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被糟蹋的美人(双性np)

作者:一川 时间:2019-03-22 21:54:03 标签:高h 双性 np 美人受 男男 虐身
柳净水:本可以和青梅竹马长相厮守,奈何天意弄人,爱人另嫁他人,还沦落风尘,他愤怒交加,但木已成舟…
花欲燃:大婚之夜却被老木匠破身……瞒着郎君与人有染…最后该如何收场…


  ☆、1程郎酒醉夜探静安寺 粗口h

柳净水1
“你我是有约定的,你却没有守住贞洁。还没等我回来带你走,便张着大腿让别的男人破了身。还让那男人搞大了肚子。我的心都已经死了。也认了你嫁给那个老马夫做续弦。既然成了那老马夫的人。就该守着身子,相夫教子了。没想到孩子都没生下来,你就做了家妓,居然在窑子里接起了客。荡妇,我怎么早就没看出来你就是个千人骑万人睡的骚货。说你的身子是怎么给人搞了的?是不是你勾引那老马夫?才让他在那巷子里把你奸了头次。骚货竟然这么饥渴。竟然让那老男人在妓院的后巷里就把你破了身。然后有一而再再而三的食髓知味的让他搞你,搞你的骚逼,搞大你的肚子。肚子大了就只能嫁给那个老家伙,让他天天都能操你,搞你。听说他死去的老婆都是别人玩过的烂货。你应该就是他这辈子操的唯一个处子吧。那老家伙,应该没有想到,五六十岁了竟然能操到你这样鲜嫩的身子。还怀上了他的种。骚货,给老男人配种的骚货。肚子里还怀着自己相公的种,就去勾搭别的男人。还在妓寨里,专门接那些大老粗的客。婊子,专门来窑子里让男人搞你那被搞烂了得骚逼。”
        程文轩一边说着不留情面的话,一边狠狠地大开大合地操干着身下的人,他双眼透着狠厉,显然是气的不轻。自己心爱的人就快要永远和自己在一起了,却在自己回乡前几日匆匆嫁给了别人,这个别人还是一个死了老婆年过半百的老马夫。他不信,他要听柳净水亲口说,他是不是被迫的,他要救他!可是柳净水竟然平静地对他说他是自愿的,他还怀了那老家伙的种。他程文轩成了大家的笑柄,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他得爱人给他带了一顶硕大的绿帽,而情敌却是一个身份低贱的下人。但是既然柳净水执意要嫁给那老男人,他也只能祝福他婚后能够幸福。可是这才没多久,他却在山野妓寨里看到了正大着肚子接客的柳净水。他大着肚子,让低贱粗俗的乡下汉子轮着配种,嘴里还不知廉耻的承认自己是一匹欠操的母马,要给男人配种下崽儿。他竟不知自己心中纯洁无瑕的净水竟然是个离不开男人的婊子。
       “说!那老马夫头次是怎么奸淫你的?他那么老了,足够当你爷爷了。那话儿大不大,硬不硬?说!”
