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乳妾(宫廷H)

作者:忘忧 时间:2019-03-23 00:40:16 标签:高h 虐文 宫廷 产乳 侠仙修真

1

  一下早朝,麒就直奔寝宫。 麒阻止了宫人的通报,挥退他们。龙床上,夕玉仍在昏睡──一夜欢爱耗去他大半体力。现在还没有恢复。

  一把扯下夕玉身上的遮盖物,锦被之下,那人一身赤裸。麒一个翻身压在夕玉身上。张口含住尖翘的乳头,猛的用力一吸。大量液体伴随著淡淡的奶香味道便涌入嘴中。耳边立时传来“嗯……”的一声,抬头对上!玉迷蒙的双眼。

  “皇上吉祥。臣妾……”夕玉半支起身行礼。

  “好了好了。”麒打断他,一个用力把他压回床上。低头继续吮吸。手底下也不闲著,摸索著来到!玉的後庭,探了进去。感到身下人儿猛的一僵,於是开始抽插。

  夕玉在麒登基前的是他的伴读,他的另一个身份是九皇子安排在麒身边的眼线。长麒4岁的夕玉深得麒信赖,麒待他如师如友。以至於萧墙之祸一起,麒且险些丧命。

  麒14岁登基,平定内乱,诛杀九皇子。把夕玉囚禁在琼玉宫。一关就是半年多。而後一天突然想起,於是去看。正逢夕玉沐浴。但见其凝脂肌肤上两点红樱霎是妖豔。麒呆呆的看著。反应过来的夕玉连忙要整顿衣衫拜见皇帝。被麒霸道阻止,干脆走过去,搂住那软玉一般的身子,张口就含住了夕玉的乳尖。

  夕玉“啊”了一声,便不再发声。但是从捏的发白的手指仍可以看出他的羞愤。

  麒虽年方15,但是非常有心计。把他的反应看在眼里,知道夕玉的身体对自己的吮吸并没有过大的反应。但是精神上却很排斥。他用手捏起另一个,小小的东西拿在手中很脆弱。沾了水,滑滑的。仿佛奶水一般……麒吸的更加狠了。

  於是,吸咬捏拧,待到尽兴,一把将!玉推回浴桶中,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夕玉坐在桶里,水早就凉了,冰震著红肿刺痛的乳尖。

  麒对人乳有种偏执的爱好。在当太子的时候,他就养有一班乳母,专门供给平时的人乳。如今看到夕玉这幅模样,一直不知道如何处罚他的麒突发奇想。命素有“医仙”之称的好友沈晶并调配药方,勿必让夕玉产乳。

  於是第二天,昔日清冷的冷宫禁地“琼玉宫”就来了一夥太监宫女,伺候夕玉服药。夕玉问是什麽。无人回答。於是他自动以为这是毒药。麒终於忍不住要杀了他了。这样想著,却觉得心里有些暗痛。迟疑的看著玉碗中药,他还想再看看麒。

  想著当年九皇子找到正逢束发读书的自己。所谓养兵千日,用在一时。於是看到了一群太监宫女跟随的麒……

  身旁太监等不及了,对著同伴使个颜色,两人会意。上前按住夕玉,一大碗浓稠还带著草腥味的药汁就灌了进去。麒强调,这药勿必让他喝下去。

  “不!”我还要见麒……夕玉挣扎著。但是药已经进了腹中。

  目的达到,众人退去。  

  夕玉坐在地上,没来的及咽下的药汁在嘴角勾勒出褐色的痕迹。麒……他心里默默念著那个人的名字。头渐渐开始发昏。要死了吗?算了,算了……

  却又突然被摇醒。

  依旧是那班宫人。

  还没死吗?这是又要做什麽?望著眼前一桌精致的饭肴,夕玉才知道,自己已经昏睡了大个半天。现在已经是长灯十分。

  他不明白这些人要做什麽。但是显然,他们是听命於麒的。所以,麒想对他做什麽?夕玉想不出,但可以肯定应该不是毒死他。饭後,宫人又端上一碗药汁。夕玉顺从的喝下去──和中午的一样。

  此後竟然天天如此。补品佳肴加上莫明其妙的药水。这样过了一个月,还是没有看到麒的影子。

  这天,周历上是适合沐浴的日子。即大洗。夕玉命侍从打好热水,自己焚香烧汤,坐於桶中清洗身体。搓洗到胸部,手指戳到乳头,立刻,一阵难以形容的感觉强烈的自那地方传开。夕玉顿时感到说不出的怪异。他低头一看,不禁大吃一惊──被戳到的是左边的乳头,此刻那乳头附近的水中混合著一丝不同於褐色香汤的白色。这!

