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叔叔(生子)

作者:池总/池袋最强 时间:2019-03-14 20:05:39 标签:生子 豪门世家 年上 大纲文

01
青年今年22岁了,他父亲终于同意他归家。
因为他在19岁那年,书也不读了,吵着要和女人结婚。
那女人青年的父亲看不上,不管是家境还是样貌。
可是自己儿子就跟被鬼迷心窍一样,说女人怀孕了,他要和她结婚。
大概是没想到一向乖顺得儿子,会这么执拗,父亲把青年赶出家门,以为逼青年一逼,他们就会分手。
然而没有,青年和女人结婚了,还生了个儿子。
后来,是父亲的合作的友人劝父亲,便总算同意青年回来。
那是一顿饭局,父亲、友人,青年还有那个女人。
那女人不爱说话,也不搭理父亲,老父亲虽然生气,但还是要看孙子。
孙子挺乖的,只是长得不像青年,也不像女人,但是很眼熟,父亲一时间想不起来究竟像谁。
友人端着酒,朝青年敬了一杯。
青年诚惶诚恐地端起杯子,说叔叔好,手抖,还洒出来一些。
父亲看不上青年那小家子气样,正要发火,友人便握了握他的手,将他脾气压了下来。
友人说:“都长这么大了,连孩子都有了,不错。”
他语气很祥和。
父亲冷哼:“还不是让人不省心。”
这话说得倒不完全对,在19岁之前,他的儿子,向来乖顺。
当然,父亲不知道的是,他乖顺的儿子,除了十九岁就要结婚,十八岁的时候,还向他的友人。
就是青年喊叔叔的人,张开了腿。
饭桌上,青年垂着眼,一直照看儿子。
也同样感受到了,叔叔落在他身上,那专注深沉的视线。
带着点热度和怒意。
最为离经叛道的事,青年十八岁的时候,就做了。
对比他大十五岁的男人,有了欲望。
自己送上门被睡。
他听到叔叔说小时候抱过他,脸上不由泛起了红晕。
这人哪止小时候抱过他,在那栋别墅里,在他十八岁的时候,这男人在每一个地方都抱过他,还从来不带套。
说什么好久不见,在那次见以后,就没见过了。
明明三年前,他插着他,拍了许多照片。
最爱他被弄完后,那地方合不上的模样。
他被睡了一年。
十九岁,他清醒了,他离开叔叔。
找到自己的真命天女。
结婚了。
他不辞而别,只把钥匙门卡留在别墅,便离开。
《叔叔》02
青年和叔叔相遇在青年十八岁生日那天,青年家还是挺有钱的,父亲打算给他大办生日宴。
中午在人还没来齐的时候,青年躺在后花园的躺椅上,脸上盖着书,暖洋洋地晒太阳。
然后他就听到了有人喊他父亲的名字,那人的声音很低,像大提琴音,很好听。
然后青年就用食指抵着书本,稍稍往上一掀。
刚开始太亮,他视线是朦胧的。
只听到衣服滑过树枝的沙沙声,再一会他就看清了。
男人自一片朦胧中走出,似要走进他梦里。
长得挺高,五官立体,不完全像亚洲人,倒是一头发很黑,眼睛带点深邃蓝。
叔叔挑开一截横到他脸上花枝,眼神落到青年脸上,突然就笑了。
叔叔说,你长大了好多。
青年还在那一笑里没有回过神,他把脸上的书拉了下来,仰着下巴:“你是谁?”
叔叔走到他面前,替他挡了大片阳光:“你可以叫我叔叔,我是你父亲的好友。”
这人明显比他父亲年轻上不少,还是混血。
可惜青年没见过这个人,他心存疑,却也知道,不是谁都能进他家后花园。
青年太阳晒久了,一身懒骨。
他非常自然地朝这位初次见面的叔叔伸出自己的手,让人拉他一把。
叔叔不仅拉了他的手,还绅士地半搂住了他的腰。
他顺着力道,靠近了叔叔的怀里。
他闻到了些许,算得上性感的香水味,刚开始浓郁,然后渐渐散开,带了点后劲,让青年有些昏了头。
青年不太好意思地站直了身体,他不够叔叔高,靠得近了,还要仰起脸:“爸爸不在这里,他这时候应该在书房。”