  柳净水看着身上这个自己曾经想要爱一辈子的男人,他疯狂的像个猛兽。用那大玩意儿狠狠捣着他那被别的男人奸过的身子。他闭了闭眼睛,终于说出了那天晚上在妓寨后巷里发生的事情。那是他此生不愿意想起,而且改变了他整个人生的夜晚。
        那晚他刚给娘买了药,着急着回去便抄了近路。路过那艳名远播的妓寨后巷时听着从妓寨里传出的莺莺燕燕的声音。红了耳根,急急忙忙加快步伐向前走。那晚没有月亮黑的很。走到一半的时候,突然从巷子旁边的拐角处,伸出一只大手,捂住了他的嘴。他连叫都没叫一声,便被人拉进了更黑的巷子里。药包洒了一地。后面的男人,一身汗臭,一手捂住他的嘴,一手钻进了他的衣服里乱摸,他知道自己怕是碰上了色鬼,拼命挣扎却无法挣脱那蛮力。惊恐地睁大双眼,脑海中只剩一句话:完了。
          话说那日老马夫在妓寨里想寻个便宜的妓子泄个火,哪知最便宜的窑姐开口便要十两银子,他没有那么多银子便被赶了出来,老马夫受了气正有火没处发,远远便看见了一个清瘦的身影走进了巷子里。天太黑,但是借着旁边窑子里灯光,认出了对方正是自己东家并不受欢迎的庶子小少爷。这个小少爷生的是雪肤乌发,唇红齿白,清秀美貌。早前他便对这比女人还要勾人的小少爷动了心思,只是碍于在柳府没有机会。现下他倒是自己送上门来了,那就怨不得他了。于是,在柳净水走近自己时就一把将他拉进黑巷子里。
         那老马夫在柳净水的耳边凶道:“敢叫出声就把你卖到这红寨子里做妓,不想你老娘知道她儿子在窑子里被人搞了,就给老子老老实实得听话”。说罢,将柳净水推倒在地上,扯下了柳净水的腰带将他的双手反绑在身后。柳净水身体本就有着不靠告人的秘密,他生怕别人都知道了,他是个不男不女的怪物,受到了老马夫的恐吓,便一声不敢吭了。只是默默的流泪,心中想着程文轩。对不起,文轩我怕是不能和你白头到老了。那老马夫匆匆地脱了自己的裤子,将亵裤塞进了柳净水的嘴里。
        这老马夫名唤李贵,人生得丑陋家中又穷,人生前四十年都打着光棍,娶不到老婆。四十多岁才娶到了一个死了丈夫的寡妇。哪知那寡妇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三不五时给他戴绿帽。没过几年便生病死了。老马夫便只能偶尔进窑子里寻个便宜的妓子发泄一下欲望。可是他钱不多,经常被哄赶出来。没想到今天走了大运就让他,逮住了自己宵想已久的柳净水。老天待我不薄,今天就是死在柳净水身上也值了。
         “他…他撕了奴家的衣服,就…就开始亲奴家的脖子,还…还脱了奴家的小衣………”柳净水小声说着那日是怎样被那老马夫破身的。
“哦,脱了你的小衣,那是不是看见了你这比女人还翘的大奶子?以前你可不是这样的,都是这些日子叫各种野男人吸大的吧?”说着程文轩伸手掐了一把那雪兔一样的肥奶儿。“那他有没有揉你这儿?有没有趴在你胸口吸你的奶?”
“嗯嗯…有…有揉,有吸奶儿,净水的奶儿被男人吸了………奶头被吸得又大又红……”
“然后呢?”承文轩引导着柳净水将那老马夫奸淫他的过程一一道出。
“然后…他分开了奴家的大腿,看见了奴家那里………嗯…嗯…奴家那里第一次被男人看,就…就不知怎的…就流水了…………”
“骚货,才让男人看看你这骚逼,你就流着水勾引男人捅你”承文轩听这小婊子的话愤怒得狠狠往里撞了一下。
“夫君他…他就说奴家那里美,就一口亲上来,使劲吸奴家的穴……啊………奴家初次承欢,忍…忍不住就…就丢了身子…嗯…啊不要,轻些…………”
    听着柳净水叫那老马夫夫君,承文轩妒火更旺,“好你个骚货,只叫男人吸吸你的骚逼,你就丢了身子,操,操死你个骚货”
