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精ye渴求系统

作者:佚名 时间:2019-03-19 11:11:39 标签:高h 调教 父子 总受 兄弟 女装

☆、穿黑丝裙勾引哥哥

  周言从小被宠的不行,以至于敢趁大哥出差,偷摸上大嫂的床。晚上偷情的时候,大哥突然回来,周言一时心急,从三楼翻窗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下去,瞬间陷入了昏迷。
  “生命力流逝迅速,系统强制捆绑。”011说着开始修复周言的身体。
  “你是什么东西?”周言感觉不到身体的存在,但却能清晰的听见声音。
  “我是精ye渴求系统。你摔下来的时候已经接近死亡,我修复了你的身体。从此之后,你的生存模式是精ye,获得一定程度的精ye后,你将可以得到一些福利来改造自己。”
  “什么,老子可是男的!”周言在脑里大吼道。
  “现在宿主是完全缺乏精ye状态,一天之内如果没有精ye摄入,将会直接灰飞烟灭。011能量低于10,进入休眠状态。”
  “什么叫缺乏精ye状态?什么叫会直接灰飞烟灭?老子可是笔直笔直的!……”周言愤恨的在脑里吼着,可011却再也没了反应。
  ……
  周言睁开眼的时候,脑里还有些蒙,直到看见他大哥站在他旁边,黑沉着脸望着他,周言的记忆才有所复苏。想到系统说的话,周言的脸瞬间就白了,语气颤抖道:“大,大哥。”
  周朔弯下腰勾起周言的下巴,眼神冰冷道:“言言,是我把你宠坏了。”
  “对不起大哥,是大嫂勾引我的……我,我错了,大哥我再也不敢了……”看见周朔眼神越加冰冷,周言心里一颤,立马低声哀求道。
  “你跟小艾不是第一次了吧。”周朔拇指色气的摩擦着周言的嘴唇。原本是浅桃红色的唇瞬间就染上了艳色。
  周言害怕的下意识的抿紧唇,却不小心把周朔的手指抿进了嘴里。周言愣了一下,有些尴尬的想用舌头把他大哥手指推出去。却不料周朔又伸了一根手指进来,玩弄着周言的舌头。
  周言不敢惹周朔。只能张着嘴,仍周朔玩弄。因为嘴巴长久不能闭合,一些口水顺着周言的下巴流了下来,滴进衣服里,格外yin魅。
  看见这一幕,周朔的眼眸暗了暗,把还带着银丝手指抽了出来。“舔干净。”
  周朔的语气很轻,但周言却不敢反抗。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了国外发展企业,也就是近两年才搬了回来跟他们一起住。因为对他们有所亏欠,所以他父母亲一直很宠溺他,从没责罚过他不说,就算他闯了祸,他们也会替他摆平。但大哥却不一样,大哥对他管教一直很严,小时候他不听话,还脱过他裤子打过他屁股……所以他一直很害怕他大哥。
  周言小心翼翼的伸出舌头舔着周朔的手指,他不敢看他大哥的表情,因为他现在的动作真的很下贱。像一个饥渴的妓女在舔舐着R棒一样……舔了几分钟,周言感觉自己已经硬了,只是舔一下大哥的手指他就硬了……周言羞愧的搂紧被子,如果被大哥发现,大哥肯定会厌恶他的吧。周言有些害怕。
  “好了。”周朔抽回手指,坐到周言的床边。“你从三楼掉下去身体有什么不舒服吗?”