叔叔冲他点头,看向别墅的二楼,是要走开了。
青年突然鬼迷心窍地,他听见自己以一种奇怪的腔调说了句话:“叔叔有烟吗,可以给我来一根吧。”
他的声音很绵软,黏糊,听起来几乎像是撒娇了。
叔叔看了看他,喉咙里发出了笑声。
然后从自己西装口袋里,取出一盒香烟,不知什么牌子,青年也是第一次抽。
他故作老练地将烟含进嘴里,垂下纤细的睫毛。
青年的好友总说青年的睫毛很长,垂眸的样子,又有几分无辜,让人很有破坏欲。
当然,这位好友是个弯的。
青年自己也是,但他没有同别人出柜过,除了那位好友。
他用舌头拨了拨嘴里的香烟,缓缓抬起眼睫:“帮我点烟吧,叔叔。”
然后他看到叔叔的喉结动了动,不一会,一个打火机凑到了烟下。
火苗升起,带了点油的味道,烟头被烧红了。
青年缓缓地将自己人生中第一支烟,品进嘴里。
他说:“叔叔,味道很不错。”他指烟。
后来,他也知道了叔叔身上的香水味是什么,tom ford烟叶香草。
有很长一段时间,他身体内外,都是这股香味。
《叔叔》03
当晚宴会,来了许多人。青年乖巧地跟在父亲身边,一个个听父亲介绍。
青年端着杯酒,穿着小礼服,被勒出窄窄腰身。
父亲终于带他到在花园里认识的那个人身前时,青年已经喝得有点醉了。
他两颊有些红,嘴唇也是红的,只有一双眼,比先前更亮更湿,漂亮得过份了。
叔叔像不认识他,好比那点烟交情不存在一样,像个陌生人一般,听着父亲的介绍。然后将他的名字,在那双好看的唇里,细细磨了一阵,再说出来。
青年听着他的名字,被这个人这样念出来,身体一下就更烫了。
他眼神闪躲,在父亲面前,他一向乖巧,进退有度。
而现在,不知怎么地,平时的机灵,都被青年忘之脑后,浑身上下,都因为自己的名字在别人嘴里过一遍,而软了。
叔叔叫他黎钦,然后说好名字。
父亲见自己儿子不吭声,只一昧埋着头,不由道:“秦肃,这我儿子,你之前还抱过他骑大马呢。”
叔叔挑眉,将神情有些闪躲的青年看在眼里:“是啊,当时还那么小。”
青年终于抬眼,可他却恢复镇定了,面带不属于他这个年纪的安静微笑,点了点头:“叔叔。”
他喊的客气,礼貌得体。
只等宴会过半,青年切过蛋糕,便又去了后花园。
然后他撞上了一场争吵,是一对情侣。
他认识,是一个说过几句话的同辈人和他的女伴。
没多久,两个人就不吵了,吻了起来。
青年有些尴尬,他放轻脚步,走向花房。
花房是座巨大的玻璃房子,却不透明,花团锦簇,藤叶爬满整面墙壁。
他推门而入,门口挂着许多玻璃珠子,琳琳朗朗地响。
听说这是他过世的母亲手笔,父亲将这房子维护的很好,他也很喜欢来这里呆呆。
可青年万万没想到,刚刚他在外面撞见了一场争吵,却在这里,撞见一场性事。
是单方面的一场性事。
一团团的绣球花后,他那位叫叔叔的人,领口微开,裤链半解。
他指间夹着先前给青年递过的烟,嘴里缓缓吐出一缕。
另外一只手,插入跪在他身前,替他口交的那人发中,时收时紧。
像是舒爽了,他下巴微微抬起,眯着眼,喉结微动,低声喘息,性感得一塌糊涂。
青年好似能够闻到空气中,那股从叔叔身上散发出来的荷尔蒙味。
揉杂着香水和情欲味道,一股一股,像无声的风,摸过青年的每一寸肌肤。
青年硬了,硬得厉害,他突然非常羡慕,又嫉妒跪在叔叔面前的那个人。
可他又为自己的这点心思,而感到难堪。
自甘堕落,自己犯贱。
然后,叔叔突然朝他这方向看过来。
青年一时没避开,害怕的一躲。
叔叔好像也没发现到底是谁,只冲这方挑衅一笑,眉宇浸透欲望和肆意。
叔叔根本不在乎有人偷看。
他只让跪着的人,将嘴巴张大点。
然后动起腰,毫无怜惜地艹起那人的嘴。
《叔叔》04
