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云上椰子短篇合集

作者:云上椰子 时间:2019-08-03 13:21:50 标签:情有独钟 天之骄子 宫廷侯爵 近水楼台
《只差一个表白》作者:云上椰子

文案:
这是一个只差一个表白的故事都算不上。。。。。→_→语病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近水楼台
搜索关键字:主角:杨业,顾清益

    ☆、第一章

  杨业觉得顾清益的画风是有些些沉郁的,尽管他长得很亮眼好看。
  而杨业显然是和顾清益不是一个画风的。
  可就是这样一个人,现在却和他在一起。
  他们的关系说到底不算是情人。
  顶多就是炮`友。
  只不过顾清益在大多数情况下都是个脾气顶好的人,杨业在与之相处过程中也就没发觉的和人家有些亲近。
  一周大概有三四天是完全宿在顾清益家中。
  顾清益生活习惯好,两人虽然都是上班族,可显然做室内设计的顾清益要比在外资上班的杨业要清闲一些。于是杨业在尝试了几次一下班到顾清益家中就有饭吃的甜头后,也就厚脸皮的半住在了人家家里。
  这要说是对顾清益有意思吗?
  杨业觉得也不是。他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大概三十五岁之前都会是定不下来的。于感情,他没个长性。情人,在大学的时候谈过几个,后来毕业专心于工作后便少了谈朋友的兴致,只是身边的莺莺燕燕一直不缺,他统统划分为炮`友。若真论喜好,杨业觉得自己大概是喜欢画风明朗一些的,新鲜的,年轻的,乖顺的,二十出头,生活简单,一旦谈了恋爱仿佛男朋友就是半个重心的小男生。
  而绝不是像顾清益这样的。
  无论家里多个人还是少个人,他都是那样的生活状态,在家的时间他不是上网就是对着设计图工作,再不然就是做饭。他能把杨业一个人晾在客厅看电视,或是随随便便晾在他家里的任何一个角落。欢迎你来,但也仅限于你来。就是这样的意思。
  可若说他是冷淡,却也不尽然,起码在杨业进书房把他拉到卧室的时候他会很配合。
  在床上也绝不忸怩,杨业要怎样他都会配合,做得实在狠了也顶多是皱一皱眉,示弱的说疼,杨业这才觉得在他身上看到了小男生一般的弱气,可爱的,惹人怜惜的。
  做完的时候,杨业也向顾清益吐露过自己对他的感觉,并表示他很喜欢顾清益在床上示弱的样子。顾清益听完只是一笑说:“你这是大男人主义的坏毛病。”也就没有其他了。
  他们又不是情侣。
  相互之间的感情自然也就仅止于此。
  杨业还记得一年多前在酒吧见到顾清益的时候。
  二十六岁,一个人喝酒一个人流泪。
  当时就有点惊讶,主动上前攀谈。
  开场白都记得清楚:“你还记得我吗?”
  之前正好杨父想要将家里那栋住了十几年的老别墅重新装修一下,设计方面找的就是顾清益他们公司。
  装修的时候杨业偶尔回父母家跟进过几次,其中有两次是撞上来协助的顾清益。
  就是通过这事两人有了非常短暂的交集。
  酒吧再次见到,杨业也惊讶于自己的好记性。
  也就是那次,他们有了更深一层的接触。上床,做`爱。第二天觉得不错,于是顺理成章成为炮`友。并且一炮就是炮了一年多。
  这期间或多或少的。
  彼此都知道了对方的一些事情。
  比如顾清益心中一直有个很要好的竹马。奈何人家是个直男。所以他连表白都是不能。那天在酒吧遇到,正是他心中那人结婚的日子。
  “我跟他那么要好,总不能害了他。”顾清益说这话时房间正好只开着盏昏暗的落地灯。映照在他干净的面容上,眉眼都是落寞。
  就是那时候杨业觉得顾清益的画风有些沉郁。
  他好看犹如名画,却放在昏暗的小房间里不见阳光。
  画上盖了布,落了灰。
  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无端端让人心情有些沉重。
  所以杨业才觉得,自己是不会想要和这样的人过一辈子的。
  现在一起混着,也实在看他长得好看。
  酒吧一见,蓦然就对那张流泪的脸,一瞬倾心。
  -
  -
  -
  周末的时候,杨业那帮时常一起混的朋友叫他去打麻将。
  彼此杨业正坐在顾清益家的沙发上看电视,顺便等着厨房里忙活的那位做的饭菜。
  听了电话自然是皱眉:“能不能行了,这都快吃中午饭了才叫我过去?”
  “你来不来啊,难得有空,兄弟几个一起打麻将都凑不齐人了?”
  杨业看着顾清益将炒好的菜肴端上桌,不禁站起身走到窗边:“是你自己不挑时间,我这边都快要吃饭了。”
  电话那头的秦子健会意,语带笑意:“哦~你现在在你老婆家里啊!”
  杨业:“老婆?!”
  秦子健嘿嘿笑:“我三个刚才还说来着,你这炮`友炮着炮着都快跟老婆没差了,你看看你最近,多难叫出来啊!每次打电话过去,不是在公司就是在你老婆家里!你说是不是?!以前哪怕你就是谈恋爱,也不见得这样啊!”
  杨业皱眉,陷入思考。
  顾清益清朗好听的声音恰好从背后传来:“吃饭了。”
  杨业回头漫应一声,一边往餐桌走,一边对电话那头说:“我这样也比你们没人做饭来的强,吃完饭我就过去,你们爱等不等。”
  说着不等对方反应就挂了电话。
  吃饭时想起秦子健的话,便情不自禁抬头看着对面的顾清益。
  对方发现了。
  平静问:“看什么?”
  “没,就是觉得你要是给人做老婆,一定会挺贤惠的。”
  顾清益不以为意,继续吃饭:“或许吧。如果硬塞给我一个人,说我的义务就是要好好照顾他,那我就不干了。”
  “可如果那人是叶淮峥呢?”
  顾清益挑眉一看,轻笑:“那不用硬塞我也愿意。”
  杨业笑。
  他不是看不出来顾清益调侃下的苦涩。
  可就是这样。
  他还是忍不住去撩拨。
  怪神经病的。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章

