从黑白禁欲的制服到点缀小花的超短裙。
  作为一个委托完成率百分之百的雇佣兵,嘉文自然收入不菲,碰巧他又天生有一副好相貌,穿什么都好看,所以,就算作为男人,爱好逛街买衣服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既然脸蛋这么漂亮,身材这么棒,前凸后翘,如果不好好打扮,岂不是暴殄天物?
  自从在魔法师的帮助下,有了挺翘可爱的小胸脯,嘉文就越发地热衷于穿上女装,毕竟在这样炎热的天气里,透气漏风的小短裙才是王道!挂着软软的小抹胸,一字肩绣花白短衫,再加上牛仔齐膝绒边群,嘉文撩撩遮住眼睛的刘海,美滋滋地欣赏镜子里面的自己,认真地思考要不要留个长发。
  洋装店长是位身材高挑的黑色女仆装的美女,一直笑眯眯地在旁边推荐各式各样可爱的小裙子,“您皮肤这么白,小红帽最适合您了,还有这一身,它是用打东方传来的料子做成的,上面的刺绣再精致不过了,来试试吧……”
  嘉文被吹捧的晕晕乎乎,一路被店长推进了试衣间,直到对方从背后环住他,热情洋溢地为他解开胸前纽扣的时候,才反应过来——不脱裙子还好,一脱裙子露出那玩意,岂不是要吓坏美女店长?嘉文尴尬地想着,客气推脱道,“我来就好……”
  “您的胸型真可爱,像草莓做的少女一样,不知道味道是什么样子的呢……”店长比嘉文高一头,越过他的肩膀,视线热切地盯着嘉文勉强掩盖在抹胸之下的双乳,目光中浸透着一种微妙的渴望,“给我尝尝好不好呢,亲爱的客人……”
  店长熟练地从背后搂住嘉文,修长的手指从抹胸下方的缝隙中钻入,食指和中指灵活地夹住嘉文左侧的乳头捻动,电流涌出,嘉文脸一下子红透了,“啊、啊……你……你这是做什么?喂……嗯哈……”他按住店长的手,扭动着腰,呼吸有些急促,虽然被摸得很舒服,但他只喜欢有大肉棒的男人……
  “真可爱,乳头已经硬了呢,再让我替您检查检查下面吧。”店长低头凑到嘉文耳侧,伸出舌头舔了舔嘉文柔软的耳垂,动作比话语更快,他隔着裙子握住了嘉文已经开始有反应的肉茎,“也精神起来了压,内裤是不是已经湿透了呢?我见过您,家父还雇佣您帮忙解决野外的害兽,那时候您可不是现在这样的打扮……”
  ………………委托人的儿子!
  他好像和委托人的儿子们格外有缘分呢,这是碰见了一位与自己有相同爱好的?
  嘉文嘴角一抽,全身的肌肉倒是放松下来,任对方抓着揉捏亵玩,喘息声中多少染上了情动的色彩。
  之所以发现是儿子,是由于眼下隔着女仆裙与牛仔裙顶着自己屁股的火热东西——嘉文贴着那玩意扭了扭,嗯……尺寸还不小呢。
  “你想做什么呢……”嘉文完全放弃抵抗,甚至自己开始抚摸右侧没有得到照顾的乳头。
  “我想尝尝您这里的味道呢……”店长捏住嘉文一侧的乳头,稍稍用力拉扯,嘉文因此而轻叫出声。嘉文闻言扬起脖搂住店长的后颈,抬身挺着胸脯眯眼道,“是收费的……”
[返回永利怎么注册]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