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高H/宫廷)寡人好色

作者:三千三千 时间:2019-03-22 21:53:58 标签:高h 肉文 np 短篇 宫廷 帝王受
NP,皇帝受,肉肥,无节操,慎入



“白将军又打了胜仗,真是战无不利啊。”
“那是,有他在,我们倒是真能安安心心过一段好日子了。”
今日是为白将军凯旋而归举办的庆典,百姓们张灯结彩,一家老小,全都出来游玩。巨大的烟火在夜空中炸开,宛如一朵朵绽放的盛世牡丹,美不胜收。
然而这些玩乐正酣的百姓不知道,他们交口称赞的白将军此刻正被绑在当今圣上的床上,赤`裸着全身,英俊威武的面庞泛着不正常的红。
“皇上……”
白绍铮微曲着健壮的双腿,有些无奈地看着正在他脖颈处抹油的少年,声音带着几分嘶哑。
少年有着帅气的五官,眼中有着未脱的稚气,像刚从山野中蹿出的小兽物,生气蓬勃,让人很难想象到他就是当今天子景渊。
少年不着一物,此时正跨坐在白绍铮的腰上,有些迷恋地看着白绍铮的好身材,手上的活没有停过,从脖子摸到胸肌,在那两颗铁豆上逗留玩弄了一会儿,又往下,顺着鲜明的腹肌脉络轻轻摩挲着。
“将军喜欢吗?”
景渊有些讨好地问。
白绍铮早被他抚弄得血脉喷张,全然没有平时的威武,像个只会讨好妻子的丈夫般笑道:“渊儿真棒,渊儿再舔舔为夫胸处的那两颗。”
景渊看着平时一派正气的大将军说着这等下流之语,而且此时的白绍铮上半身已被景渊抹满了蛇油,诱人地闪着油光,于是脑袋蹭地一热,赶紧依言用舌头去抚慰白绍铮那两颗颜色略深的乳`头。
先拿出舌头上下舔舐,然后再如同吮母乳般地吮`吸着,有时还轻微地用牙齿咬一下。
白绍铮被服侍得不住呻吟,喘着粗气。只可惜此时他手脚被绑,不然一定要把景渊狠狠干上一回。
景渊吻了吻白绍铮浓浓的剑眉,在他耳边问道:“白将军这几个月有没有背着我跟别的人上床?”
白绍铮知道景渊这是在质问自己,赶紧道:“没有,就是想着你自渎了几回。”
“……真的?”
景渊有些不相信,手从白绍铮的腹部往下,穿过浓密的黑森林,握住了白绍铮早已硬`挺的炙热。
……说握住是不准确的,因为那玩意儿之粗大,一只手掌哪里握得住。
景渊转身,将臀`部对着白绍铮,犹豫地看了看手中白绍铮的宏伟,硬着脑袋,眼睛一闭,伸出舌头开始舔舐起那铁柱的头部来。
白绍铮低吼一声,感觉自己的分身被久违的温热紧致包围了,舒服得好像全身上下的穴道都被打开了似的。
景渊跟猫儿一样,一开始只敢轻轻舔着,用舌头微微撑开正汩汩流着热液的马眼,满意地听见白绍铮舒服的呻吟。
但景渊知道,光是舔不可能让白大将军得到满足,于是他有些郁闷地,将头埋得更深,好让口腔中的巨物能够享受到更好的服务。
