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楚囚

作者:林萨 时间:2019-06-21 00:45:17 标签:生子 ABO 都市爱情 狗血
狗血低俗
  生子
  傻/黄/不太甜
  有十年,何楚是由墓碑,不眠夜,还有苦涩的回忆组成的。
  他想以后都会好的。
  近代现代 都市爱情 ABO HE

第一章
  阮奕回国三天后,他母亲就带他去见了他未来的妻子,然后把婚期敲定在三个月后。
  在酒店外分别的时候,阮奕绅士地帮自己的未婚妻扶车门的照片很快就登上了新闻娱乐版面的头条。
  偷拍的照片上,是高大俊美的Alpha和漂亮精致的Omega,一旁是恰好出镜的双方家长,背后是酒店高高的门柱和金黄色的灯光。
  一个是首富之子,一个是元帅的孙女,两个主角身份尊贵又登对。
  阮家很快就登报感谢了媒体的关心,然后宣布两家订婚,阮氏内网也挂上了二少的婚期。
  这件事对阮奕来说不痛不痒,虽然他还没有记住自己未婚妻的名字,不过这不妨碍他清楚自己娶了这个Omega后,双方带给对方的好处。
  获得其他收益是漫长的过程,但是从他父母截然不同的表情中看,已经算是略有收益。
  可能是Alpha慑服强横的天性,在看到阮时昌皱眉无语的时候,阮奕在冷笑的同时,身体里蛰伏的暴虐凶兽得到了满足。
  有时候他也会控制不住,看向别人的目光中泄出少许阴狠,这个时候他们不管是在争吵还是在暗讽,所有的人都会停下来,怔怔看着他。
  不过阮奕只是淡淡一笑,若无其事地扶着自己母亲上楼。
  许宜彤这辈子最满意的可能就是生了这个儿子,现在他也成了她唯一的慰藉和依靠。她在回到房间后,双眼垂泪,交代了阮奕很多。
  她这一开始什么都不懂的大小姐,也明白了计较和盘算,素净的脸依然漂亮,却也难掩憔悴和黯然,双眼因为太过偏执的目光而显得有些神经质,身上苦涩的药味已经彻底掩过Omega本身的信息素味道。
  美人迟暮不算可怕,可怕的是还未到凋谢时,就已经被摧残。
  许宜彤在吃过药之后,就渐渐睡着,阮奕等到她彻底睡过去,把被她紧握的手抽/出来,将她用力蜷缩的五指展开。
  关上门出去的时候,许宜彤躺在床上,像一株孤零零的白玫瑰。
  阮奕闭上眼睛,胸口起伏了一下。
  他交代完佣工注意太太房间,对楼下的人视若无睹,开车离开阮家,去了自己经常打拳的地下拳场。
  在这里的Alpha,除了来这里赌黑拳的,剩下的都是拳手,几乎每个打出一定名声的拳手最后都会被大老板签下,而胜率最高的拳手“Ghost”却是一个自由拳手。
  今天因为有Ghost的比赛,拳场的人比之前还要多,Alpha们的信息素在这种封闭昏暗的环境之中堆叠,点燃了每个Alpha好斗的天性,暴力在皮肤下游走。
  而站在擂台上的两个Alpha身高相仿,其中稍显瘦削精壮的,皮肤也要白一些,上半身的肌肉匀称漂亮,双腿笔直结实,站在聚光的白灯下,好像一尊完美的蜡像。
  他看到同样抹着迷彩的对手的脸上露出不屑一顾的笑,也跟着笑了一下,露出森白的牙齿,缠着绑带的四指不可一世地朝对方勾手示意。
  阮奕好像天生不懂“千金之子坐不垂堂”的道理,以前喜欢各种极限运动,后来因为许宜彤生病,答应了她的话,好好做自己矜贵疏冷的阮二少。
  不过当他控制不住内心对阮时昌一家人阴毒的暴虐心情时,他还是会选择一种发泄的方式。
  暴力成为了从小学习各种防身术的阮奕的不二选择。
