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吻书

作者:蔡姐 时间:2019-05-22 19:08:00 标签:甜文 破镜重圆
互宠偏攻受追攻
  作家攻vs总裁受
  周岚笙今年三十二岁,是网上很有人气的耽美文作家,性格温柔腼腆也很坚强,四年前出了个小车祸失去了记忆。
  程豫今年二十五岁,是市里长得最帅、最有钱、又最年轻的娱乐公司老板,表面上冷冰冰生人勿近,实则霸道占有欲强,他在找一个人,对方在四年前和他分手离家出走。
  有一天,程总公司里的人说要将一部小说影视化,不料阴差阳错,竟发现那部小说写的是自己和曾经恋人的爱情故事。程总喜极落泪,开启一段浪漫、又很甜的追夫之路。
  (文案好像写的很欢快,其实不然啦,蔡姐写不了很欢脱的文,但甜是真的!

第一章
  丹庭是近几年M市新开发的一个高档小区,建在离市中心二十分钟的郊外,左侧近海背面靠山。
  小区里大部分的人都对住在二栋一楼的那位男人很有印象,只要在晚间五点经过那里,必会看到一个男人在自家小园子里浇花。
  样貌极为俊俏。
  是毫无攻击,让人心旷神怡一连几天都无法忘记的那种。
  问要怎么称呼,说姓周,于是大家又叫他“周先生”。
  偶然有女孩子听到这称呼,神情雀跃地追问是哪个人,但在知道是男生后便失望而归——原来是网络上有个超人气的纯爱作家,笔名这么巧也被粉丝称作“周先生”。那神仙作者只写温馨无虐的甜文,偶尔夹杂小矛盾小剧情,但看文的人一般都开了头就停不下来,畅快淋漓的读到结尾连水都不想喝一口,再加叙事风格诙谐逗趣,吸了有一百多万粉,挤入热门作家前三位。
  不过这位“周先生”写的是男男同性故事,基于男性写这种类型的文章很少,粉丝都猜其实是个女生。
  为此,即是普通住户“周先生”又是作家“周先生”的周岚笙松了口气。
  这边他日常在花园浇水,一对老夫妻走来,礼貌与对方寒暄几句,刚结束对话里屋的手机便响起——
  看到来电显示,他勾起嘴角,“行之?”
  ——打电话的是他在私人诊所里工作的好友,心理医生徐行之。
  和客户讨论了一上午心理治疗方案,徐行之被折磨到毫无食欲,只让秘书冲了杯咖啡,扔下眼镜疲惫地靠在椅子上,哑声“嗯”了句。
  周岚笙:“又忙到现在吗?”
  “对啊......”徐行之说,“你今天在家干什么呢,还是浇浇花看看书吗,”他不知想到些什么,又补了句,“周先生?”
  周岚笙:“......”
  周先生的称号,是来自网上他的粉丝。
  因为写在“作者的话”里语气总是文绉绉的,也不懂一些时下很hin的梗,经常被粉丝逗得炸毛——被推测是个可爱纯情、有点古板的人。
  “先生”这称呼听起来很有时代感,像是民国在私塾里戴圆眼镜留小山羊胡须的老头儿,再加上周岚笙只以他的姓作笔名,于是那群天天被文章甜得嗷嗷叫的粉丝便不约而同地达成共识——
  叫他周先生。
  周岚笙还记得有次去超市买菜,旁边等结账刷手机的小姑娘突然尖叫——“周先生更新了!”然后在周岚笙惊愕的眼神里如获珍宝般地凑到一边先看完再说。
  “......”他久久不能回神。
  回到正事,那边徐行之见周岚笙没回话,便接着说道:“......今天有个客户跟我说,她快要考中学的女儿沉迷看网文,天天给喜欢的作者评论,吹那位有多优秀,最近作者没更新就饭都吃不下。”偶尔还仰天大吼“我的周先生怎么还没更新啊,”把那位客户吓一大跳,忍不住抱怨几句。
  周岚笙:“你别告诉我......”
  徐行之微微勾唇,“是的。”
  周先生:“......”
  然而徐行之还在继续,他想起周岚笙写文的习惯,“我问了下你拖更的时长,两个月?不是向来都不喜欢让故事断太久,奉行每日一更的么,怎么这次拖这么久。”
  “唔.....”
  徐行之:“是上次我建议你写的那篇文?”
  “对......”周岚笙老老实实地说道。他最近老想起些莫名其妙的记忆,大概是之前出车祸脑干受损遗忘掉的那部分回忆,在听了好友的建议后将想起来的事情写成文字,不想才进行到一半,那些曾经无处不在的回忆便仿佛察觉他意图般,不再出现。
  徐行之半躺在椅子上,无意识地转动,“这么说你是这两个月都没再想起来?”
  “对。”
  徐行之:“没想起也好,你之前不是还睡得不好吗因为那些事,哦对了,你这么久不更新,编辑没来催你么?”
  周岚笙一惊,“现在还没有,你不要乌鸦嘴,我之前给过他我的地址。”
  徐行之挑眉,“他信得过吗,给出私人地址会不会不大好。”
  周岚笙不大在意,漫不经心地听着他唠叨,安抚道,“没事,我跟他认识的时间跟你一样长,而且他知道这么久一次也没上来过。”
  徐行之:“那你放心就好。”
  周岚笙问,“晚上要来我家吃饭吗?”
  徐行之回过神,这才想起打电话给周岚笙的目的,顿了几秒道,“好啊.....”
  “想吃什么?”
  “火锅?羊肉火锅。”
  “吃清淡点的吧,你一连几天都在外面吃,清蒸石斑和芹菜炒牛肉可以吗?”
  这下徐行之眼里有笑意了,“再追加个鸡汤?”
  “好。”
  “那我过三个小时,五点半到你家,一起去超市买菜?”
  “这么配合,”周岚笙抬头去看电视柜上的钟,“好啊,到了给我打电话。”
  “ok。”
  挂掉电话,周岚笙登进平日写文的网站,两个月没进去看,《吻书》那篇文里简直算怨气冲天,平均一分钟多出十几条催更评论,粉丝哭天喊娘软硬兼施地在里面求周先生更新。
  这可怎么办好.....周岚笙暗叹。
  徐行之讲的没错,因为小说停更着急的除了有一心等后续的粉丝,还有周岚笙的编辑。
  宋庆认识周岚笙是在七年前,那时他还是个新人,手里只有两三个跟他一样尚未混出个名头的小文手,那天闲着没事随手点进自家网站,看到篇才连载了七章的新文,鬼使神差地点进,随即哗然一惊——
  被作者的文笔和构思惊艳。
  这位小菜鸟编辑当下拍板,立刻联系作者。
  也是幸运,他与周岚笙一拍即合,看着那个当初只有三四百热度名不经传的小作者,逐渐成长为如今长年霸榜的大神,宋庆那个自豪欣慰,逢人就夸他家周作者有多乖多懂事,七年来从不拖稿,最“严重”一次也只是晚了三天。
  不过现在却停更了近两个月。
  不寻常啊.....
  被上司催到头疼的宋编在自己家里来回踱步,抓着手机反复打开与周岚笙的聊天框。
  烦啊.....
  该怎么和他说好。
  宋庆苦恼得不行。
  在最后一次更新的五天后,周岚笙给他发了个信息,说是在网上搜到个很美的地方,要去感受一下,那个地方他也听过,确实是值得一去,本着要对自己的招牌作者好一点,宋庆还帮着找攻略,发了数张美食推荐图给他。
  现在想起来.....
  他沉吟片刻,退出了微信界面,转而打开另一个手机app。
  周岚笙站在他家书房里,面前是足有一面墙这么大的巨大书柜,里头的书摆的玲琅满目,很喜欢看书的周先生认真打量,思索该宠幸哪一本。
  叮——门铃响了。
  走去开门,一个外卖小哥低着头,左手滑手机右手将拎着的饮料递到周岚笙面前:“您好,你叫的珍珠奶茶。”
  周岚笙没去接,“是不是搞错了,我好像没叫外卖啊?”
  外卖小哥动作一滞,抬起眼皮将手机屏幕转向他,“丹庭二栋之一101周先生,下午13时20分下的单,是您的吗?”
  “是我....好吧你拿过来.....”
  他接过后正要将门关上,没想到那外卖小哥后面还站着一人。
  ——是被欠两个月稿,被欺瞒去外地旅游不在家,被上司催到要跳墙的宋庆。
  周岚笙僵住,“宋、宋编?”
  宋庆笑得像刚打完劣质玻尿酸,努力扯动脸部肌肉却死命提不上去,似笑非笑地问,“周先生不是说去旅游了吗?”
  “打扰了。”等不来回答,他大手一挥探到周岚笙颈后,将人提进屋。
  [仅供读者收藏交流使用,喜欢本文请移步原网站支持作者创作,感谢。]