但别说整根吞入,只是吞了三分之一,就让他的嘴被撑得发疼,连口水都溢了出来,不住作呕,掉了几滴热泪。
白绍铮虽很高兴皇上愿为他做这样的服务,但他实在心疼景渊,忍着这销魂的感受,低声说:“皇上,够了。”
景渊从来不是个服输的人,听他这话,更是一鼓作气将那巨物纳入了喉腔。
白绍铮一声大吼,险些没把守住精关。
自己的庞然大物感受着那因为作呕而带来的巨大快感,让白绍铮爽得脑袋瞬间变得有些模糊。
然而他不忘安慰景渊,也用舌头缓缓舔舐着景渊的臀肉。
景渊已难过得想要窒息,但几秒后竟感受到白绍铮正用他那肥厚粗糙的舌头舔舐着自己的后`穴。
一下一下,模仿着穿插的动作,温柔地安慰着景渊的穴道。
说不清是因为羞耻还是舒服,景渊获得了巨大的快感。
也许是感受到他的快乐,白绍铮在他的努力下,终于把自己的精`液全部射在了景渊的嘴里。
景渊没做好有这么多的准备,被呛了几口,有些逞强地说:“这么浓……看来白将军这几个月却是憋得慌。”
白绍铮被他说得面红耳赤,嘴上却道:“渊儿,来亲一个。”
景渊听话地转身亲了上去。
却是一个温柔的浅吻。
白绍铮哑着嗓子说:“除了皇上,我白绍铮对谁也硬不起来。”
景渊又脸红了,有些气恼地道:“你这是欺君之罪。”
白绍铮弓起大腿,让景渊背靠着,宠溺地道:“我不仅要这样说,我还想待会儿渊儿自己骑到我身上,自己将为夫的肉`棒放到体内。”
景渊听了,又感受到自己臀`沟处那个重新硬起来的大肉`棒,气得本想一拳打在眼前的禽兽身上,但又实在不忍心,只能忿忿地说:“你怎么床上床下两个样?!”
明明平时威严无比,到了床上又怎地这般……这般……
“因为我爱皇上。”白绍铮认真地对着景渊道:“我愿为皇上做任何事,我也知道,景渊为了我,也能做任何事。”
“无耻!”
景渊骂道,神色却变得温柔起来。
“只能这一次……就这一次!”
景渊说着将白绍铮的双腿放平,将残留的白液一点一点抹到肉`棒上面去,在肉`棒下的肉囊上也抹了些。
青筋暴起的巨物被一层白色的柔脂覆盖,显得不那么恐怖,反而更加诱人了。
景渊看着这淫秽美好的景色,不禁吞了两口口水,一手将原本就硬`挺的肉`棒抚摸得更加充血,知道它笔直地对着床顶。
白绍铮早已饥渴难耐,道:“来,景渊,过来让我舔舔,帮你润滑一下。”
景渊有些羞耻地将臀`部缓缓凑到白绍铮的嘴边,马上就被随之而来的快感弄得不停呻吟。他能感受到白绍铮舌头的热度,他正温柔地舔舐着自己等待开发的后`穴,怜悯地为他做着润滑。
景渊舒服得将脸贴在白绍铮的分身上,享受着白绍铮的服侍。
片刻,白绍铮便笑道:“好了,应该差不多了。我的小皇帝,让你的夫君好好爽爽。”
景渊已经没有脸再面对他,低头,将那巨物扶正,对准自己的后`穴,缓缓坐了上去。
那东西实在太大,景渊有些难以自制地发出痛呼。
白绍铮看着他的低头痛苦表情,甚至起了放弃的念头。