  当对手一记重拳挥过来的时候,阮奕觉得自己看到了阮时昌的脸,这次再没有什么可以约束着他,他快准狠地截住对方的手,左腿也瞬间朝着那人的脑袋横踢过去。
  对方身形晃了一下,马上勾拳捶在他肚子上,阮奕倒退了一步,吐出一口血水,拇指揩了一下嘴角的血迹。
  疼痛让他厌恶的几张面孔更加清晰,血色开始如毒蛇一样从眼角蔓延,有一种由内而外散发的危险气场和他强横霸道的信息素一起铺开,他看向对手的目光像一头野兽。
  在周围骤起的欢呼和口哨声中,Ghost不出意外地赢了比赛。
  阮奕在比赛结束后就跳下擂台,回到了自己专属的休息室,直接把脑袋伸进冷水里,快速压下自己身体里叫嚣的暴力因子。
  他喜欢这种强行压制自己的暴烈方式,皮肉之痛下整个人好像就能喘一口气一样。
  直起腰的时候,胃部传来一阵钝痛,他短促地倒吸了一口气,不耐地皱了眉心,随即把多余的感觉压下去。
  他把一切都控制在自己能掌控的范围内,包括自己的痛觉。
  洗掉身上多余的东西,换上自己的衣服,阮奕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拿出墨镜遮住眼角的一点擦伤。
  拳庄的老板知道他的规矩,只会在手机上联系他,他走出休息室的时候外面没有人。
  拳手的休息室之间是隔断的,阮奕直接去地下车库取车,却被人拦住了去路。
  他忍着要把那只搭在自己肩上的手捏碎的冲动,眯着眼睛打量“埋伏”在这里的Alpha,他看上去二十岁不到,信息素的味道里混着一股烟味,不算好闻。
  “喂,Ghost会从这里出来吗?”
  阮奕把他的手拨开,拂了一下肩头,往前走去。
  “啧,跩什么跩。”那人甩了一下手,“阿楚,过来,我们往里去看看。”
  一直站在阴影里的人犹豫着站出来,一张脸在昏暗的光线中显得特别白,细碎的黑发落在后颈雪白的皮肤上,路过阮奕的时候,阮奕闻到了一股很淡的香。
  他刚刚从一群Alpha铺天盖地的信息素里走出来,这股淡淡的香,在空旷阴冷的地下室,像是若有若无的烟顺着口鼻滑进了心口,奇妙地缓解了他胃部的钝痛。
  交融的信息素,让Omega天生臣服于Alpha,又是Alpha天然的止疼剂。
  他眉梢微动,伸手扣住了从自己身边走过的这个Omega的手腕,对方瑟缩了一下。
  “喂!放手!”钟江远马上冲过来要动手,被阮奕别住手,他疼得龇牙咧嘴,听到对方不慌不忙地问:“里面都是Alpha,你带他进去做什么?”
  他清楚肾上腺素飙高的同时,会刺激着各种感官,一个没有被标记的年轻Omega进去,先不说被Alpha诱导发情的可能性有多大,就是某些亢奋的Alpha也会因为和Omega之间强烈的性吸引,把场面引向不可收拾的地步。
  钟江远嘴硬:“我就是去找人,我自己会看好自己的Omega,你别多管闲事。”
  阮奕轻轻松松借力把人往外推,却没有松开手里的小Omega的手,嘴角挑着冷笑了一下:“何楚,你要进去么?”
  何楚知道自己被认了出来,说不上是松了一口气还是怎么样,抬起头看向阮奕,尖脸是羸弱的白,小声叫了一声“二哥”。
  阮奕带着何楚坐上自己的车,在车厢封闭的空间里,何楚那股有点甜的香更浓了一些。
  作为一个Omega,何楚长得很秀气漂亮,信息素的味道也很好闻,就是太瘦了些,刚才阮奕抓住他手腕的时候,就感觉到,他瘦得有些过分。
  “刚才是你男朋友?”旁边的车停得有点近,阮奕单手控着方向盘,回头确定了一下距离,随口问。