第二章
  五分钟后客厅茶几上多出两杯沏好的茶。
  宋庆好整以暇地坐在周岚笙斜对面,睨了旁边人一眼,还是那句,“周先生旅游回来了?”
  周岚笙老实交代:“没去....”
  “为什么?你是写不出来,卡了两个月么?”
  “....对,这篇文我现在暂时写不下去。但宋编要是着急,我今晚就可以开一篇新的。”
  “《吻书》有什么特别之处吗,我看你写文一般都很快,很少出现这种情况啊。”
  周岚笙给他倒了点茶水,坦然道,“是有些不同,不过可能再过一阵子就好,你是被上司催的紧吗?要不然我再开一篇新的?”
  宋庆捏了捏手里的茶杯,他确实被上司催的焦头烂耳,但不太想给周岚笙这边太大压力,沉默了会,他说,“不用了,写不出来就再缓缓吧,上司那边我会搞定,但你如果有空就上网安抚下粉丝,她们天天等你也够累了。”
  “好,”周岚笙应了声,“吓死我了,还以为宋编你要把我给生剁。”
  我怎么敢,宋庆在心里回道,剁完你我就被粉丝剁了。
  “晚上有朋友来家里吃饭,要一起吗?”既然说完正事,周岚笙又聊起了闲事。
  宋庆摇头,“不了,晚上跟女朋友约好去看电影,”他有些不好意思,“第一次约会,我也没想好要说什么话题。”
  周岚笙失笑,“这种事情还要先想好吗?”
  “当然了,”宋庆正色,“要给对方留下个好印象。不过她好像也看你写的文.....嗯,我们周先生写甜文这么了得,是有很多恋爱经验吗?”
  周岚笙身体僵了僵,扯动嘴角讪笑,“没有....都是瞎写的。”
  “这样,”宋庆也不为难,“那我不打扰你了,公司那边我还能拖一个多月,你在这段时间里好好试着继续?”

作者其他作品

吻书

[返回永利怎么注册]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