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即刻发情

作者:肆年八月 时间:2019-07-03 15:28:02 标签:SM 诱受
主动骚受×正直攻/林子嘉×江烨磊
  一个受主动诱惑攻,攻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故事
  有一点床上情趣的sm

第1章
  合江饭店17层,两个穿着西装的男人正一前一后往角落的卫生间走。走在前面的那个正在用手解衬衫领口的扣子,后面的那个替前面的人拿着外套,亦步亦趋跟着,紧盯着前面的身影。
  到了卫生间,走在前面的那个冲着身后的人使了个眼神,就见后面的男人把卫生间正在打扫的牌子立在门外,跟着男人进了最里面的隔间。
  先进去的那个男人叫江烨磊,后面跟着的那个男人叫林子嘉,他们是一对同性情侣,今年是他们在一起的第八个年头。
  江烨磊点了一支烟,倚在门板上,吐了口烟,朝着林子嘉说,
  “把衣服脱了。”
  林子嘉先把江烨磊的西装挂在一边,就开始动手解自己的扣子,一颗一颗,一件一件,整齐的挂在门板的挂钩上,直到浑身只剩袜子和皮鞋。
  “跪下,舔。”
  林子嘉膝盖跪在江烨磊的鞋面上,解开男人的腰带,拉下裤链,把东西从内裤中放出来,先用舌头舔了舔,又用嘴巴包住,一口一口吸吮着。安静的卫生间发出晦涩的水声,林子嘉脱光给江烨磊做口活儿,他抬头仰望着江烨磊,江烨磊正抽着烟,皱着眉头,一会有用拿着烟的手放在他的脑后,按着他的头进入他口腔的更深处,林子嘉呛得咳嗽,江烨磊又深深抽了一口烟,把烟头扔在马桶里,扶着林子嘉的头往更深处冲刺几下,林子嘉来不及吞咽的口水滴到地面上,咳出声来。
  “带套了吗?”
  “咳...带...带了....”
  “戴上。”
  林子嘉从地上扶着江烨磊的胳膊站起来,从自己的西装裤口袋里拿出一只安全套,跪下去,撕开包装,用嘴巴给江烨磊戴套,隔着橡胶吞咽江烨磊的性器,右手蹭过自己的前列腺液,借着这点东西进入自己的后穴,先给自己扩张,他是带着套上赶着找艹的,自己做好了清理,但还是有些紧,怕疼着江烨磊。
  江烨磊却等不及了,右手卡着林子嘉的下巴,居高临下的看着人,
  “知道错了吗?”
  林子嘉点头,
  “说话,知错了吗?”
  “我错了,烨磊..”
  林子嘉讨好的用舌头舔舔江烨磊的茎身,
  “站起来,我操你。”
  林子嘉吐出性器,被卡着下巴拉起来,他这副姿态淫荡极了,光着身子,嘴巴刚被人用过,下巴上有江烨磊的前列腺液还有自己的口水,江烨磊按着他贴在门板上,在他脖颈上呼吸,勾的林子嘉愈发的动情,哆嗦着身子求江烨磊,
  “烨磊,进..进来...”
  “骚货。”
  江烨磊一杆入洞,没有丝毫客气,林子嘉痛的直抽气,发出一声呻吟,江烨磊却像突然生气,在他耳边恶狠狠的一句闭嘴,又伸手捂住他不让他出声。江烨磊撞的又凶又狠,一手捏着腰,一手捂着嘴,用那根炙热的性器在林子嘉更热的肠道里作孽,撞的门板都发出声音,林子嘉的性器挤在门板上,一下一下摩擦着,刺激的林子嘉浑身哆嗦。
  江烨磊喝了酒射的慢,不知道过了多久,江烨磊终于射在林子嘉体内,他松开手,头埋在林子嘉脖颈间,呼吸都带着热气,而林子嘉早在不知道江烨磊哪一次触碰他的敏感点时就淋出白浆,射在门上。
  江烨磊又用牙齿咬了咬林子嘉动脉的肉,才起身离开林子嘉的身体靠在隔板上,林子嘉又蹲下身,用嘴轻轻舔弄江烨磊刚射过的性器,江烨磊喝了酒,味道比平时要苦一些,但他都吞咽到嘴里,林子嘉屁股和前端都淅淅沥沥滴着水,淫靡极了,但他还是闭着眼感受江烨磊在他唇舌上的跳动,林子嘉是江烨磊一个人的骚货M,愿意在他面前做些作弄自己的事。
  等林子嘉清理完又帮江烨磊整理好裤子,江烨磊才又一把将人从地上拎起来,一手捏着下巴,一手捏着腰臀,咬人耳垂,吹着热气,带着情欲后的缠绵,
  “把衣服穿上,钥匙在口袋里,去车上等我。”
  然后就推门出去,头也不回走了,这是江烨磊,林子嘉八年的爱人,遇见林子嘉之前江烨磊正直善良,遇见林子嘉之后,江烨磊又弯又鬼畜,江烨磊是林子嘉一个人的专属S,掌握一整个林子嘉。
  江烨磊出了卫生间的门,一边挽袖子,一边走去应酬的包间,他觉得自己是个疯子,一笔大生意要谈,就这么被上赶着找操的林子嘉勾出来,又觉得林子嘉是个神经病,总以为犯了任何错脱光了站在他面前就万事大吉了,这么想着,他就自嘲般的笑起来,林子嘉是个神经病他不是十六岁那年就知道了嘛。


