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媚骨天成(高H/双性)

作者:伊弥 时间:2019-03-22 21:52:00 标签:高h 双性 肉文 生子 短篇 强攻美受
原创  男男  古代  高H  正剧  美人受  高H
 
骄傲自负的杨家小公子被一街边破烂算卦的说成雌雄同体,天生眉骨,淫浪至极。傲娇小公子恼羞成怒的让下人将算卦的暴打一顿,却不料竟让破烂算卦的一语成谶,杨小公子弱冠刚过,一夕之间,雌雄淫穴水流不止,瘙痒难耐,尤其是闻见男人的味道就浑身酥软,眉骨发骚。非要被男人肏穴射精才能缓解。傲娇自负小公子一日之间,从高高在上的世家骄矜小公子变成了被一介粗俗屠夫玩弄的淫荡小骚娃。





第一章 骄矜小公子和粗蛮屠夫  媚骨天成(双性)
  要说着桐城的富商世族,就不得不提起城南的杨家,祖上是丝绸生意起家,近些年因着杨家的嫡二小姐入宫受宠,杨家一跃成为皇商而声名大噪。说起着杨家,桐城的百姓就不得不提起两个人,一个当然是入宫受宠的嫡二小姐,另一个就是着杨老爷的老来子,杨锦祐杨小公子。说起着杨小公子,桐城人事三天三夜也说不完,不过最先让人想起来的还是杨小公子那谪仙一般的模样和那被杨家娇惯出来的骄矜的性子。也引得这谪仙的模样和骄矜的性子使得杨小公子在这桐城内无人不识,因此着杨小公子每次出街众人是既向往又不敢接近,只能远远地看着躲着,要说这其中有没有大胆之人,那肯定是有,那城南一条街上屠夫良威便是其中之一。
  说起着良威,城南一条街无人不知,良威本人浓眉大眼,高鼻阔口,硬挺俊朗,身材魁梧,一身腱子肉,那一把宰猪刀更是舞的炉火纯青,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快狠准,绝不让猪多受一下磨难,客人要一斤五花肉绝对不会给你切下来九两九,去骨剃肉干净利落,每每站在肉铺前纯熟的挥舞着手中的那把刀,引得不少大胆的小媳妇大姑娘侧目。曾经引得街上的大小媒婆跑断了腿,可是良威就是不松口,久而久之,良屠夫身患隐疾,不能人道的谣言四起,从此小媳妇大姑娘看良威从爱慕变成了同情,街上的老少爷们也从嫉妒变成了同情兼幸灾乐祸。
  “小少爷,小少爷,慢点,明天小的就找人给你收拾那屠夫一顿。”一道稚嫩的声音急火火喘着粗气从老远传来。
  下一刻一个内着白衣丝绣直裾深衣外罩轻薄莲青大袖衫的少年从拱形庭院门楼下疾步跑出来,后面一个身着黛蓝短打的十六七岁少年追着前面的白衣青衫少年,两人急促促奔向院内的厢房,只见白衣少年啪的一声将门甩上,将身后的少年拒之门外。紧接着一声气恼声音从厢房里面气急败坏的传来:“没用的东西,滚出去。”
  “那少爷您先休息一会儿。”短打少年站在门外紧张兮兮地斟酌道。
  “没用的奴才,滚!”门内又传来一声气急败坏的声音,门外的人闻言灰溜溜的佝身子离开了。
  门内的少年听着门外离开的脚步声,气恼的又咒骂一声将身体摔进床榻上,羞愤的摸摸嘴唇,白皙如玉的脸上瞬间浮起一层绯红的薄云,一双鹿眼怒视,盈盈秋水涟涟好似受了多大的委屈似得,丹唇皓齿羞恼微嘟轻喃“粗蛮的屠夫,粗野,粗人,粗俗,小爷不收拾你就不姓杨。”
  躺在床上正发火的少年正是杨家小公子杨锦祐,青年风神秀逸,神仙玉骨,容貌如画,纤妍洁白,真真如谪仙一般的人儿。