“算了,景渊,不要勉强自己。我刚刚的就已经够了。”
谁知景渊强笑着说:“这是将军为朕打了胜仗的奖励。”
说完,一咬牙,便完全坐了下去。
两个人同时发出吼声。
景渊是因为痛,而白绍铮是因为满足。
满足,完完全全,彻彻底底的满足。不同于刚才在景渊口中驰骋的快感,这次除了那无与伦比的紧致温热外,更有一种被爱人彻底容纳的成就感。
他真的完完全全,彻彻底底地进入自己爱人的体内了。
他幸福得叹息。
而景渊呢,在渐渐适应了那东西插入带来的不适后,开始将自己的臀`部慢慢提起,又慢慢放下,感受着那物在自己身体里穿插带来的奇妙感觉。
他闭着眼睛,下意识地喊道:“绍铮!”
“我在这,我的皇上,我的渊儿,绍铮在这。”白绍铮知道他要容纳自己是多么困难,看见景渊的努力,他除了舒服,还有感动。
景渊有些生气地掐了掐他的腰,口中道:“这玩意生这么大做什么?不是存心想让我痛吗?”
白绍铮赶紧顺着他的话,道:“是,是,下辈子绍铮一定让它长小点再来操`你。”
景渊哭也不是,笑也不是,无可奈何地,又试着把腰提了提,再坐下去。
白绍铮虽然被绑着手脚,但力气过人的他照样可以控制着自己的腰,顺着景渊的动作,一上一下,用肉`棒温柔地操着当今的天子。
在适应了之后,快感真的如同浪潮般将景渊包围,尤其是白绍铮最熟悉他敏感的那一点,拿着那玩意时不时摩擦一下,惹得景渊不住呻吟。
“来,绍铮想着你自渎那么多回,你也自渎给绍铮看。”
得意忘形的白大将军又忍不住欺负起皇上来。
景渊无奈地看了他一眼,伸出手,开始上下摩挲着自己的性`器。
“对,再抠一下上面的马眼,对,就是这样。肉囊呢?也要捏一下才行……你看,舒服得流水了吧?”
白绍铮享受着眼前这一幕,简直要喷鼻血,但嘴里又禁不住想让景渊做更羞耻的动作。
不出一会儿,景渊叫了一声,射了出来,白液溅到了白大将军壮硕的腹部和胸`部,连脸上也沾了些。
白绍铮一时兴奋,腰上加大力气,抽`插加快,冲刺的速度让景渊早已将理智抛去天外,随着他的抽`插呻吟连连。
终于,景渊突然感受到一股炙热,仿佛将他的后`穴全都灌满了,自己也忍不住又射了出来。
瘫倒在白绍铮赤`裸的胸膛上,景渊只能喘息。
白绍铮爽完了,又责怪自己太不理智,竟将景渊累成这样。
休息了一会,景渊才缓过神来,起身解开了白绍铮手脚上的束缚。
他马上就被被好不容易重获自由的白绍铮抱起,一把放到了内侍早已准备好的浴桶内清洗身体。
白绍铮在热水下将手指轻轻插入景渊的密`穴中,将自己留在里面的热液全都清出来,有些懊悔地道:“对不起,是我鲁莽了。”
景渊抱住他的脖子,感受着白绍铮起伏的胸膛,凑到他耳边低声道:“你回来了就好。朕等你等得太久了。”
白绍铮鼻一酸,差点掉下泪来。强忍住,温言道:“是,皇上,绍铮回来了。”



