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调教欲望都市(总攻NP)

作者:我有暴牙 时间:2019-03-20 20:05:38 标签:高h 双性 调教 父子 男男 腹黑攻

总攻 精分狂魔恶趣味攻 (养)父子 双性 调教
爸爸是个具有触手的鬼畜攻(藤蔓成精),可以悄悄种下淫种使人慢慢受到改造,精液(汁液)更是可以逐步将人改造成淫娃荡妇。最喜欢的就是看原本不愿意的男人被调教成摇着屁股求他上的荡妇。

受初定:被收养的双性纯洁少年实际荡妇受,身份养子;
开始嘴里骂得厉害最后变成淫荡母狗求操的运动少年受,身份学生;
超级敏感害羞的高雅温柔美人小教授,最后还是害羞得不行的样子,但是......
运动少年的总裁爸爸强受,强奸Play,道具play,办公室play(结局:坐上来,自己动);
其他待定。
或许会有轮奸等各种随机掉落番外(大屁眼子)

   
    第1章 初调教,观花穴
   
    “张先生,你真的确定要收养这孩子吗,他的身体情况你也了解……”满脸慈祥的孤儿院院长面色凌重的看着眼前这个英俊高大的男人,虽然嘴里希望对方多加考虑,但也掩不住眼中的希冀。
    “是的,院长。您不用担心,我是丁克一族,以后不会娶妻生子的,领养这个孩子也是想让自己以后没这么孤单。至于这孩子的身体也不是问题,我的经济条件自认还不错,等他长大之后我会征求他的意见要不要进行手术的。”高大魁梧的男人满眼宠溺地看着从一开始就沉默地低着头站在旁边的瘦弱男孩儿,谁也不知道他心里藏着色情怎样的念头。
    ……
    等到手续办完之后,张延带着清秀瘦弱的男孩儿回到了自己的别墅。
    “清清,以后我就是你的爸爸了,爸爸会对你好的。”
    当然会对他好了,呵呵,他会让他享尽这世间的极乐滋味的。
    或许是被他温柔的语气打动,一直垂着头怯生生的男孩子缓缓抬起头来,打量起眼前的男人——他的“爸爸”。
    眼前的男人正处于男人的黄金阶段,三十岁左右的年龄,浑身散发着雄性的荷尔蒙气息。将近190的个子几乎快能将自己整个人罩在他的阴影之下,他的身材健壮而不夸张,但隔着薄薄的衬衫也能隐隐看出下面流畅的肌肉线条。再往下看去,张清的目光像是被刺了一遍刷的一下收回,红着脸低下了头不敢再继续打量。
    好——好大!
    即使隔着裤子也能看到爸爸那胯下巨物的轮廓,何况还是在沉睡之中的,不知道醒来又是怎样一般雄伟的模样。想着男人雄伟粗壮的巨根,身下的小穴仿佛也有了感应一般收缩了起来,渐渐分泌出了湿哒哒的淫水。
    “好了,清清,你以后的房间就在爸爸隔壁,有什么事就叫爸爸。现在先去洗个澡吧。”依旧是温和的语调,让张清一下回过神来。
    不可以,那是我的爸爸,我怎么可以这么不知廉耻的想他的那个!张清心里暗自唾弃着自己,红着脸不敢直视面前的强壮的男人,只是默默走进浴室清洗了起来。
    呵呵,真是可爱的小家伙,一直将张清的反应收在眼底的张延默默笑了,在背后用淫邪的目光紧紧盯着少年的身影,默默安慰着自己,果实要等到慢慢吃才有情调。
    从选定张清开始,张延就开始在张清体内种下了淫种,潜移默化对张清的身体进行改造,使他的后穴和花穴两处越来越适合承受男人,当然也越来越——饥渴。等到一定程度,张清甚至只要闻到男人雄性的气息都会腿脚发软,小穴出水想要被操。刚才张清一看到男人的大鸡吧就小穴就自己痒了起来分泌出淫水就是这个原因,而不知情的张清只会以为是自己天生淫荡而感到无比羞耻。