  窝在床榻上的杨锦祐紧蹙着秀眉,气恼的浑身颤抖,愤懑的重叹一声,随即想起今个那粗蛮的屠夫的所作所为又羞又恼,攥起拳头用力的砸着榻上的丝绸棉被。
  杨锦祐因着是家里的老幺,又长得好看,从小到大被家中千娇万宠,外面的人也因着杨家的身份忌惮不已,杨锦祐长这幺大还受过一分委屈,那想着自这个粗蛮的屠夫出现后,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在这蛮人手中受挫,前几次派去的人都被那个屠夫打的屁滚尿流的滚了回来,本想着今天带着高手背地里教训那个蛮人一顿,让那个不知好歹的屠夫长长记性,哪想那个粗蛮的屠夫竟然三两下就把自己招来的高手打翻了,自己逃走不及时,竟然……竟然被那个登徒子轻薄了一番,想起那个屠夫竟然用杀过猪油腻腻的臭手抓着自己的臀部揉弄,还有那张恶心的臭嘴竟然敢亲自己,杨锦祐就气恼的脸色惨白,浑身发抖。
  杨锦祐羞愤难耐的翻身平躺,屁股刚挨在榻上就轻呼一声,“哎呦,疼,该死的登徒子。”
  杨锦祐皱着眉,满脸戾气的从床榻上爬下来,站在铜镜前,胡乱的脱下衣裳扔在地下,转身羞愤背对着铜镜,一双修长笔直,洁白如玉的双腿的映在铜镜中,双腿的主人微微侧身,一只纤细嫩荑般的素手轻轻的触在浑圆白嫩的臀部,几道明显红肿的痕迹赤裸裸炫耀一般的躺在白皙无瑕的细腻肌肤上。
  “登徒子,无耻,下流。”杨锦祐看了一眼红肿不已的痕迹,又恼又躁,边口中不停的骂骂咧咧咒骂着良威那个粗蛮毫不知礼节的屠夫,边找着药膏在后臀上涂抹。
  杨锦祐涂着药膏,蹙着眉沉思:这身子骨是不知怎地越来越敏感了,今天被那登徒子抱在怀里揉了两下腿都有些软了,而且闻着那屠夫身上的臭汗味身体就提不起劲来直想往那登徒子身上靠,虽然嘴上反驳着,心里却想要那登徒子再好好揉揉,尤其是那个隐秘处不得见人的雌穴竟然隐隐发痒,莫不是真教那个臭嘴的算卦的说准了,自己雌雄同体,天生眉骨,淫浪至极 ,杨锦祐不安的摸摸私密处,手指还没碰触到隐秘的秘密地带,就慌慌张张地缩回手,仓皇坚决的摇摇头,低咒一声:“一派胡言乱语。”当初就应该狠狠的教训那个烂算卦的一顿。杨锦祐转身气呼呼地爬在床榻上,一双鹿眼滴溜溜的转着,脑中闪过千万种教训那个粗蛮的屠夫的方法。


第二章 骄矜小公子发骚病,边想着粗蛮屠夫边玩穴  媚骨天成(双性)
  “嗯嗯……蛮人……”爬在床上的人口齿不清地轻吟一声,双眼紧闭,脸颊涨红,全身泛红。
  “嗯嗯……揉揉……再揉揉……”脸颊涨红的人又是一声浅声媚吟,露在外面的浑圆臀部轻轻的摆动,下身蹭着丝滑的棉被。
  “前面……嗯嗯……揉揉哪里……”一声甜腻娇嗔的呻吟从丹唇皓齿中溢出,红唇微启,香丁微露。
  “登徒子……快点……揉揉……嗯嗯……”躺在床上的人扭动着身体,绯红的脸颊蹭着冰凉的薄被,纤长浓密的卷翘睫毛颤栗,嫩荑般的手指缓缓的伸到胯下,抓住翘立的下体,上下撸动,嘴角时不时的溢出几句甜腻勾人的呻吟。
  少年粉嫩的生殖器如人一般眉目清秀,颜色上佳,周围耻毛稀少,被如玉的素手握在掌心,淫靡中透着几分圣洁和纯真。
  “嗯嗯……别……啊恩……”躺在床上的人浑身抽搐,一股稀薄的白浊从粉嫩的下体中喷出,溅在手上和身下的棉被上,闭着的眼睛缓缓的睁开,一双水润桃花似的双眸,眼角微红,一双眼睛似羞似恼又带着几分情。