“啊…不要,夫君他见奴家丢了身子,见那儿湿乎乎的,就…就把他那话儿直接塞了进来………嗯…啊…程郎,程郎,奴家不想那样的,奴家心理只有你一人……可是,可是奴家没有办法,奴家被别的男人捅破了身子,早已不是完璧之身,已经…已经配不上你了………啊哈………不………”柳净水呜咽不止,他好恨,恨老天为什么这样待他,他到底做错了什么。
“小婊子,你也知道自己身子脏了,那当初为何不好生守着身子,竟然让那老家伙恁轻易地就得了手?定是你整日里勾引那些低贱的下人,被人破了瓜就食髓知味的享受上了,被那些糙汉子干是不是特别爽,是不是甩着奶子撅着大屁股,母狗一样露着这鲜嫩的肥逼求男人把你往死里操?是不是?嗯!?”说着程文轩把柳净水翻了一个身,让他如话语中所说那样母狗般趴伏着,抬起那不盈一握的纤腰又从后面插了进去。
“啊…好痛…好深…不要了程郎…奴家受不了了…若不是为了娘亲,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奴家身子被玷污那日就打算以死以保清白的”柳净水再也控制不住道出心事,他原本就是个清心寡欲,与世无争的性子,自小便被母亲教导清清白白做人。哪里想到不过年方二八,他的清白被人玷污,他的情郎另取他人,而他不得不嫁的相公欠下赌债将还大着肚子的他抵给别人用来还债。可是他百口莫辩,在程文轩眼中,他已是人尽可夫的妓子。罢了,为了娘亲就忍着吧。
“呵呵,好一个为了娘亲,这个借口真是妙。那老家伙搞了你头次,就让你怀上了?还是之后又叫他爽了几把才给你留下了种?说!”承文轩根本听不进去柳净水在说什么,只是一股脑的要泄愤。
“呃…嗯…嗯之…之后他以娘亲还有奴家身子与众不同为由,威胁奴家半夜里去府中柴房,在…嗯…在柴房里又…又要了奴家几次…啊…”
“竟然在家中的柴房里就做起了这种勾当,你胆子真不小呀!定是你头次被他操熟了,所以才迫不及待的去柴房里与他苟合”
一想到柳净水夜半时分,独自到柴房中与那老马夫通奸,被那野男人摁倒在脏乱柴草上,衣衫半解发丝凌乱,面色潮红,双眼湿润含春,雪白的大奶子被握在两只肮脏粗糙的大手里,被反复揉捏挤压,被嘬的通红的奶头全是晶亮的口水,白皙的小腹上香汗涔涔,再往下是两条被迫大大敞开的大腿,被操的合不上的鲜红肥嫩的骚逼一缩一缩地吐着野男人的白精…………程文轩气坏了,自己心爱的人就这样呗,一个野男人糟蹋了。还被下了种,以后还要从他这个温暖湿润一直紧紧咬着自己的嫩洞里生下低贱的野种,越想越气,于是更加用力地操干起柳净水来。
“操!操死你个贱人!小小年纪就和野汉子通奸,离不开男人的臭婊子,连窑子里的小官儿都不如,人家初夜还得用银子买,你倒好,不但白白让人搞了,还免费给人生孩子!操死你,操死你!操烂你这贱逼,看你还怎么勾引野汉子”
柳净水看着疯狂干着自己的情郎,内心绝望无比,自己最不堪的一面展现给自己最不愿他看到的人面前。他想着要是那日他果断一点。在那人侮辱之前就咬舌自尽是不是…是不是程文轩会为他哭泣,会永远记得他。然而事实却是他一次次的屈服于自己现在所谓的夫君。
在肮脏的巷子里,在简陋的柴房里,自己一次次承受着老马夫的侵犯,听着他在自己身上得趣时粗重的喘息,感受着身下那畸形的地方被迫迎合而产生出一阵阵羞耻绝望的快感。被逼着说出“夫君…啊……嗯……夫君,是你破了净水的身子,你…你是净水的第一个男人,你…你好厉害…干的好深……水……又出水了……净水被干的尿了好多水啊……太快了…子宫口被撞到了…啊嗯……不…不要…不要进来…不要射进来……嗯…嗯…净水会…会被搞大肚子的…啊……夫君…求你了…不要让净水受孕……净水还未婚配就大了肚子……是要浸猪笼的……啊……”