第2章
  林子嘉在卫生间把东西排出去,又套上衣服,走到地下车库,在车里坐着等江烨磊,在公用卫生间里没办法弄干净,这会他觉得屁股还往外流东西的,坐在副驾驶换了个姿势,倚在车边不动弹。
  上周五他和江烨磊闹了别扭,或者说是江烨磊单方面发脾气。林子嘉平时在家里总是不好好穿衣服,露着半个屁股蛋的事情常有,但那天江烨磊就跟吃了炸药一样,让他把裤子好好穿上,他提上裤子,坐在一边看电视,江烨磊又说他电视机声音放太大,他关小了声音,江烨磊又说他吃圣女果水滴到地上...饶是林子嘉这种对于负面情绪十分迟钝的人也知道江烨磊是故意找茬了。
  他走去站在门边的江烨磊身边,江烨磊抱着胳膊,一副审讯的样子,林子嘉凑过去抱着人,他比江烨磊稍矮一点,微微扬起下巴,用嘴唇蹭着江烨磊冒出来的胡茬,好声好气的问他,
  “你怎么了?怎么一直发脾气?工作遇到什么问题了吗?”
  江烨磊眉头紧皱,把人从怀里扯出来,用眼神审视着林子嘉,林子嘉还和十年前一样,皮肤白,长得好,腰细腿长,在意自己的情绪,在自己面前总是尽力放低自己的姿态,不论出了什么事总是先道歉,原来江烨磊以为这是爱的太深,但如今江烨磊想起时安的话,又烦躁起来,这种不对等的,不计付出的感情真的是爱吗?
  “林子嘉,你喜欢我什么?”
  林子嘉没想到会被问到这样的问题,呆愣了一会,又重新黏上去,亲亲江烨磊的脖子,
  “哪里都喜欢。”
  从前江烨磊觉得哪里都喜欢才是真的喜欢吧,说不清道不明的却又真心偏爱,但现在他觉得,这不就是不知道到底喜欢什么嘛。江烨磊觉得空前的烦躁,进卧室换了衣服就出了门,住进了公司,一直到今天晚上林子嘉来找他,两人才又见了面。
  一个小时后,江烨磊到了车上,林子嘉都快睡着了,被吵醒后有些迷蒙,伸着手去跟江烨磊讨抱抱,江烨磊搂着人的腰,亲了亲耳边的头发,就启动车辆带着人回了家。一起洗了澡后,又重新在一张床上睡着休息。
  第二天清晨,江烨磊先睡醒,林子嘉向来在他身边睡觉不爱穿衣服的,他用手摸着林子嘉的腰臀,摸着那一片软肉,林子嘉腰细,又不爱锻炼,身上没什么肌肉,但胜在天生柔韧性好,又吃不胖,体型匀称,又软又好摸。
  林子嘉被他吵醒也不恼,反而凑过去抱着他,在他胸肌上蹭,还发出些意义不明的哼喘,林子嘉骚着呢,早上醒来就开始蹭江烨磊的大腿,江烨磊亲他发顶一口,才开口说,
  “小嘉,去时安那里看看吧。”
  林子嘉不动弹了,埋在他胸前不动作,
  “你还是觉得我有病?”
  半个月前江烨磊在酒桌上结识了一位心理医生,叫时安,从那天开始,江烨磊就开始有意无意的提起让林子嘉去接受治疗,但林子嘉不觉得自己有什么毛病需要去看心理医生,总是爬到江烨磊身上,用屁股蹭着江烨磊的腿根,转移话题。
  “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去看看总比现在要好?”
  “现在哪里不好啊?你之前说时安是精神科大夫吧,你觉得我是个精神病吗?”
  “……”
  江烨磊没说话,默认了这个答案,江烨磊觉得林子嘉是个精神病,从十六岁第一次见面起一直到今天都这样认为。
  “好,我会去,你把时安的联系方式发我微信吧,我自己找他。”
  说完话,林子嘉从江烨磊怀里离开了,背对着江烨磊又蹭了蹭枕头,清醒了一会,就起床洗漱自己开车去上班了。江烨磊今天要出差,正在卧室理行李,林子嘉吃了麦片就出了门,没跟他腻味,没让他亲几口,这是从他们同居以来就没有的,事实上,今天早晨这样冷淡少言的林子嘉自他们相识以后就是少见的。在江烨磊和林子嘉的关系里,江烨磊是绝对的掌控方,林子嘉缠着他,腻着他,顺着他,唯独不会不理他,对于林子嘉来说,江烨磊是放在自己前面的那一个人,所以即使江烨磊说出觉得他精神有问题甚至还联系了医生给他,他再不愿意,都会去接受“治疗”,而江烨磊,在接管了这么多年林子嘉的生活以后,这一次也觉得自己做的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因为时安——那个他最近认识的心理医生好友说过,林子嘉对他的这种近乎卑微的感情可能不是爱...