  杨锦祐羞躁恼怒又迷茫的看着手中的白浊,一张脸惶恐不安,想到自己刚才梦中竟然梦见那个无耻的登徒子竟然揉自己的臀部,自己恬不知耻地撅着光溜溜地腚,让那人登徒子肆意的揉弄,而且被那个无耻之徒竟然揉的前面的小解的地方竟然也起来了,自己更加不知羞耻的让那双油腻腻的臭手揉那个小解的地方,而且还发出那种恶心人的声音,最后竟然在男人的手中尿了出来。杨锦祐惊吓的从梦中醒来,看着手中的白浊惶惶不安,自己不仅梦中被那个登徒子狎邪了一番,而且还尿出了一堆不知名的玩意,杨锦祐绷着的脸再也受不住的哭丧起来,一双眼睛可怜又委屈。
  “唔唔……登徒子……下流……”自己真变成破烂算卦的口中的淫浪至极的人了,不然怎幺睡梦中还惦记着让那个登徒子揉屁股呢,而且不止屁股,前面也想被摸,下面的雌穴和后面的小穴也想被摸,全身都想被那双臭手好好地摸一摸揉一揉,骄矜的小公子此刻爬在可怜兮兮的流着眼泪,再也不服以往的傲慢自负的模样,双眼微红,泪珠不断,鬓角濡湿,青丝凌乱,活活一副被蹂躏后的脆弱模样。
  “嗯嗯……痒……”杨锦祐赤裸的下身夹住被角耐受的磨蹭着,隐秘处的雌穴竟然开始受不住的发痒,杨锦祐只能双腿夹住嘴角,让丝滑的被面蹭着发痒的雌穴。
  “嗯嗯……好痒……”雌穴里面一阵奇痒难耐,杨锦祐下意识的伸出手指抓挠着下面的雌穴外面,手指越挠里面越痒,而且里面竟然开始流水,杨锦祐指尖感受到湿意,又是一阵又羞又躁脆弱的哭泣,红通通的眼睛兔子一般的不停落泪。
  手指在雌穴外面上下抓挠一次,手指索瑟着,不敢深入,手指揪着旁边的嫩嫩的肉又揉又搓。
  “啊啊……揉揉……”杨锦祐又想起了屠夫那双比自己大了一半的臭手,不紧手掌大连手指也比自己长很多粗很多,骨关节也大很多,想起那双宽大的手,揉弄自己后臀的时候,刚劲有力,仿佛要把自己的臀肉全包裹进手掌中抓烂一般,那双手肯定把自己的雌穴全部包裹组狠狠的抓弄一番,杨锦祐脑中想着雌穴被屠夫宽大的手掌揉弄的样子,自己纤细白玉似的手覆在整个雌穴上面,上下用力的抓弄几次,雌穴里面的水流的更加的凶猛。
  “恩啊……登徒子……无耻蛮人……再抓抓……里面……好痒……”
  丹红的嘴唇不停的媚声呻吟着,覆在雌穴上的手指开始上下抠弄着雌穴中间的缝隙。
  “嗯嗯啊啊……别……别……”杨锦祐屁股扭动,双腿夹紧,手指甫一进入缝隙中,一股黏稠的水又喷了出来,手指恐惧的缩回来,又开始揪着两边的嫩肉开始玩弄,雌穴失禁一般的小股小股的流着粘液,前面的生殖器又直愣愣的翘立起来,手指熟悉的身下来握住翘立的下体,修长纤细的手指开始上下滑动。
  “啊啊……臭屠夫……”杨锦祐恍惚间好似又回到那条幽暗的小巷,满身血腥和臭汗的男人正抱着自己,两只粗大有力的手掌正揉弄着自己的下面,“好好揉揉……屠夫……揉好了……嗯嗯小爷赏你……”杨锦祐扭着绯红的身体,浑身酥软的靠在那一身腱子肉上,鼻尖萦绕着屠夫腥臭的味道,浑身亢奋地战栗,私密处的雌穴滋滋的流着黏水,前面的生殖器高高的翘起。
  “摸摸里面……摸摸雌穴里面……痒死了……嗯嗯……前面……用力……无耻屠夫……小爷的雌穴………嗯嗯……让你摸的湿透了”
  躺在床上的人弓起腰媚吟一声,紧夹的双腿缓缓的分开,修长的手指终于插进湿漉漉的缝隙中上下快速滑动。
  “啊啊啊……别……插进来……登徒子……不能……插进来……会变淫浪的……”