作者有话说:为了前后连贯我也是拼了~
修改了下题目

  ☆、2一次次屈服于老马夫

柳净水2
身上的男人才不管柳净水在说什么,只管挺着肥壮的屁股在他下身不住拱弄着,粗黑丑陋的棍子在已经成熟媚红的肉穴里进进出出,淫水在快速地摩擦中打成白沫,糊了一穴。两个又黑又大的卵蛋一下下拍激着雪白的大腿根。柳净水被弄的泪水涟涟,渐渐失去了意识,浑身无力任人摆布。老马夫见他已被自己操的服服帖帖,拔出肉棍,将柳净水翻过身去,让他母狗般跪伏在地,一手掐住肥美挺翘的大白屁股,一手抬起了柳净水的一条大腿,就着他如撒尿的狗儿般的姿势,趁着那被操成肉洞的肥逼还在往外滴水就提起肉棍插了进去。被摆成这种格外羞耻的姿势,柳净水的身子却愈加敏感,他像失了魂的木偶般甩着奶子,腰肢款摆迎合着身后男人的撞击。
身后传来老马夫邪恶猥琐的笑声:“小娼妇,以为老子搞了你一次就会罢手?老子命苦活了半辈子都没操过干净的处子,那骚女人四处给老子戴绿帽子,也没给老子留下一儿半女,也算老天可怜我,把你给了我,那我就不能辜负老天,说啥也要让你给我老李家开枝散叶……老子是你的第一个男人,不管以后你还要经历多少男人,都没法忘了老子…啊…太舒服了…你比那些窑姐儿强多了…那些骚货千人骑万人睡,骚逼早就松了,不像你…真紧啊…吸的我真爽……”李贵边说边啪啪啪的拍打着掌下的白臀,他满身大汗粗喘如牛,两人交合处汁水淋漓,水声不止。
“你这身子天生就是给男人操,给男人配种下崽儿的,没有我也得便宜别人,你要是怀上了就嫁给老子,老子让你三年抱俩才出月子就再怀上,哈哈哈…”
听着李贵无耻的话。柳净水闭上了双眼,眼泪一颗颗落在身下的柴草上,心中悲痛欲绝,身体却还在快感中堕落。脑中唯一能想起的便是程文轩的“等我回来!”
回不去了,回不去了文轩…意识渐渐清晰,耳边听到承文轩的声音:“荡妇,是不是在想野男人,嗯?……就那么忘不了他们?嗯?………不行了,操,都给你…都射给你…啊…”说着快速抽插数下便伏在了柳净水身上。
“啊……程郎………好烫……好多”柳净水呢喃着,再也支撑不住,瘫软着趴伏了下去。
承文轩摸到柳净水的奶子,一遍揉搓着,一边把头埋在他后颈窝里,闷闷的说:“净水啊,净水,你是我一个人的净水啊,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我不过才出远门一年,没想到回来你却已嫁作他人妇…”净水感觉后脖颈处有温热的液体落下……程文轩竟然哭了,柳净水也不禁下泪来:“程郎,你既已取了净莲,她才是你的妻子,就该好好待她,而我…我既已经嫁给了李贵,便生是李家的人,死是李家的鬼…出嫁从夫,不管他如何待我,我始终已经是他的人了…”
陈文轩听了他的话,有些愣愣的也不哭了。他爬了起来,抬高柳净水的屁股。慢慢地将埋在他体内的肉棒抽了出来。只见那被操弄的艳红肥嫩的小穴开了条宽宽的缝儿,浊白浓稠的液体慢慢流了出来。程文轩呆呆的看着这个场景。这里早已不知被多少男人的孽根插弄过了,那些男人也是这样看着自己的精液从净水的这里就出来…他这时才幡然醒悟,柳净水早已不是当初干干净净,清清白白的柳净水了,眼前满身情欲痕迹的人是别人的妻,是窑子里的妓,是男人们的玩物,但不是自己的净水。他的净水去哪儿了?承文轩双眼发直,他摇着头嘴里喃喃道:“不!…你不是净水,我的净水不是妓子,不是!”他说着踉踉跄跄的站了起来,跌跌撞撞的向门外跑去。
柳静水听着程文轩嘴里说他不是净水。心中悲痛欲绝,他看着程文轩跑了出去,心中知道他的程郎再也不会回来了。泪水再次湿润了他的脸庞。
作者有话说:
小柳儿和程文轩做过后就不接客了!