  他又戳了一下,这次就听“噗吱”一声。一股带著奶香味的液体由鲜豔的乳头喷出……夕玉跌坐在桶中。

  这是……乳汁吗?自己一个男人,好端端何来的乳汁一说?遑论男人,就是女子,除非孕妇或者乳娘,也不会随便产乳啊……等一下,乳娘!他也是乳娘喂养大的。记得家中还未遭变的时候,乳娘身上的味道,和自己喝的药的味道,很相似……可是自己日日沐浴,怎麽就没发现这个情况。不想还好,这一想到了……加之近日经脉内作乱的气息……

  夕玉低下头去,草草一比划,发现胸部不知道何时涨了那麽高,原本平坦的胸部现在赫然鼓起两座小小的山峰来。

  啊──!!!!!!!惨叫声响彻云霄。

  闻迅赶来的麒狠狠甩了夕玉一巴掌。这让正处於疯狂状态的夕玉安静下来。他双手环胸,靠到了墙角。

  “这是怎麽回事?”麒黑著脸色问一同前来的沈晶并。
  
  沈晶并摇摇头:“哪里有事。多半是他自己接受不了事实。”


2

  事实。事实?男人产乳的事实?沈晶并真的做到了?!想到这里,麒看了沈晶并一眼。

  “这有什麽。辰国的男妃生子都是我配的药方。比起那,去!”神医开始吹牛。显然是肯定了麒的想法。

  麒点点头:“要什麽奖赏下去领吧。”

  沈晶并理解的“哼哼”两声,回头对恭敬排列的宫人道:“还傻站著干什麽,没看皇上跟!先生‘要办事’了吗。”

  一干人等迅速退了个干净。

  麒纠起夕玉的头发,强迫他站起身来:“这麽环著做什麽。让朕好好瞧瞧。”

  夕玉仍然固执的站著。

  “解开!朕说的话你没听到吗!原来是想朕亲自动手吗?”

  麒自幼习武,手劲不是夕玉一个文弱书生能比的。他一把撕开夕玉的衣衫,然後倒吸了口气,整个人都呆住了。

  虽然没看他的表情,但是夕玉感觉的到麒的震惊,他万分恶心这样的自己,想必麒也是。当时甚至不敢再想,全身无礼顺著麒的手滑下去:“您,杀了我吧。”  

  嘶哑的低喃唤回了麒的意识,他再次纠起夕玉,将他甩到床上,扑过去压上,头一偏,就含上夕玉右侧的乳尖。

  “呀啊啊啊啊啊──!!!”那种有力的吮吸让夕玉全身剧烈颤抖,吃惊之下一个用力,居然把麒推下床去。

  “皇上……”

  “看来朕忘了件很重要的事嘛。”解下腰带,紧紧束住夕玉推拒的手臂,并将之绑缚在床头的雕画木柱上。

  坐在夕玉身上以自身重量压制住抗拒踢动的双腿。一对入初生乳鸽的嫩乳便大刺刺的呈现在麒的眼前了。

  夕玉拼了命的挣扎。刚刚的感觉吓到了他──炽热濡湿的唇口包裹了那里,随即就是连续用力的吮吸,那种感觉、那种感觉就好像全身被吮了个遍!个中更多的滋味他还来不及一一弄明白,那强有力的恍若要把他身体内全部欲望都吸出来的吮吻又压了下来,这次,是右边。

  “停……停一下……求求你!先停一下好啊啊啊啊──!”那让自己的乳部肿胀不堪的液体,在麒一次次的深吸猛咬下,通过敏感的乳尖大量涌出。由胸部升起的欲望竟是那样强烈,夕玉根本无法抗拒,只觉得伴随那深深一吸,下体疯了般的痉挛,刹那便射了出来。