  周言感觉了一下身体,除了他的东西硬的生疼外,没有其他疼痛的感觉。于是周言摇摇头。
  “刚才我叫张医生检查过了,的确没什么大碍。不过下次不准再翻窗户,这次运气好,你可能是掉到了树上,减缓了你的冲击力,所以落地时没有什么大碍,可下一次就不一定有这么幸运了。”
  “嗯嗯,我不会了,大哥。”周言连忙点头道。
  “既然你身体没有了事,那就跟我聊聊,小艾是怎么勾引上你的。”
  原以为已经逃脱一劫的周言,“……”。
  “上一次你去国外出差,爸妈都去参加了宴会,只有我跟大嫂在家。我在客厅看电视,大嫂穿着黑丝透视的裙子,在客厅擦着地板,然后我不小心看了眼发现,大嫂里面什么都没穿,一眼就可以看见她裙子下面的凸起的乳头,和随着动作若隐若现的小穴,”周言组织着语言,想尽量表现出自己的无辜。
  “我只看了一眼,但是大嫂却故意跑到我面前擦桌子,屁股正对着我,然后黑纱下面的小穴一张一合的……我就没忍住……”周言说着小心翼翼的看了眼周朔的表情。
  “没忍住什么?”
  周言舔了舔嘴唇,继续说道,“我伸了一只手指插进了大嫂的小穴……轻轻的抽查了两下,大嫂的小穴就流出了一堆yin水……然后我就解开了裤子,扶着R棒插了进去……大哥,我知道错了……”周言可怜兮兮的哀求他大哥的原谅。
  “你错了?”周朔挑挑眉,“这就是你知道错了的表现?”周朔掀开被子,捏住周言昂扬的勃起。
  “很兴奋啊,想到大嫂就这么兴奋?操起来有这么爽吗?”
  周言被大哥的动作,弄的呻吟了一声。“没有……不是的……不是这样的,大哥~~”
  “不是这样?”周朔一把拉下周言的裤子,露出了已经开始吐液的R棒……“就这么小的东西真的能满足你那个yin荡的大嫂?”
  “那有很小,明明就已经很大了……”周言红着脸,不满的反驳道。
  周朔轻轻弹了下周言的小R棒,“还敢顶嘴?”
  “啊~~~疼……”周言,捏住R棒,不让周朔再碰。
  “就凭你这yin荡的变现,你说我怎么相信,是小艾勾引的你,而不是你强迫的小艾……”周朔抬起头,眼神冰冷的道。
  “我有证据的!那次跟大嫂做完,大嫂的那条黑丝透明的裙子还留在我这里。”周言说着也顾不得光裸的下身,跳下床去衣柜找出了那条裙子。
  “你看,就是这条。”周言得意的说道。
  “我怎么确定这条裙子是小艾给你的,而不是你偷来自慰的?”周朔淡淡问道。
  “我怎么可能会去偷大嫂的裙子,”
  周言还没说完,就被周朔打断道:“除非你穿上裙子给我演示一边事情的经过,跟小艾结婚两年,小艾的一些习惯性动作我是知道的。”
  周言红着脸有些迟疑。
  “既然你不愿意,我只能把你送出国了,毕竟小艾说是你强奸她的……”
  “我愿意!”听见周朔这样说,周言立马回答道。他才不想一个人出国,他英语又不好,国外有没有朋友……
  周朔勾了勾唇,“我时间很紧,你动作快点吧。”
  周言咬着牙,迅速的脱完了衣服,然后一鼓作气穿上了那条黑丝裙子。
  周言的皮肤本来就很白,身体也很纤细,穿上这条黑丝的裙子,衬的皮肤更加白嫩诱惑,给本来就美的有些男女莫辩的面孔,增添了几分妩媚。
  周朔打量着周言的一身,就如周言所说,这条裙子很透,他可以清楚的看见周言胸膛上突出来的两颗茱萸,和底下依旧翘着的R棒。“开始吧。演示一下小艾是怎样勾引你的。”