  ☆、3无法反抗的命运

柳净水3
    柳净水拖着疲惫的身子回了家,关上吱嘎作响的木门,背靠着门先是发了一阵愣,看着满室简陋残破的陈设,红肿的眼睛再次蓄满了泪水。他无声地滑坐在地,眼泪扑簌簌地砸在地面。他在柳府虽是庶子,因着身体特殊的缘故并不受宠,但他自小安分乖巧,柳老爷念着父子之情也未曾在吃穿用度上太过亏待他。他与程文轩自幼相识,情意相通,虽然程文轩与长姐柳净莲定有婚约。但柳净水依旧觉得自己很幸福。直到一年前的那个夜晚。
        往常都是小厮去给娘亲买药,但那日柳家大小姐柳净莲上山去拜观音庙,说是伺候的人不够,便像他借走了下人,他只好亲自去了药铺。如果那日他没有去买药,没有走那条路…是不是…是不是他就不会走到这一步了?
        十五岁那年程文轩提出与柳净莲退婚,要取柳净水为妻, 程老爷大怒道:”即使你不取柳净莲也不能取柳净水!”程文轩却不气馁,找柳净莲说了退婚之事,没想到柳净莲竟然答应了,他万分感激,只觉柳家大小姐善良温婉,通情达理。只是他不知在他转身离去后,柳净莲涂着蔻丹的纤纤玉手将丝帕生生撕成了两半。
        程文轩与朋友前去京城做生意,他想自己若有事业有所建树不再依赖家里,就能带柳净水远走高飞。临走前,依依不舍得拉着柳净水的手,让他等自己,最多一年,等他在京城安顿好一切就回来接他。可是眼看着程文轩就要回来了,他却被打入了无底深渊。
        他嫁给李贵时,已有了四个多月的身孕。他不知自己什么时候怀上的孩子,直到肚子已经显怀被柳夫人叫去问话,柳夫人开门见山上来就问他是否已失身于人还怀了身孕?柳净水一听这话,当即面无血色,瘫倒在地。柳夫人露出不易察觉的一笑,给旁边的老嬷嬷使了个眼色,老嬷嬷便上前要将柳净水拖进内室验身。柳净水无力反抗任由几个嬷嬷丫鬟在内室将他双腿分开又看又摸,最后禀明柳夫人他早已失身且已有四个月了的身孕。
        柳夫人大怒质问他那奸夫是谁?听得柳净水说是府中老马夫李贵,便又斥道:他尚未婚嫁就和男人私通孕子,被人知道了按乡里规矩是要进猪笼的。又劝他不如嫁给李贵,那李贵虽然是个乡下人,年纪又大些,但乡下人老实忠厚,年纪大会疼人,嫁过去不会吃亏,不然只有死路一条。
        柳净水万念俱灰,失魂落魄回到自己卧房便想寻条白绫了结了自己。他的娘亲苏氏闻讯而来,抱着他大哭:“我苦命的儿,你若去了娘也不活了。好死不如赖活着,你还这么年轻,是要娘白发人送黑发人吗?哭出来吧,别把自己憋坏了。娘知道不是你的错。”柳净水这才崩溃的大哭起来:“娘…娘…我不想的…我不想这样的…呜…”
[返回永利怎么注册]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