第3章
  初三那年暑假,江烨磊第一次碰见林子嘉。他父母常年在外地工作,就在学校附近给他租了套房子,假期他就在学校附近的餐馆解决吃饭问题。江烨磊踢着石头子,头也不抬的往家走,听到附近的死胡同传来叫骂声,那里不常有人经过,是校园敲诈勒索的好去处。江烨磊正直善良,加上他闲得慌,就走过去了。
  “哎!干嘛呢!”
  江烨磊手插在裤袋里,朝胡同里喊了一声,里面的两个人放下手里的动作转过头来,一脸不耐的瞪着江烨磊,但显然他们并没有真的很想找茬,只是又弯下腰拎起一个书包把里面的书抖落在地上,又小声说了句什么,就离开了。江烨磊和他们对视着,大眼对小眼的,江烨磊是审视,那两个小子是不耐烦,高一点的那个故意撞了江烨磊身子,说了句少管闲事,也就出了胡同走了。
  江烨磊这才看向胡同里那个留下的人,衣服被扯弄开,露出大片的肩膀,靠在墙边不动弹,头转过来望着胡同口的江烨磊,一副期待他走过去的样子。江烨磊本以为那人是吓怕了或是伤着了,但等江烨磊走近了,就发现这人连眼眶都没红,正左手握着右手,一下一下转着手腕,可能是扭了,江烨磊走到他身前,遮住了他身前的光,从上至下的看着他。
  “能起来吗?”
  “能...”
  “那就起来,坐地上不脏吗?”
  “...就起来。”
  那人先把书一本本收拾好装回书包,抖抖身上的灰,才彻底起身,但个头比江烨磊矮一点,只抬头看着他。

作者其他作品

即刻发情

上一篇:喜欢我的腹肌吗

下一篇:游云入夜

[返回永利怎么注册]
document.write ('