  此刻麒正紧紧压著他,身下人的变化动作借由无缝贴合的身体感知的一清二楚。好啊!本想惩罚你,反倒是让你爽成了这样!随便吸吸你的乳头,就给我射!想到这里,一把拉下夕玉的裤子,触手一片濡湿,让麒更是气恼。从夕玉的衣物上撕下几条布条,紧紧束在了软下来的分身上。布条很长,麒心思一动,把它们在夕玉的分身上从根部一直缠到顶端,在用力打了个结。

  “上面就够你爽了。下面的,给朕省省吧!”这麽说著,更加用力吮吸。直到感觉嘴里坚硬的乳尖被吸的变了形状才松开。抬头看到夕玉痛苦的皱眉,轻颤的身体,以及汗水湿透的秀发,这般痛苦的模样,才让麒心情好了一些。夕玉的乳汁很少,吸了几下之後,左右都没了。麒感到有些困顿。於是转身睡倒。

  数日之後麒找到沈晶并,告诉他夕玉乳汁很少的事情。沈晶并想了想,就道:“他也是刚开始吗,凡事慢慢来。多几次就好了。我换上点猛药。”

  “且慢!”不想麒阻止他,有点犹豫的问他:“这样会不会对他的身体不好?”

  沈晶并奇道:“你不是说拿他当个试验品就好吗,怎麽……”

  “朕就问问而已。再怎麽说,他也是朕的老师……”

  “老师又如何,他教的东西别人也会。但是他带给你的伤害却是别人代替不了的。”他与麒师出同门,只不过他学医,麒习武。虽然平日里话不多,但是交情却是非常深厚。他从不原谅伤害朋友的人。何况是这麽深刻伤到麒的夕玉。  

  “够了!他要是那麽快就死了朕还怎麽玩!”想起往事,麒心里的滋味更加不好受,面对沈晶并的犀利言辞,他只得出言喝止。

  “其实若要他多产乳,也不是没有其他办法。我知道一个方法可以不用药物。”

  “什麽方法?”

  “此法说容易也容易,说难也难。就怕夕玉不答应。”

  “他自己做的孽心里清楚的很。他欠我的,不会不答应。”

  “就是──如此……这般……只要坚持一年时间,我再以辅药慢慢调理,改变他的体质。日後不用服药,也可日日产乳,丰沛充足。”

  “什麽?!”麒张大眼睛,瞪著沈晶并。

  “你瞪我也没有用。主义我帮你出了。做与不做,你自己计较。” 

3

  麒犯难了,他不知道一旦这样做了,对夕玉的打击会有多大。麒毕竟还是个十五岁的孩子。虽然政事分担了大部分的精力,但是只要闲下来, 沈晶并描摹的淫靡画面,他又忍不住一想再想。

  夕玉坐在冷宫唯一的一片小水塘边,随手摘下苇叶,编了只蚱蜢。回想到麒小时候受到委屈跑到自己身边哭闹不停把太监忙的团团转时,瞧见自己编的蚱蜢立刻止住了哭声。水润明亮的眼睛紧紧盯著那蚱蜢,很想要的样子,但还是不忘向自己请示:“小老师,你手里那是什麽玩意儿?能给我瞧瞧吗?”拿到蚱蜢的麒,竟然梨花带雨的笑了起来。

  夕玉深深叹了口气,自打那日知道了自己能分泌乳汁的消息,麒每日忙完朝事定会前来,与他为难。夕玉的脑袋此刻已然混沌了。自打知道自己变成怪物的那一刻就混沌了。或许更早,在看到麒因自己的欺骗而心碎欲绝的脸庞时,那时就……可惜现在想什麽都晚了。只有伴随麒童年时的甜蜜回忆,支撑他到了今天。

  “夕公子……”

  夕玉回头,身後是留守冷宫的侍女小倩。自打他住进来,一直是小倩沈默细心的照顾他。夕玉起身:“小倩怎麽来了?”
[返回永利怎么注册]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