  ☆、穿裙子被大哥操射!

  周言红着脸,拿起一件衣服蹲下身开始擦地。
  “你这样,我可是什么都看不见。”周朔调笑着道。
  周言咬了下唇,只好弯下腰,翘起臀。因为周言的动作,裙子被翘了起来。涨红的R棒正硬硬的翘着,黑纱半遮不遮的掩着粉嫩的肉/穴,随着周言的动作,肉/穴正小小的开合着。
  一想到大哥火热的目光正盯着的肉/穴,周言的R棒就更硬了几分,甚至肉/穴莫名的开始瘙痒起来。周言一边漫不经心的擦着地,一边收缩着肉/穴。
  周朔沉着眼,伸出一根手指直接插入周言的嫩穴。原以为没有润滑会很困难,哪知道他轻轻一插便被周言的肉/穴给吸了进去。
  “啊~~~~大哥,你干什么?”周言下意识的收缩了一下肉/穴,回头娇嗔的看了眼周朔。
  “继续擦地。”周朔的语气依旧很淡,从面上根本看不出他腿间的火热已经涨到巨大,甚至到疼痛的地步。
  周言只能回过头边继续擦地,边小心翼翼的想抽出他肉/穴里的手指。哥哥的手指插在弟弟的屁眼里,这种事想想就很yin乱,而且他们可是亲兄弟……
  周朔在周言抽出的时候又猛的插了进去。然后开始模仿R棒插穴似的开始九浅一深的抽插着。
  “啊啊~~不要,”周言被周朔插的腿软,没过一会儿,肉/穴开始被抽插出水声……周言想跑,却被周朔一把抓到怀里固定住动作。
  周朔加了一根手指继续抽插,左手大力的拍打着周言的白嫩挺翘的臀部,“小sao货想跑哪去?”
  “大哥,不要打了~~~”周言抓着周朔的袖子,不敢再挣扎。
  拍打了十几下,周言白嫩的臀部变成了艳丽的红色,周朔看着周言眼里含泪,一副被蹂躏的可怜兮兮的模样,眼眸越加暗沉。
  周朔抽出手指,单手把周言抱了起来,用左手拉开拉链,放出了压制已久的R棒。R棒一放出来就拍打着周言的屁股,周朔握着R棒在周言的肉/穴上摩擦着,浅浅的抽插着,“舒服吗?”
  周言眼里含着泪,娇喘着,“好大好热,好舒服……”
  “想要更舒服吗?”周朔沙哑着嗓音,一步一步的诱惑着周言。
  “想~~”
  “把大R棒插进去塞满你的骚/穴,把你的骚/穴撑到再也合不拢,只能用我的大R棒塞着,你说好不好……”
  想到那个情景,周言舔了舔干渴的唇,“我要大哥的大R棒把我的骚/穴撑的再也合不拢……”
  “真乖,给你奖励。”周朔把R棒对准周言的骚/穴,慢慢插了进去。
  “好大……要被哥哥的R棒撑坏了,骚/穴要被撑坏了……”
  听见周言呻吟,周朔猛的把R棒全部插进周言的骚/穴里,里面的紧致与火热让周朔吸了一口气。
  “啊啊啊啊……坏了,骚/穴坏了……”
  “还早着呢!”周朔冷笑一声,开始了大力的抽插。
  没有加润滑剂,可是伴随着周朔大力的抽插,周言的肉/穴被插出了一堆的yin水……
  看见周言已经被操的说不出话,周朔勾了勾唇,抽出了R棒。
  “还要,哥哥还要大R棒……”周言红着眼,没有大R棒塞得满满的,骚/穴现在空虚不已。周言可怜兮兮的收缩着骚/穴,希望勾引大哥能重新插进来……
  周朔把周言放到床上,头朝下,屁股朝上的立了起来。刚被操的太狠,现在肉/穴根本不能闭合,形成一个小圈,正在寂寞的吐着yin液……
  周朔坐在周言的屁股上,板着R棒全根没入在骚/穴里。
  “啊,好深,好大……骚/穴被填满了……”
  周朔握着周言两瓣白嫩的臀瓣,开始狠狠的插入抽出。玩了那么多人,周朔现在才发现,他弟弟的身体原来才是极品,又骚又嫩,小小的骚/穴咬的他舒爽不已……周朔操红了眼,动作更加凶猛……
  “不要了……哥哥不要了……不要操骚心了……射了,啊啊啊啊!”周言的R棒猛的射出一堆精ye,骚/穴开始强烈的一阵紧缩……
  差点被周言夹射,周朔狠狠的拍打着周言的屁股,“小sao货,这么想吃哥哥的精ye吗?!”
  “想,要吃哥哥的精ye,哥哥快射进来……骚/穴饿了……”
  “sao货!哥哥现在射给你!!!”周朔大力的掰开周言的臀瓣,像是要把睾丸也塞进去似的……周朔猛地吼了一声,射出了精ye。
  “啊啊啊啊,好烫!哥哥的精ye好烫!!!”周言缩紧着肉/穴,被刺激的又射了一次。
  周朔放下周言,软下来的大R棒仍把周言的小穴塞得满满当当。周朔躺在周言旁边,享受着周言时不时收缩的湿穴。
  “哥哥抽出去,太涨了……”周言红着脸,小声的说道。
  “你不会以为只操一次就放过你吧?”周朔抬起周言的头,狠狠的吻了上去。舌头伸进周言的嘴里,舔舐着周言每一颗牙齿……
  “唔唔……个个……”周言被吻得喘不过气……还没反应过来时,不知何时硬起来的R棒,已经开始缓慢抽插着他的骚/穴……
[返回永利怎么注册]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