隔日的早朝简直成了白绍铮的表彰大会,没有哪个臣民不对包绍铮佩服得五体投地,自景朝开国伊始,边境问题一直是各代皇帝大臣压在心中的磐石,没想,这次白绍铮用了不到一年,不仅一口气把滋扰生非的胡蛮赶了出去,还乘胜追击,将胡蛮的首领给拿了下来,这群蛮民马上就乱了方寸。
说到这,还不得佩服一下当今的丞相,武将出生的墨晟。跟白绍铮年纪相当,名声也相当。也许比起行军用兵之道墨晟略输一筹,但若说管理朝廷杂务,辅佐皇上治理天下,墨晟是当仁不让的第一。他少年老成,权术计谋玩得比谁都好。
早在几年前,墨晟便收买了胡蛮的二皇子,那群人看到胡蛮大势已去,二皇子振臂一呼,便全归顺景朝,原为藩国,受朝廷管理。
困扰了他们多少年的心头大患,就被这样除去,叫人怎么不兴奋?

而此刻,白绍铮与墨晟分列左右,恭敬地低着头,不看正危坐在龙椅上的皇帝。
“依朕看,这群战俘不能杀,非但不能杀,还要将他们完好无损地送回去。要稳定那边的人心,让他们服从统治,必须先让他们认识到景国是礼仪之邦。”
“可是皇上……”
座下有些官员反对道。
“好了,事情就按着朕的办。还有事吗?无事就退朝吧。墨丞相,白将军,朕有事找你们,来福安宫。”
福安宫是皇上的寝宫。
“……臣领旨。”
“微臣领旨。”
墨晟和白绍铮跪谢道。
众位武将文官就算再有异议,看见他俩默默领旨,也只好纷纷跪恩。

“墨晟,抬起你的头。”
景渊声音里带着怒气。
把他们喊到福安宫,都过了半柱香的时间,墨晟还是低着脑袋。
“是,皇上。”
墨晟嘴上接道,却仍然低着头,明显是不领情。
“墨丞相出息了,连皇上的话都不听了?”
同他一起跪在一旁的白绍铮低声道。
“臣不敢,将军以为谁都能仗着出征几个月,又打了胜仗,便得意忘形,厚颜无耻么?”
“你!”
“你们两个不要闹了!”
景渊打断,走下床,走到墨晟身前,用手抬起墨晟低着的头。
英俊的脸上此刻带着几分疲惫,紧皱的眉头又透漏出这人冷面低下的怒气。
“你昨天没睡着吗?”景渊忍不住摩挲着他的脸。
墨晟神色一惊,愣了半会儿,才狠狠道:“微臣有睡不着的理由吗?”
“有。”景渊把脸凑了上去,缓缓道:“因为你爱我。”
说出这种话,皇上的脸上却没有任何羞愧的神色,也没有丝毫局促不安,仿佛只是在陈述事实。
整个宫内陷入死寂,鸦雀无声,过了好一会,才听见白绍铮的咕哝:“皇上这是要臣今晚睡不着啊。”
墨晟懒得理他,看着正亲吻着自己面庞的皇上,有些抑制不住的怒色,他低低道:“就因为我爱皇上,皇上就能轻易践踏我吗?就因为我爱皇上,我就要忍受皇上一夜和别人在一起缠绵吗?”
景渊道:“我没有践踏你,但我想你必须忍受。”
“因为我也如同爱你一般爱着绍铮。”
“皇上!”
“墨晟!”景渊堵住墨晟的嘴,道:“让朕赔偿你昨晚的损失。”
说完,景渊坐回原先的坐着的床,喊道:“绍铮!”
“臣在!”白绍铮连忙起身。
“过来把我的衣服解了。”景渊吩咐道。
白绍铮二话不说,赶紧上前,连鞋也未脱,窜上皇帝的床,跪到正坐在床沿景渊的背后,把他揽在怀中,解起皇袍来。
随着皇上穿着的衣物逐渐减少,白绍铮气息也愈发重了起来。
“绍铮,我爱你。”景渊转头,对着正在解衣的白大将军道。
白绍铮心头一暖,道:“为夫比世上任何一个人都爱渊儿。”
“白绍铮,你休得无礼!”
墨晟蹭地站了起来,怒不可遏地道。
可是看到的却是景渊抬着头努力地和白绍铮舌吻,连津液都滴落在景渊还未被彻底脱下的黄袍上。
他一怔,什么话也说不出,转过身,极力掩饰自己的痛苦,忍道:“臣先走一步。”
但刚准备踏出福安宫的门槛,就听见身后的景渊道:“朕想让墨晟的大肉`棒插进朕的这里。”
墨晟脑袋轰地一炸,下意识地转头,就看见已赤`裸着身子的景渊靠在白绍铮的怀里,自己一手掰开臀`部,一手用食指在后`穴处轻轻按揉着。
白绍铮听到这话,也是惊得动作顿时停了下来,缓过神后,怒气冲冲地说:“皇上,你这……!”
“我想让墨晟的大肉`棒狠狠插进这里,我想喝墨晟的精`液,这有错么?”
景渊一边说,一边开始将一根手指插进自己的密`穴。
“操,你他妈怎么这么浪!”白绍铮想把他压在身下狠狠干上几回,却被墨晟一把喝住了。
“景渊要的不是你!”
白绍铮气急,刚想下床跟墨晟打一场,却被怀中的人劝阻道:“绍铮,帮我扩张一下。我怕等下裂开了。”
白绍铮不怒反笑,道:“放心,它昨天晚上吃了我的大兄弟那么多回,还怕墨晟那混账玩意儿?”
嘴上是这样说,手却忍不住地开始抚摸起景渊的穴道来。
墨晟几个大步走来,对着白绍铮说:“滚里面去点!”