    ……不过,这样,才有趣不是吗。
    听到浴室里的洗澡水声停息,男人脸上勾起不怀好意的笑容,拿起早准备好的衣服向门口走去“清清,抱歉爸爸忘记给你准备衣服了,可以先穿着爸爸的将就一下,明天爸爸带你去买好吗?”
    “嗯……”少年羞涩的声音传来,浴室的门被缓缓打开了一个缝,伸出一只洁白的手臂将衣服拿了进去。
    “清清好了吗?”张延估摸着张清换好了衣服,故意敲门到。
    “嗯,好……好了。”少年打开门走了出来,脸红扑扑的,身体还带着水汽,殊不知自己这样在男人看来有多诱人。
    张延坏心眼的准备了一件半透的衬衫,刚好达到张清的大腿根部,随着少年的行走偶尔会一闪而过衣服下面诱人的春光。衣服被洗完澡后的湿气微微打湿,变得更加透明,紧紧地贴在少年的身上,显露出少年人纤细的腰肢,清瘦的身材,细腻温润的皮肤……以及……胸前那两点引人注目的寒梅。或许是由于双性人的原因,张清虽然身形清瘦,但胸部仍微微鼓起,不像女子一样大,但也看起来有肉,那两点也分外的可爱,粉粉嫩嫩,尖尖的翘在胸前向人展示着它们的存在。
    “清清先在沙发上坐一下,等爸爸去洗个澡好不好。”张延把张清安排到他特意选定的沙发上之后便进了浴室。作为一只妖的他当然是不用洗澡的,一个清洁术下去就好,然后他此时进浴室可是有要事要干。
    张清在张延进浴室之后才缓缓坐到了沙发上,过短的衬衫随着坐下更是遮不住下半身的风光,露出少年人精致的玉茎和富有弹力的臀瓣来。
    “啊——”随着娇嫩的花穴和敏感的后穴接触到粗糙的布艺沙发上,摩擦之间带来的奇异感受让张清不由娇吟出声。
    在浴室开着水实际上却略开着门看着外面这一切的张延脸上露出邪笑,故意不给内裤并且不提等的就是这一出了。知道少年人脸皮薄,并且有着这样敏感的身子估计也不会好意思向他提出要内裤穿,只能自己忍着光裸这下半身。现在加上他特意选的布料粗糙偏硬的沙发以及催动淫种使少年的身体更为敏感,性欲更为强烈,接下来可有一场好戏看了。
    接着他故意坏心眼地明知故问一了一声“清清,我好像听到有什么声音,怎么了?”
    “没……没事!”少年急忙回答道。屁股还不自在的挪了一下,殊不知这样只能让自己更加受难。未着寸缕的下半身紧挨着粗糙的布料,那花穴本就娇嫩无比,怎么禁得住这般粗糙之物摩擦。
    “唔。”又一阵快感袭来,让张清忍不住差点发出呻吟,但还是拼命忍住了。
    好,好奇怪,张清知道自己不该这样,但花穴被摩擦的感觉实在让人沉迷,一停下来就会感到自己身体传来不满让自己不由自主的又扭动起了屁股。张清不住的在沙发上摩擦着下半身,用渐渐出水的娇嫩花穴在粗糙的布料上来回擦过挤压,身体因那娇嫩之处软肉地被蹂躏传来一阵又一阵触电般的快感。
    嗯……好爽,好棒!花瓣被粗糙之物不停的摩擦着,中间的小核也偶尔会被挤压到的感觉好棒,嗯…再用力一点……嗯……啊……还要……好棒……
    张清摩擦到最后意识已经渐渐模糊,完全陷入这样自渎的快感当中,本来粉嫩的花穴也被他摩擦的红肿肥大了起来,像是两片厚厚的肉唇一般,花穴里面的内壁还不断挤压收缩,淫水也被挤压着流了出来,印湿了一片沙发。
    少年不断在沙发上移动臀部蹭着沙发,时左时右,偶尔还会嫌力度不够的使劲往下一蹭,嘴里细细的发出着呻吟。
    “嗯嗯……不行了……嗯……啊……小穴……小穴要去了!”