  晚上回来正好十二点。
  一下午加一晚上的打麻将活动,几乎都叫江斌赢了去。打得另外三人大叹风水不好。
  邻近十一点半就散了,说是要转场去玩通宵。
  杨业想了想通宵也怪没劲的,就说累了要回去。
  被秦子健他们一顿埋汰,直说你是妻管严么!
  杨业懒得在地下停车场和这帮家伙争论,直接开车扬长而去。
  其实他今晚是真没什么玩的兴致,也就是想回到家洗个澡睡场觉。甚至都没特别想过要回顾清益那里。可等车开上了道路,脑内想了想回到自己那套房子冷清的景象,还是在岔道口的时候选择了顾清益家那个方向。
  等回到顾清益家的时候,顾清益也才刚刚躺下。
  杨业随便冲了个澡爬上床,躺了会就侧身伸手去撩顾清益的睡衣。柔韧的腰腹触感极佳,杨业总是喜欢摸他这一带的皮肤。
  ……
  (此处省略835个字,在思考要把完整版放哪里,给链接也会被锁,没用)
  ……
  当晚只做了两次,却格外持久。
  实在是把顾清益折磨得够呛。完事后两人先后去浴室简单冲洗了下,杨业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就看到顾清益整个人就那么静静趴在床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喂,你头发还没干呢。”
  “…………”没点反应。
  “喂……”实在叫不醒,杨业看着看着忽然就轻轻笑了。
  只得转身去拿电吹风给他吹。
  ……
  次日是被顾清益的手机铃声吵醒的。
  杨业还在迷迷糊糊中就听到顾清益清醒通话的声音。
  于是他眼也未睁就伸手去摸,摸到同样在被窝里的顾清益光裸的身体。手指就得寸进尺的作乱起来,却被顾清益的手给推开。
  杨业感知到顾清益掀了被子,下了床。
  通话还在继续。
  最后是顾清益轻笑着说:“知道了,知道了,不会放你鸽子你放心。”
  电话挂了。
  杨业睁眼,就看到顾清益全身赤`裸的背对着他站着,手里还拿着手机。
  显然有点意犹未尽?杨业便开口:“叶淮峥的电话?”
  “嗯。”头也没回。
  “一大清早什么事啊……”杨业尽量装作语气慵懒没睡醒,因为他自己也觉得不该这么八婆似的八卦。
  “他约我国庆一起去旅游。”
  “嗬……他国庆不用和老婆一起过啊?不是说他老婆怀孕了么……”
  “就是怀孕了所以才不能走远,可国庆又难得放假。”说完也穿上了裤子,捡了上衣便出了卧室。
  以至于杨业还想说“国庆人那么多旅游干什么”的话都被堵在了喉咙里。
  -
  -
  -
  国庆前一天,顾清益简单收拾收拾了行李,就等待明天出发。
  杨业就那么坐在书房里用着顾清益的电脑办公。眼角的余光透过门框看着顾清益在家里收拾行李。就觉得自己今晚其实真不应该来他这里,呆自己家,回父母家,或是和朋友凑一起,哪个不比今晚呆在这里要自然愉快得多。如今坐在这里,就好像眼看着主人要出门,可客人却还定定坐在客厅里一样令人尴尬。
  这种不爽一直持续到晚上睡觉。
  灯一关,一片暗。
  杨业躺在顾清益身边问:“你明天几点就要出门?”
  “七点吧,你可以随便睡。”
  杨业忽然就有一股莫名的情绪上涌,侧身抱住顾清益,那么个大男人就这样半开玩笑半撒娇道:“你国庆就真这么走了?”
  顾清益显然不适应杨业的现在的这个频道:“你有什么要说的?”
  杨业说:“那我空虚寂寞冷了怎么办?找别人可以吗?”
  顾清益:“…………”
  杨业自顾自:“我找别人你一定嫌我吧?”
  顾清益:“所以?你要找么?”
  杨业:“嗯,听到你这语气,我不找了。”
  说完,放开了顾清益,转身睡觉。
  就好像刚才画风雷人的不是他一样。
  顾清益缓了缓,才说:“你要找别人,其实我也没权干涉。”
  只是确实会不想再和你睡罢了。
  杨业头也没回,哼笑:“被你知道的话,我们就不用再睡了。”
[返回永利怎么注册]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