青年从花房里退了出来,心跳如鼓。
他魂不守舍地回到了父亲身边,执起一杯酒,灌下大半。
他动作急促,导致衣襟尽湿。父亲让他回房换衣服,青年回了,他衣服脱到一半,却想起了那男人。
顿时小腹酸软,腿间胀痛。他解了几颗扣子,终于没忍住舔湿手指,从裤腰里钻了进去。
他幻想着男人,扶着床半跪了下去,浑身上下,皆是欲望的热潮。
从楼上下去,已是半小时后。
青年衣着整齐,站到父亲身边。
这时叔叔从后花园回来,解开的衣领没有扣上,手里半揽着一个年轻人。
青年的打量落在年亲人身上,却没看得清模样,那人就已经识趣地从叔叔臂中离开,两人就似不认识般。
叔叔朝这边走来,青年垂下眼皮。
他听见男人同父亲告别,也听见父亲的挽留。
他感觉到了叔叔的声音,跟开始的不一样了,更性感,也更撩人。
青年的耳廓不动声色地红了,以至于叔叔和他道别时,朝他伸出右手,要和他握一握时,他在走神。
还是父亲朝他的背上拍了一下,青年身体抖了抖,他伸手握住叔叔的手。
那手比他长,比他大,很有力,掌心很热,指腹有些粗糙,也不知有意无意,拇指从他的手背上重重地擦了过去,留下一道热意。
然后叔叔便笑着,松开手,反而拍上了他的肩膀,捏了捏,就像每一个长辈对后生做的那样。
让他好好听父亲的话,早日接公司的班。
青年抬起眼睫,望着叔叔。
叔叔看着他的表情,好像愣了愣,继而笑了。他笑容也是风度翩翩的,自知英俊而富有魅力的男人,最让人招架不住。
青年说好的,叔叔。
他喊的恭敬,只等叔叔的手从他肩膀上离开,人也和他们俩父子道别。
后来青年故作无意地问起了叔叔,父亲似怀念地说起:“他啊,当年是我情敌,当然,你妈还是选择了我没选择他。你妈走了以后,我俩的来往倒是多了。这些年来,生意上也给了我不少好的建议。”
青年愣住了,他倒是没想过曾经有过这样的一段往事。
可当时在花房里,明明叔叔找的那个人,是男的。
正因为是男的,才让他如此日夜惦念,胡思乱想。
青年心情不好,找朋友出来喝酒。喝到一半,青年醉醺醺的,朋友带他去酒店,拿了他身份证替他开了一套房。
青年靠在大堂沙发上,半醉半醒。
然后他就听到了他梦中的声音,那声音在他这些日子的梦里,出现过许多次。
叔叔对他说,黎钦,你怎么会在这里?
青年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没应他,反而动了动身子,往沙发里陷得跟深。
他今天去的是酒吧,穿的白T,衣领有些开。
这么一动,不止衣服卷上去半截,露出白腻腰身,连同他胸部的秘密,都了出来。
叔叔看向那处,那嫣红的乳头上有一抹银色的饰品,那是一个乳钉。
这时朋友喊着青年的名字回来:“房开好了,你快起来。”
《叔叔》05
朋友拿着房卡,看到一位中年美大叔站在自家青年面前,正歪腰看沙发上的那位醉鬼。
听到他的声音,还抬头望来。
这美大叔眼神深邃有力,看人的眼神简直把朋友从头酥到脚。
真是天菜,朋友心中暗叹。
然后美大叔开口了,他问:“你和小钦是?”
小年轻们大半夜的在外面玩嗨了,一起开个房睡,其实也正常。
只可惜叔叔本人是个双,他一早发现自己好友的这位儿子,应该不直。
加上刚刚发现的乳钉,怕是位很会玩的。
再看面前这位手持房卡的年轻人,细皮嫩肉。叔叔浮现出一抹和善的笑容,在得到朋友只是朋友的回答后,点头道:“我是他叔叔,这么晚了,需要送你们回去吗?”

作者其他作品

暗恋

老男人

叔叔(生子)

上一篇:美人与坏男人

下一篇:老男人

[返回永利怎么注册]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