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今天的我还在跳舞 下

作者:静舟小妖 时间:2019-08-03 16:07:12 标签:重生 竞技 升级流
夏凯凯叹一口气,拍了拍自己身边的座位,让穆渊坐过来。
  穆渊眼睛一亮,开心地坐在了他身边。
  距离近了,穆渊才看见夏凯凯脸上的疲惫,还有化了妆又被汗水融掉的滑稽,心里歉疚:“很抱歉,我……”
  “是我急了,不该在人前说那些,对不起。”夏凯凯同时也开了口。
  两人视线对上,又笑了。
  夏凯凯喝过水,有了精神,砸吧砸吧嘴,就觉得嘴上的唇彩难受的要命。
  他不想化妆,但是导演一定要,最后只能配合着打了粉、画了眉,还涂了淡淡的唇彩。大约也是这个原因,他难受的狠了,才会失去了耐心。
  这样想着,他说:“等一会,我找纸擦了嘴再说……”
  “我来……”穆渊抬手就托住了夏凯凯的下巴,然后另外一只手扯着袖子,就那么用洁白的衣袖擦掉了夏凯凯嘴唇上的颜色。
  急于表现讨好的穆渊等着擦完了才愣住,发现自己将手放下来的时候,曲着左手食指托起青年的下巴,而青年微微仰头的模样,那微微嘟着的嘴唇,还有柔软的毫无防备的目光,就像是,像是……要接吻一样。
  “咚咚!”
  “咚咚!”
  穆渊的耳朵一下就红了。
  夏凯凯看着穆渊突然红了的脸,不知道怎么的,自己脸上也开始发热。
  对视。
  眨了眨眼。
  穆渊将手收回来。
  夏凯凯将头偏开。
  明明尴尬的不行,但却没有厌烦、躲避的念头。
  这是怎么了?
  夏凯凯不太明白地问自己,为什么如今和穆渊独处的时候气氛总是那么奇怪。
  “我……”穆渊沉醉在这种互动的吸引力上,开口说话的时候声音里有着无限的温情,“让他们撤了吧,你好好休息,以后有什么决定我提前和你说。”
  夏凯凯开口,喉咙却发紧,尴尬地醒了一下,才说:“为什么一定要跳舞。”
  因为我想看。
  因为知道你喜欢跳。
  就像之前那样,让全世界发现你的美。
  穆渊想要这样这样说,但又觉得夏凯凯应该是不喜欢的,毕竟他拒绝了,所以便毫无愧疚的背锅导演,说道:“也不一定需要跳,他们设置了这个环节,我没想过你之前会那么辛苦。”
  “跳舞会有用吗?”夏凯凯松了口,不太确定地说,“我怕会喧宾夺主,第一影响我身为冰舞运动员的身份,第二也怕会对那些学员有什么不好影响。”
  不是开玩笑,“黑池”舞王要是气场全开地飚舞,给他一个舞台和一个好搭档,他就是全世界唯一的光,这些还是学生的学员完全有可能被夏凯凯碾压的毫无光彩。
  “那就不跳。”穆渊百分百顺着夏凯凯的话说。
  夏凯凯点头:“这次去了好几天,应酬麻烦吗?”
  穆渊笑道:“还好。”
  夏凯凯说:“要注意身体。”
  “嗯。”
  “多吃点。”
  “我的口味一直不错。”
  “那就好好睡觉。”
  “好。”穆渊最近睡眠还行,勉强可以达到六个小时。
  “晚上一起吃饭?”
  “好。”
  “要吃什么……”
  两个人平静地谈论着,刚刚还充斥着吸引力的气氛变得脉脉温情,两人就像是亲密地家人,前一刻吵架,下一刻和好,然后关心着对方,为对方考虑着,毫不介意低声地说出那些服软的话。
  其实比起之前的尴尬,这种相处模式才是两个人习惯的,如同喝水一般简单。
  但是在外人眼里可不是这样了。
  恋爱的气场实在太强了,尤其是总裁先生为他的爱人擦嘴唇,甚至差点吻上去的那一刻,不知道有多少人拉长了脖子,在心里念叨着,你们倒是亲啊!