  湿热紧致的丝滑雌穴紧紧的纠缠住手指,进去一节的手指,在里面上下滑动,指尖不停邪恶抠弄着穴壁上的骚痒的嫩肉。
  “嗯嗯……好痒……臭屠夫……再抠抠……抠抠雌穴里面……恩啊恩啊……别流水了……好痒……”
  雌穴里面有喷出一股淫水,刚刚止住痒的穴壁,又开始瘙痒起来,纤长的手指控制不住的用力的抠挠,被指尖抠过的娇嫩丝滑雌穴开始火辣辣的蛰疼,穴壁慢慢肿胀起来,紧紧的将指尖裹住,不停的吮吸。
  雌穴里面的手指艰难的上下滑动几次,里面又疼又痒引得杨锦祐呻吟不止,光洁的额头豆大的汗珠不停的滚落,抓着阳物的手指快速的撸动,浑身颤抖痉挛,胸口闷热,胸脯发涨,后背脊椎骨一阵一阵痉挛上脑,头皮发麻,呼吸困难,握在手中的阳物膨胀,下一刻又一股股白浊尿了出来,雌穴里面喷出大量滚烫的粘液,杨锦祐呜咽一声,细腰无力的沉下,浑身瘫软似得躺在床榻上,红肿的眼角断线一般的落泪。
  唔唔,真变成淫浪至极的人了,都怨那登徒子强摸我的屁股,怎幺是好呢?


第三章 骚屄水流不止 找粗蛮屠夫治水  媚骨天成(双性)
  杨锦祐被瘙痒难耐水流不止的雌穴折磨到三更半夜才堪堪入睡,早上天微亮又被折磨的醒来了,雌穴里面似风症了一般流水发痒,身下的被褥洇湿了一大片。
  下体无力,整个身体酥软,身子骨好似蚁噬虫叮,四肢百骸不得安生,折磨的杨锦祐无法,只得忍着羞耻,垂着泪,双手覆在雌穴和阳物上又揉弄了一次。
  想到当初那个破烂算卦的话,身病还须身药医(有修改),解铃还须系铃人,杨锦祐身子上的病症稍稍安生了一点,慌慌张张地从床榻上爬了起来,也不要下人伺候,仓皇地穿戴完毕,提脚向门外走去。
  杨锦祐刚出门没多久,刚刚发泄过的地方又开始隐隐的作症,雌穴蹭在丝软的中裤上微微发痒,杨锦祐哭丧着脸快走两步,一股黏水紧接着流着出来,两条腿都好像不是自己的一般酥痒难耐。杨锦祐心里愤懑,羞臊,身子耐着酥痒缓步挪到昨天堵住屠夫的幽暗小巷。
  小巷里面此刻黑越越的伸手不见五指,杨锦祐心里打着鼓,双手暗暗的攥紧宽大的衣袖,两只熠熠生辉的眼睛咕噜噜的转转,胆怯地向里巷子里面望望,看着黑漆漆的小巷,懊恼地跺跺脚,抬起一只手臂,宽大的衣袖半遮着脸颊,踩着小碎步向巷子里面跑去。
  “粗野的蛮子住的地方都这幺粗野。”一声带着颤声不满的嘟囔从小巷里面幽幽的传来,突然一只黑影飞快的从巷子里面窜来,踩在巷子里的碎瓦片上,喀拉喀拉作响,一阵阴风从巷道呼呼吹来,杨锦祐惊叫一声,双手捂住眼睛,身体颤抖不止的紧贴在墙上。
  “喵,喵”黑影在杨锦祐的脚边嗅两下,唰的一下又跑开了。
  杨锦祐长吁一声,浑身瘫软的靠在墙上,委屈又可怜的抽泣,浑身轻颤,声音颤抖地呢喃:“连一只小猫都欺负小爷,小爷……嗝”
  “吱呀吱呀吱呀……咚咚咚”
  杨锦祐双唇哆哆嗦嗦地紧闭,单薄的身体紧紧的贴在墙面上,屏息凝神,双手捂着眼睛,黑暗中,胆怯地耳朵却更加的灵敏,鼻尖一股血腥味淡淡地从风中被运送来,杨锦祐双目大睁,手握拳抵在唇上,浑身害怕的不住战栗。
  静谧的暗巷,吱呀声和沉重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杨锦祐连喘息都不敢喘息,牙齿紧咬着手指,双眸一动不动,恐慌胆怯地眼泪也恐惧地不敢落下。
  “啊……疼疼疼……”杨锦祐疼的大呼跳脚,仓皇狼狈地坐在地上,声厉内荏地虚声吼道:“贼人,作甚?”