  何楚局促地抓了一下手心,假装自然地问:“二哥你怎么会来这里?”
  “这种问题不是应该我来问你么?”阮奕看他一眼,“这里可不是谈恋爱的地方,知道么?”
  阮奕在他身上闻到了刚才那个Alpha的信息素,何楚又不真的是阮奕的弟弟,他只是蔺家收养的小孩,和阮奕的关系不近不远,所以他并不想多管闲事。
  何楚脸上闪过一点难堪,嘴巴张合了几下,最后点头,在车开到街上的时候,他说:“二哥,我自己下去打车吧。”
  “送你回去,怎么和我这么见外,不就才几个月没有见面么?”阮奕对何楚的感觉还算好,而且他很喜欢何楚信息素的味道,墨镜遮着他没有温度的眼睛,他挑唇对何楚露出一个笑。
  何楚安静下来,车开到一半,阮奕往旁边看了一下,发现这个小Omega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手放在膝上的琴盒上,头歪在车门上,眼睫很长,看上去有一种异常乖巧的感觉。
  像他的信息素,一块有点甜的奶糖。
  阮奕因为自己心里的这个比喻嗤笑了一下,按下车窗,让有点凉意的风替换一下车厢中的空气。
  车开到蔺家的时候,何楚被阮奕叫醒,他看着面前蔺家的别墅,揉了一下眼睛,对阮奕说了“谢谢”,就准备打开车门。
  阮奕按住他的肩膀,皱眉说:“何楚,你的发情期是不是要到了?”
  何楚脸马上红起来,眼睛有点湿润,眼尾有一粒很小的痣。
  阮奕摘了墨镜,露出深邃的眉眼,皱着眉心:“我刚才闻到你的信息素味道有点浓。”
  何楚马上摸了一下自己的后颈,确定还贴着抑制贴,说:“不会,我一直贴着抑制贴……发情期也要几个月后,我还没有成年。”
  腺体也没有完全成熟。
  最后几个字何楚几乎是嗫嚅着说出来的,连露出的一截细白的手腕都泛着红。
  “过来我看看。”贴片失效的时候,颜色会变淡。
  何楚低头露出后颈,遮住腺体的贴片和他肤色差不多,严丝合缝地粘在细嫩的皮肤上。
  阮奕伸手摸了一下,把贴片撕下来,说:“失效了,换一张。”
  撕下来的时候,阮奕闻到了比刚才更浓郁的信息素,不是奶糖,是棉花糖。
  阮奕舌尖舔了一下自己的犬牙,看到他手忙脚乱地从书包里拿出一沓抑制贴片,有点想笑,他拿过一片,指腹触上何楚后颈细软的皮肤,给他贴上。
  “还闻得到吗?”何楚抬起头不确定地问他,眼睛还带着湿润的水光。
  阮奕捻了一下刚才搭在他后颈的手指,说:“好像没有了。”
  何楚松了一口气,又说:“谢谢二哥。”
  蔺家的人已经走出门厅,站在台阶上准备迎客,阮奕也不好继续逗他,收敛了笑意,和他一起下车。
  蔺家四口人都向阮奕表示了欢迎,在他们一一和阮奕拥抱的时候,何楚也站在一边小声问候了每个人,然后悄悄走开。
  阮奕注意到了那道悄悄离开的背影,蔺昭熙抱着他的胳膊撒娇说:“二哥不要管他了,他好孤僻的,我们好久没见了,你快看看我。”
  阮奕:“你又怎么了?”
  “我想你了啊。”
  何楚跑得再快,还是能听到蔺昭熙甜甜的声音,他忍不住回头看了一下,正好看到蔺昭熙挽着阮奕的胳膊,走进灯火通明的门厅。
  蔺昭熙一直立志成为阮奕的Omega,因为阮奕订婚的消息又哭又闹,现在却能这样若无其事地和阮奕撒娇。

作者其他作品

楚囚

[返回永利怎么注册]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