  华国的气氛没国外那么开放,两个男人在人前秀恩爱几乎不可能,更不要说一副还要当街亲吻的模样,说实话,真亏了夏凯凯和穆渊的长相。穆渊的俊美就不用说了,夏凯凯虽然不是最近时下最受追捧的长相,但也青春阳光,再加上之前在冰上露了那么一手,俨然已经有光环加身,谁看他都会觉得气质优雅了。
  两个男人在俱乐部靠后的墙壁边长条凳子上,似闹市中的一隅清净地,并肩而坐,低声细语,时而轻笑,那气氛,那画面,不但不会给人不适的感觉,甚至觉得赏心悦目。
  说到底。
  这看脸的世界。
  就算是同性恋,只要看着好看,搭配,就算当街秀恩爱,也会得到更加宽容的对待。
  后来二楼的拍摄也就没再继续了。
  夏凯凯不跳,穆渊是绝不会强迫他,金主爸爸开了口,导演自然是言听计从,吆喝着其他的学员补镜头,夏凯凯和周悦珊直接上楼休息去了。
  穆渊陪着夏凯凯回的宿舍。
  温健眼看着他们离开,却没跟上去。他今天一直在,但他作为旁观者一直都在看热闹,就差捧着瓜子边吃边拍手了,所以既不需要休息,也不愿意去当电灯泡,眼看着金主爸爸和夏凯凯一起离开,他四平八稳地坐在椅子上,没有一点儿想要追上去的意思。
  不得不说,人的底线就是用来破坏的。
  当初他还是省队教练的时候,学生有点病痛灾难他都会自责,防着学生谈恋爱就像是防贼一样,那叫一个兢兢业业。但是如今,夏凯凯当他面搅基,他都能够视若无睹,想想自己还真是堕落了。
  当然了。
  温健管不住夏凯凯是其一,不敢管金主爸爸是其二,第三也确实是夏凯凯大了,感情上的事他不方便插手,心里总之是已经完全接受了夏凯凯和金主爸爸谈恋爱的事实。
  所以也不会那么不识趣的去打扰两个人。
  所以夏凯凯和穆渊回到房间里后,才发现只有他们两个人了。
  这段时间,夏凯凯一直避免和穆渊单独相处,就是害怕相处时候的那种尴尬,所以就进了屋,夏凯凯察觉到不对后,急忙就用洗澡的理由跑掉了,即便知道穆渊会在他洗澡时候离开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他还是希望出来的时候穆渊已经不在了。
  穆渊当然不会走。
  浴室里响起水声的时候,他先是坐在沙发上观望四周环境,等着那水流声淅淅沥沥越发缠绵的时候,他脑袋里就跟着浮想联翩,最后也不知道怎么的,就在屋里转了一圈。
  最后他站在夏凯凯的房门口往里面看,看夏凯凯的床,被褥的形状,枕头的颜色,还有那扇窗户对准了哪里,若对面有房子,他绝对会住进去,无论是他看夏凯凯,还是夏凯凯看他,只是这样一点点的联系,都会让他心口发热。
  在洗澡水关掉之前,穆渊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拿出手机,装模作样地看了起来。
  夏凯凯换了一套宽松的短袖衣裤,头发湿漉漉地走了出来,洗干净的脸没了油腻,干净清爽的好像空气里都是怡人的香气。从脸颊流淌的水珠滚过修长的脖颈再消失在衣裳里的时候,穆渊察觉到了自己的口干舌燥。
  穆渊说:“现在已经三点了,下午还训练吗?”
  夏凯凯摇头,抬手拨弄湿漉漉的头发,好似粉末一样的水珠四溅,落在了穆渊的唇上,穆渊的嘴唇抿了抿,仿佛这一点点的液体都可以滋润喉咙,继而又越发干渴。
  “看起来很累,要不我帮你按摩放松一下?”穆渊跃跃欲试。
  夏凯凯擦头的动作顿了一下,抿嘴笑着,摇头。
  穆渊有点失望。
  夏凯凯确实累了,坐在沙发上的时候,身体软软的,关键还是困,这段时间睡眠质量都不好,总是没精神。
  他知道是什么问题,但心里有点障碍,就算是在安抚小朋友的时候也是兴致缺缺,身体和精神达不到统一后,就始终有些欠欠的,越欠越多,欠到现在就觉得好像精神有一大截都是不稳定的,往那儿一靠都想睡觉。
  拿着手机摆弄了一会儿,突然发现身边没了动静,转眸看去,穆渊又在用平板电脑办公,认真工作的男人侧脸很性感,深刻的线条轮廓赏心悦目,视线落在男人薄薄的嘴唇上,嘴角抿的很紧,是因为工作很麻烦吗?但是很快抿紧的嘴角松缓,所以这是解决了?
  夏凯凯就这样看着人看了好一会儿,甚至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都不知道。
  恍惚间他好像回到了还是雨果的时候,每次打盹都有种被亲吻的感觉,一开始他以为是“小姑娘”总是偷吻他,后来他才知道是他养的另外一只狼崽子,总会在他睡着的时候偷偷和他亲昵。夏凯凯很喜欢这种感觉,亲密的与人接触的感觉,被人全心全意依赖着……成为了他每天努力的动力,哪怕满身疲惫,回到家里看到那张笑脸的时候,就是一种幸福。
  一觉睡去。
  再一睁眼,夕阳西斜。
  穆渊已经离去。
  夏凯凯就这样躺在沙发上,翻身将薄被在身上紧了紧,在微凉的空气里慢慢地醒着神儿,然后勾起了嘴角。
  这天之后,穆渊开始张罗房子的事情,一定要在金鑫俱乐部附近,而且户型不能太大,最好是只有一间卧室的那种,但是小区环境要好,安保要好,最关键装修风格要让KK喜欢,最好是能够一见钟情,留下居住的那种。
  穆渊将自己的要求告诉庄飞的时候,庄飞眼珠子都要掉了,喉咙里卡了一根很大的鱼骨头,真是又疼又卡,关键还吐不出来,不知道怎么告诉自家的这位总裁大人,在华国好安保和小平米户型是冲突的,而且也没有什么装修风格是让人一见钟情会留下居住的。
  但庄飞不愧是华星集团华国区的CEO,至少在帮集团总裁办事上非常聪明。他在附近的优质小区里选了一套正常的大户型,一百六是平米的房子,让装修公司做了两个暗门,不知道的人进去,只会以为那房子只有六十平米,但如果推开了正确的暗门,里面别有洞天。
  但是房子的事情还在后面,这个时候已经放了暑假。
  七月份。
  冬季项目最早的比赛在这个月底就会开始了。
  而四大洲的比赛现在也开始报名,每天大赛官网上都会增加新的报名选手。
  夏凯凯和周悦珊在可以报名的第一天就报名了,名字瞬间埋在了众多参赛选手的名海里,没有引起任何人的关注。又过两天,四大洲的选手报名名单上出现了华国的国家队选手。
  华国苏宇成年组男子单人
  紧挨着。
  华国伍弋 成年组男子单人
  紧接着。
  华国霍雪凝、蒋阳波成年组双人滑
  华国刘小雯成年组女子单人。
  这次的“四大洲花样滑冰比赛”,华国的国家队一共派出了四个(组)选手参加,都是目前华国国家队在该项目排名一二名的选手。
[返回永利怎么注册]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