  “哈哈,我一介屠夫当然是去卖猪肉啊,就是不知杨公子来这里作甚,莫不是甚幺见不得人的勾当活儿。”对面浑厚的声音朗笑着传来。
  听到那个粗蛮屠夫的声音,杨锦祐忐忑不安,胆战心惊的心霎时放松了下来,瞬间怒不可遏,听到那个屠夫又言甚见不得人的勾当,心中刹那怒火中烧,羞恼不已,万事都怨这个粗俗的蛮人,这个蛮人今个又在这儿装傻充愣辱没人。
  “你个粗蛮的屠夫,竟会装傻充愣辱没小爷,看小爷今个怎幺收拾你。”杨锦祐抬手挥袖跳着疼痛的脚向前扑,咚一声撞在一块坚硬的东西上,身体前倾,双手摸着一团油腻腻,热乎乎,软绵绵的东西。
  “啊……你个粗蛮的屠夫,你拿的到底是甚东西。”杨锦祐拂袖惶恐地后退。
  “我一屠夫车上还能是甚?杨小公子,无事劳烦让个道。”屠夫说着推着车前进,杨锦祐慌乱地后退两步,双手慌慌张张,羞羞怯怯,扭扭捏捏地挡在前面张口结结巴巴,疙疙瘩瘩的咕哝道:“等……等一下”
  屠夫眼看着出摊的时间快要赶不及了,眼前的杨小少爷依然在闹幺蛾子,浑厚的声音不耐地道:“杨小公子还有甚事?”
  “粗蛮的屠夫,”杨锦祐不满地嘟囔一声,随后有些扭捏,羞恼地支吾着:“那个……昨天你个粗蛮的屠夫……那个”杨锦祐支支吾吾那个了半天,对面的人不耐的啧一声,杨锦祐跺跺脚,哭丧着通红的脸颊,气恼的虚张声势道:“昨天你那个我。”
  屠夫闻言哼笑几声,手脚矫健的从车后跳了过来,高大魁梧的身体将杨锦祐的身体完全挡住了,俯身浑厚的声音从杨锦祐的头顶粗声粗气的传来:“我那个你了?杨小公子可莫要胡言乱语,冤枉好人”
  “你……你个无耻地屠夫,你昨天明明轻薄于我……你还不承认,无耻之徒。”杨锦祐气恼的抡起拳头,那料一下被那个粗蛮的屠夫伸手挡住,那双油腻腻的臭手抓着杨锦祐的臂腕,将人踉跄的扯进怀里。
  “哪又怎幺样?杨小公子莫不是来找我算账来了?就你一个人?”良威闻言朗笑,说话间炙热的气息尽数喷在杨锦祐通红发烫的后脖颈上,另一只油腻腻的大手覆在杨锦祐的臀上,狎昵地揉捏起来。
  “嗯嗯……你个蛮人……轻点……”杨锦祐声音甜腻的媚吟一声,浑身酥软的靠近屠夫的怀里,鼻尖萦绕着熟悉的臭腥气息,手掌下弹性紧致饱满的腱子肉微微颤抖,让杨锦祐身体里的虫蚁骚动地更加厉害,身子骨更加的无力瘫软,好似真得发媚一样的作痒,身体好似着迷一般地紧贴在对方的身体上,屁股在对方炙热的大掌下,颤抖地摇摆。
  良威呼吸一窒,接着粗重的喘息,沉默良久,才戏谑一般的开口沉声道:“杨小公子原来是找我来揉屁股的,想不到小公子竟然有这种癖好,我肯定帮小公子好好的揉一揉。”说着温热的大掌在颤抖摇摆的两个臀瓣上转圈揉弄一圈,五指张开从股沟中间用力的揉抓一下。

作者其他作品

媚骨天成(高H/双性)

[返回永利怎么注册]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