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愿被囚禁(爱我,碰我)

作者:佚名 时间:2019-03-20 21:44:12 标签:高h 肉文 兄弟 囚禁

正文 第一章

    “嗯——啊——哥——哥哥慢点,太——太快了。”

    烈以后背式姿势覆压在笨笨白皙纤瘦的身上驰骋着。硬物快速的冲撞着狭窄的内壁发出扑哧淫碎的声音。

    承受不了如此巨大欢愉的人儿只能无助的呻吟,身体随着烈疯狂的摇摆而前后起伏。

    “可是宝贝,你下面的小嘴可是欲求不满哦。”烈坏心的停止动作,手伸向紧紧包裹自己分身的***将食指挤入花菊。

    “啊——哥哥——坏——唔——”

    没等笨笨反应过来,烈就着分身和手指在人儿体内将他翻转过来,面向自己,引得笨笨一阵惊喘。

    “啊,宝贝真棒!”

    烈亲吻着笨笨每一寸肌肤,坚挺慢慢的抽离粉红洞穴,在柔嫩周遭摩擦着。

    身下的人儿难耐的扭着是泛红的身躯,挺起胸膛将美味的果实更好的进入烈温热的口中,下身迎合着烈激烈的挑逗。

    “呜——哥哥,我要,哥哥——”

    欲火烧身的笨笨无意识的呻吟要求得到更多。

    “那,我的宝贝自己坐上来。”

    戏虐的撤离笨笨的身体,烈欲望的双眼诱惑着害羞的人儿。

    看着坐在沙发上的爱人及赤裸裸的欲望笨笨不好意思的移开视线,下意识的舔弄着红唇。

    “宝贝不想要哥哥?”烈略带伤心的口吻诱引着人儿。

    “没有,笨笨最喜欢哥哥了,最喜欢了。”人儿激动的摇着头,鼓起勇气爬了过去。

    烈将无助的宝贝拉起坐在自己腿上,股间的异物使笨笨发出一声惊叹。仅仅是接触而已就已感觉到它膨胀不少。

    “唔——”

    烈扶起笨笨的臀瓣慢慢的将硬挺推入蜜穴。

    瘙痒酥麻划过内壁的每一寸疯狂的折磨着怀中喘息的人儿,“啊——哥哥——”

    “宝贝,今晚你别想睡觉,就算只出差一星期我也舍不得。”

    “啊——哥哥——全部进去啦——”

    “宝贝的这里真甜,来,自己动。”

    “嗯——啊——”

    “啊——”

    ······

    “唔嗯——”

    "宝贝,哥哥走咯,这几天要乖乖的哦。”烈顽皮的含咬着笨笨微微皱起的鼻头。扰乱着睡梦中的人儿。

    阳光透过窗户洒在柔美的脸庞上,睁开双眼的笨笨贪婪的闻吸着爱人留下的气息。

    呜,肚子好饿,笨笨揉了揉叫闹的肚皮穿上睡衣到厨房觅食。

    “叶小然!”

    威严的声音吓的他一颤将手里的牛奶泼洒出来。

    “嗲嗲,妈咪,你们怎么来啦?”吃惊的看着走在沙发上的父母笨笨一时心虚忽略了父亲叫的是他的全名。

    “昨天就来了。”林可柔始终是柔柔的语调,只是眉宇间透出一丝伤痛。

    “那你们怎么?”

    叶苍寒不耐烦的打断他的询问,“明天你就给我去英国读书,手续我已办好。”

    “可是嗲嗲我在国内一样可以深造,而且还有哥哥照顾我。”

    “你还有脸面说,看看你兄弟两做的好事,这要是传出去我们叶家颜面何存?”

    瞪大双眼看着愤怒的父亲,笨笨全身颤抖,脸色苍白。似乎想反驳些什么但因母亲受伤的表情而沉默。木纳的接受了父亲的安排。

    然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消失在这个熟悉的故土。

    整整一星期都联系不到然,烈惴惴不安的回到温馨的小窝,等待他的却是一片死寂、冰冷的坚实的墙壁。脸色难看的他闭上眼睛深呼吸,没事的,没事的。

    冷静下来的他悄然的小心翼翼的走进卧室,也许,心爱的宝贝正睡的香甜。然而等待他的仍然一片沉寂。烈忐忑的心瞬凝固,手微颤的打开明亮的大灯。展现在眼前的是被收拾的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床铺以及宝贝遗留下来的清香。

    “然,然,你在那里?别吓唬哥哥,然——”

    窄小却温暖的爱巢荡漾着男人痛苦、歇斯竭力的呼喊。

    然,我的笨笨,你去那里了——

    男人颓废的下滑,坐在冰凉的地板上。

    突然想起了什么,然两眼闪烁着生命的光彩。

    快速拨通了家里的电话,父亲冷酷的言语将他打入了十八层地狱。

    笨笨,出国了,我怎么不知道?苍白的嘴唇哆嗦着。

    “爹爹,您开什么玩笑怎么会突然出国?”