景渊跪在两个半跪着的赤`裸男人中间,两只手分别抚慰着两根早已硬`挺的大肉`棒,脸上露出了鲜有的笑容。
他只要舔了左边墨晟的炙热,右边白绍铮的分身就像生气般凑上来,往他脸上戳弄几下,宣泄着自己的不满。
“墨晟,绍铮,你们两个接个吻。”
景渊抬头,用期盼的看着情`色正酣的两位壮男。
在床上,景渊说什么,两人总是会最大限度地满足他。
于是两个人不情不愿地将头凑到一起,随便亲了两下。
“不行啊!要用舌头!”景渊为了鼓励他们,手上更加卖力。
墨晟和白绍铮这下可不干,埋下头,将景渊压住。

白绍铮让景渊躺在自己赤`裸着的壮硕身体上,而墨晟则用双手支撑着,将二人压在底下,并把景渊的长腿最大限度地扳开,耸动着结实的腰部,让巨物在景渊的小`穴尽情驰骋。
白绍铮看得见吃不着,便坏心眼地将手伸到景渊的勃`起上,刚刚上下抚弄几番,就被景渊握住了。
景渊一边跟墨晟吻着一边抬头看了看他,握着白绍铮的手,将它放到了墨晟结实的臀`部。
不止这样,更让人羞耻的是,他还拉着白绍铮的食指,让他轻轻插入墨晟的后`穴。
白绍铮已吃惊得不知道抗拒,一进入那温热的甬道,下意识地开始慢慢抽`插扩张起来。
墨晟低吼一声,景渊却用力抱着他的背,心头一软,便默认了白绍铮的动作。
“绍铮,再插一根手指,对,啊,墨晟一定很舒服,不然为什么又在朕的身体里胀大几分?”
景渊一边指挥着白绍铮,一边对墨晟调着情。
白绍铮有些不习惯,但又不想坏了景渊的兴致,只好依言,一下一下地穿插着。
当进入到第三根手指时,墨晟早被这莫名的快感给冲昏了头,自己的庞然大物在爱人的体内抽`插,后面带点胀痛又带着点饱足感的来回抽动,更让他忍不住加快了狼腰来回耸动的速度,终于,在景渊销魂的呻吟中,他把自己的浑浊留在了景渊体内。
墨晟的性`器才刚刚抽出景渊的体内,白绍铮就忍不住翻身,将景渊压在身下,提起自己的“长枪”一下就把皇上贯穿到底。
“等……等等!啊!”景渊还来不及歇一口气,又被白绍铮操得不知死活。
“绍铮,慢点,求你,慢点……”景渊忍不住求饶。
“噢,可是皇上的小浪穴这一下一下吸得为夫欲仙欲死,可没有半点让为夫慢点的意思啊。”
虽然嘴上使着坏,但因为心疼景渊,他确实放慢了抽`插的速度。
一时间,整个宫内就只剩下白绍铮肉`棒进出小`穴发出的水声,以及白大将军的囊袋撞击道景渊臀肉发出猥亵的“啪啪”声,以及二人的低喘。
墨晟也没有停下来,他跪在景渊脚边,抬起景渊的左脚,用舌头一下一下缓缓舔舐着,如同蛇般,刺激着景渊。
脚是景渊的敏感带,被墨晟这样刺激,景渊大叫一声,略带哭腔地呻吟着。
景渊一方面被白绍铮如同一只发情的猛虎般抽`插着,一方面又被墨晟的舔舐弄得欲仙欲死,终于,景渊射了出来。
看着自己的爱人舒服成这个样子,白将军的“长枪”终于肯“缴械投降”,随着白绍铮的低吼喷射出股股白液,把那浪穴喂得饱饱的。

作者其他作品

(高H/宫廷)寡人好色

[返回永利怎么注册]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