    随着一声使劲压抑的小声惊呼,少年前端没有被照顾到却依然勃起的玉茎射了出来少年人的初精,花穴里也突然喷涌出了大量的淫水。
    刚经历过一场高潮的少年微闭着双眼坐在沙发上喘着气想要平息自己的气息,双腿还大大地张开着,将中间的又红又肿的花瓣暴露在了外面,小穴里也不断往外吞吐着少年的淫水,打湿了少年身下的沙发,让少年身下的沙发颜色与其他地方大不一样。
    “清清真可爱。”不知何时出现的强壮男人正站在张清打大开的两腿之间,居高临下的观赏者这样的美景。
    “我!——”还沉浸在余韵中的少年被突兀地一下惊醒,差点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想要合拢双腿遮挡男人的视线,却被蹲下的男人压住手脚,坐了回去。
    男人蹲下的视线正好与张清坐着时的下半身平齐,灼热的视线落在了少年娇嫩美丽的花瓣上,甚至还凑近了闻了一闻。
    “我,那里,不要…不要看.”少年被男人仿佛有温度一样的视线看得不自在极了,何况男人还是看着他这么隐秘羞人的地方。
    最令人害羞的是,仿佛是感受到男人热情地注视,花穴也紧紧收缩了起来,内壁里冒出了更多的水,让整个下半身都湿嗒嗒的一副淫乱的模样,前面才射出过精水的小巧的肉棒也在男人的注视下颤颤微微地抬起了头。少年想要合拢双腿拒绝男人的眼光,但双腿却被掌握在男人手中,大大的分开合拢不上。
    “唔——”男人露出一副正经思考的样子“原来双性的身体这么敏感吗,不只是蹭蹭,只是被注视就能流水。”
    “我…不要说了……嗯”
    少年羞愤欲死,但却被男人掌控着身体压在沙发上,不断地挣扎只能让花穴再一次被沙发摩擦到产生快感,在有人看着的情况下这种快感仿佛更加强烈了。为了避免自己再一次高潮,张清只能停下挣扎,强忍住身体传来的不满与欲望。
    “清清不继续摩擦你的小花穴了吗,可是你还硬着,这样忍着会不会对身体不好?”像是不知道他的害羞一般,男人温柔地问道。如果不是这样淫靡的场景,看着还真像一位温柔的父亲。
    “我没有!”少年羞恼的回到。
    “撒谎可不是好孩子哦,爸爸刚才洗澡门没有合拢,可是什么都看到了。”
    “看……看到什么!”
    “恩,看到清清刚才用自己的小屁股在爸爸的沙发上蹭来蹭去,还把小花穴不停的放在上面摩擦,然后光凭摩擦花穴就射了的事爸爸都看到了哦。”男人口里不断突出另少年羞得想要哭出来的污言秽语,配合着正经的表情和温柔关怀的神情更是让少年羞愤。
   
    第2章  二、玩花唇,儿子主动求操
   
    张延伸出手捏起一瓣红肿的肉唇,反复用手指翻看搓揉着,引得少年敏感的身体突的一下从沙发上弹起,但稍后又因下身不断传来的快感无力地落回沙发上。
    “都这么红这么肿了,真可怜。爸爸给清清看看刚才有没有磨受伤。”
    男人嘴里打着帮忙的旗号,手却不停地肆意将那两瓣饱受折磨的花瓣包在手中亵玩,粗糙的带着老茧的手指不断磨过阴唇表面,时不时还夹起来轻轻的揉一揉捏一捏引得少年被快感逼得不停尖叫呻吟。
    “啊……那里……爸爸……不要……不要……清清不行了……嗯……停下……太……太刺激了……啊!——爸爸……不要了……”

上一篇:当土豪门遇上真豪门

下一篇:完美契合

[返回永利怎么注册]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