    似乎看到了什么恐怖画面一样,烈张大了双眼。

    被发现了,被发现了······


愿被囚禁(爱我,碰我) 正文 第二章
     “然,你要的资料。”

    “月,不错嘛!”

    被唤为月的男子邪邪一笑,“那要看为谁服务咯!”

    然原本嬉笑的脸顿时煞白,“你确定这资料的准确性?”

    “确定,怎么?”月一脸担忧的望着好友。

    “不,没事!月帮我准备一下,我要回国一趟。”

    结婚吗,胆小的你就这样丢弃我?不允许,决不允许——

    “爸,谁叫你私自发布消息的,我根本不喜欢她。”烈生气的将报纸丢在地上,愤怒的注视着叶苍寒。

    叶苍寒冷眼扫过,“易小姐温柔聪慧,将来是个好帮手。”

    父亲冷淡是语气狠狠的刺痛了暴怒中的狮子。

    “爸,我已经听从您的命令没去找小然,你还想怎么样?”烈泄气的瘫坐在沙发上,痛苦的抱着头。

    林可柔满眼心疼的看着痛苦中的儿子开口却说强硬的丈夫,“苍寒,你就……”

    “你闭嘴,这事没得商量。”

    “是吗?”无精打采的仰靠在沙发上,烈两眼无神的盯着天花板。

    刚靠近儿子,林可柔就被丈夫霸道的抱起离开了客厅。

    “你干什么?放开我,放开!”林可柔在丈夫怀中挣扎着,“怎么能这样对待孩子,苍寒他是你的亲身孩子呀,你……唔……”

    叶苍寒霸道的用吻堵住了那令人烦躁的话语,搂着怀中安静下来的娇妻。

    “烈,现在已不同往日,公司需要新力量的灌入、引领。难倒你就忍心看着爹爹一生心血的成为泡影。”

    看着向来霸气凌人的父亲这样低声下气的,烈说不出的难受。不忍心看到这种画面的烈最终妥协。

    ……

    ”易欣恩小姐你是否愿意嫁给叶旭烈为妻,不管身老病死都不离不弃,一辈子爱他?”

    “我愿意!”

    “叶旭烈先生你是否愿意取易欣恩小姐为妻不管生老病死都不离不弃,一辈子爱她?”

    烈呆呆的望着身边娇美的女人,默不作声。

    “欣恩。”

    女人满脸幸福的回望着眼前将陪伴自己一辈子的男人。

    “我……”

    “他不会取你为妻的。”一道陌生而冰冷的声音打破了教堂热闹的气氛。

    男子走进烈的身边,“本来结婚是神圣幸福的事,但是……”刚说完男子就冲烈毫无防备之时将她打昏,同时教堂进来二十几子高大黑衣男子。

    礼堂一片混乱。

    “你,你们做什么。为什么抓我儿子?”林可柔担心的紧抓着一声不吭的丈夫的衣角。

    陌生男子礼貌性的朝林可柔点了点头转而看向叶苍寒,笑道:“叶先生,令公子借用几天。放心,他不会有任何危险。”

    “苍寒,苍寒!”

    看着挟制自己儿子的陌生男子走出教堂,林可柔焦急的叫着丈夫的名字。

    "没事的,孩子没事的,该解决的总该解决。”

    “苍寒……”

    叶苍寒紧紧的环住因害怕颤抖着的娇妻,双眼直直的盯着已无人影的门口。

    “叶苍寒,这是怎么回事,我们家欣恩怎么办?”易建平从闹剧中清醒过来。

    “爹的,女儿的面子都丢光了啦!”

    易建平安抚着生气的女儿开口道:“这究竟怎么回事?”

    “建平,等几天我会给你们一个交代的。”

    “这婚礼怎么回事?”

    “对呀,这新郎竟被劫走了。”

    “叶苍寒,你要是给不出一个满意的理由,我们就走着瞧。哼!”

    ……

    陌生而又豪华的房间了闪烁着暧昧不明的昏黄灯光,邪美的男子慵懒的坐在离床不远的竹制椅上等待着睡美男的苏醒。

    “唔——好痛!”烈幽幽醒来,轻声呻吟。

    “哦,睡美男醒啦!”坐在椅子上的男子开口戏虐道。

    “你是谁,我怎么在这?”烈吃痛的从床上坐起来。

    男子并没理会他的疑惑走到门口,“我想有个人你会很高兴见到他的。”

    烈吃楞的看着那背影自言自语道:“绑架?这也太可笑了吧!”

    烈坐在床边上观察着房间,挺华丽一间房。看样子应该是有钱人。

    “好久不见了,烈!”熟悉的声音响彻整个房间。

    “你是……”烈不可置信的看向来人,“笨笨!”

    好笑的看着烈的反应,关上门,然走到他的身边道:“看到我这么吃惊,我亲爱的哥哥!”
[返回永利怎么注册]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